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001|回复: 15

蒋振友实名举报三门峡中院法官枉法裁判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11-29 12: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蒋振有实名举报三门峡法官枉法裁判
近日,河南三门峡市爆出一则离奇新闻,一名出资328万元购买蒋振有企业全部股权的杜姓人,在出资购买经营一家企业两年后,突然向法院起诉,要求退还转让款。三门峡中院缺席判决,认定转让协议无效,判决被告返还。经过法官一番运作后,退还了转让款的蒋振有按照法院“高人”的指点,将杜的合伙人告上法庭。法院又判决双方买卖协议有效,蒋向其索要股权理由不足。这样,经过三门峡市中院同一法庭的两次判决,杜玉川等人不仅收回了股权转让款。还与其合伙体的人把蒋振有的企业经营了几年之后出售1300多万元。而作为该企业的主人蒋振有,却被洗劫一空,告状无门。 说来像是天方夜谭,但却是在河南省三门峡市真实发生的故事。谁如此大胆,喉咙门这么粗,导演出惊天“鲸吞”大案?


兰州签约:转让湖北通山股权
今年64岁的蒋振有于2006年4月,在湖北省通山县收购了艾星锑业公司,从事锑业开发,并委托郭建伟为法人代表,负责业务经营。2006年底,郭向蒋汇报称,河南省卢氏县杜玉川等人来通山县,考察了咱们的企业,表达了强烈的购买意向。


蒋自述:2007年3月,陕县人大常委会一副主任和卢氏县委宣传部杜玉川来到兰州找到我,称河南陕县政法委书记、县人大常委主任马广生要买我湖北的矿山。马广生也是卢氏籍人,当过卢氏县委政法委书记。我听说马广生神通广大,背靠大树,这棵大树就是时任三门峡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卫民。据说,李是马的同学,在三门峡,有很多人是通过马广生的关系,向李卫民行贿买官的。 因此,我不敢怠慢,经过简短交涉,就和杜玉川当场签订了转让协议,商定以328万元将湖北省通山县艾星锑业公司转让给了杜玉川,刘文生作为中证人在协议上了签字。杜称,他和马广生是国家公务员,不能当法人代表,也不能参与股份,只能把企业法人和股权过户给杜的合伙人马建波和曹联军。3月28日在杜支付了全部转让款后,我当即指示郭建伟将企业移交给了杜玉川、马建波、曹联军、曹兴伟,并办理了法人变更手续。我方人员全部撤离矿山。


风云突变: 法院缺席判决退还股权转让款


时过两年的2009年3月20日,已与其合伙人共同经营企业的杜玉川单独突然向三门峡市中级法院起诉索要328万元股权转让款,称其付款后,得知该公司另一股东郭建伟将其名下的股份转让给马建波,并将马变更为法人代表,导致该合同无法履行。要求解除合同,判令返还现金328万元,并按约定赔偿10万元。 蒋振有称。合同签订后,我们就把企业全盘移交给杜玉川等四人合伙体,至于他们和马建波、马广生等是咋合伙的,他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老杜再傻再荒唐,也不会支付了328万元股权款,两年了还没有接收经管企业?说给鬼,鬼都不信。 三门峡市中院法官薛曙任民一庭庭长,该案审判长。对杜玉川的起诉事实却“深信不疑”。此人为此案运作,可谓煞费苦心。 因为这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审理,只要被告蒋振有到场,事情就会真相大白,谎言就会不攻自破。薛法官却想到了不让被告蒋振有到场的办法。 2009年8月13日,薛曙找到卢氏县公安局某付局长,要求官坡派出所出具一张蒋振有长期在外务工的证明,很快,薛曙就拿到了这张证明。接着,9月13日,由杜申请对蒋振有公告送达。拿到这份证明,薛法官就按缺席审理这场企业股权转让纠纷案了,很快,一份民事判决书就炮制出笼了。2010年3月20日,三门峡中级法院在北京某报,对蒋振有的缺席判决书实行了公告送达。 蒋称,这是法官薛曙故意公然剥夺我的应诉权利。我虽然常年在外经商,但官坡家中经常有人在家,女婿在乡政府上班,女儿在官坡开办加油站,他们怎么能说找不到我? 薛曙的做法连继任审判长宋法官都看不过去,三门峡中院认为(2009)第21号民事判决书是在蒋振有未到庭的情况下作出的,认定事实有误,判决结果不当。 2010年3月9日,三门峡市中院作出(2009)三民初第21号民事判决书,缺席判决,荒唐的认定蒋在未经其他股东同意的情况下,与原告杜签订转让协议将公司整体处分,损害了该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利益(蒋振有质问:损害谁的利益?公司只有我和郭建伟两个股东,而郭建伟是名义股东,我是全额出资人),该转让协议无效。判决蒋返还原告杜玉川现金328万元,并赔偿损失10万元,更为离谱的是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在并未告知蒋的情况下,于2010年10月6日从蒋的账户上(还是原付款的账户)强行划拨99.8元现金,并查封了蒋在四川省理县一座在建中价值3000万元的水电站。蒋振有称,三门峡中院审理和执行的法官,在办案过程中,对被告蒋振有全部实行缺席判决,秘密扣押查封和执行,蒋振有被完全蒙在鼓里。 此案的另一个法律问题,也颇为引人注目。企业所在地属于湖北,合同签订地在兰州,履行地在湖北省通山县,三门峡中级法院是否有管辖权,这些法官们到底执行的是哪门子法?


蒋振有无奈执行和解,杜玉川收回出资


蒋振有和蒋的代理律师认为,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2009)三民初第2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蒋振有原系通山县艾星锑业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其在未经其他股东同意的情况下,与原告杜玉川签订转让协议将公司整体处分,损害了该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利益,该转让协议应为无效”。 按照常理,既然转让协议无效,蒋给杜退转让款,杜应该将通山县艾星锑业有限公司的股权退还给蒋才对,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2009)三民初第21号民事判决书,只让蒋振有退钱,不讲杜玉川应该退还蒋振有的股权,因此不难看出,这是马广生、杜玉川与法官薛曙等一伙人有计划、有预谋、通过周密安排实施的一次结伙诈骗行为。 此后,蒋先后五次找到刘文生,两次找过马建波、曹连军、曹兴伟,请求书面证明与杜属合伙关系,刘文生称:我只管签订合同,其他一切不知道。其余三位均矢口否认与杜有任何关系,拒绝出具任何书面材料。 鉴于四川电站被查封,影响工程进展,在蒋一时找不到任何能证明杜接收企业的直接证据情况下,虽然蒋振有的上诉已经引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重视,并发现21号判决书漏洞百出,洞察其奸,裁定此案发回重审。但蒋振有考虑到杜玉川死活不承认移交,打官司是要靠证据的,蒋在法官们的劝说下,只好接受先执行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2009)三民初第21号民事判决书,将协议款及违约金共340万元退还杜,与杜执行和解,让三门峡中院解除对四川电站的查封。 经与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法官沟通,蒋振有再对无偿取得通山县艾星锑业有限公司的股权的马建波、曹连军及其合伙人提起诉讼,追讨企业全部股权。法官告诉蒋振有,再打一次官司,你肯定胜诉无疑。谁实际得到你的企业,谁就应该出钱。谁知道,再一次,蒋振有等待的仍然是一场“空判”。


同一法庭:一个称协议无效 一个说有效


2011年9月14日,蒋振有在三门峡市中级法院提起起诉,称曹联军、马建波、杜玉川、曹兴伟等于2007年4月2日取得了我们通山县艾星锑业公司的股权后,以股东身份经营至今,未履行相应的支付价款义务(注:杜玉川支付后,又通过法院追讨回去了),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其名下的价值170万元的原始股权,并赔偿损失200万元。 曹联军、马建波这一次不再回避了,均一针见血的证实,我们与杜玉川、曹兴伟四人合伙出资购买公司全部股权,杜玉川实际参与了经营。杜玉川代表合伙体与蒋振有于2007年3月23日,签订了矿山转让协议,支付了转让款,就有我们的钱,双方权利义务已经履行完毕,现在蒋振有要求支付矿山转让款,明显与事实不符。 奇怪的是,在这次诉讼中,杜玉川玩起了“失踪”,始终没有出庭,也没有答辩,从这一点看就能充分证明马广生、杜玉川与薛法官一伙玩的是见不得人的把戏。 三门峡中级法院的本案审判长宋东飞这次算把蒋振有这两场官司弄明白了。 盖着三门峡中院朱红大印的(2011)三民初第56号民事判决很快就“炮制”出笼了。 法院认定杜玉川等四个合伙人付清转让款后,即和蒋振有、郭建伟进行了通山县艾星锑业公司资产的移交,并实际控制了公司,杜玉川等四个合伙人对公司进行了实际经营。 另查明,原通山县艾星锑业公司工商登记中郭建伟持有的29%的股份,实际出资人为蒋振有,郭建伟为名义股东。 法官还查明,杜玉川以买卖合同纠纷向本院起诉蒋振有,三门峡市中院作出(2009)三民初第21号民事判决书,缺席判决,该转让协议无效。判决蒋返还原告杜玉川现金328万元,并赔偿损失10万元,以及执行和解。 三门峡中院判决认为,蒋振有代表股东方与杜玉川代表购买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为有效协议,蒋振有在收到328万元后,权利已经实现。原告蒋振有要求被告曹联军、马建波返还股权并赔偿损失的理由不能成立。 法院还认定,本院作出的(2009)第21号民事判决书是在蒋振有未到庭的情况下作出的,认定事实有误,判决结果不当。在再审中,蒋振有与杜玉川达成了和解,蒋振有且已经申请撤诉,该案已经终结。 据此,三门峡中院(2011)三民初第56号民事判决驳回蒋振有的向杜玉川等四人合伙体追讨全部股权款和两年经营损失的诉讼请求。 目前,蒋振有已经获悉,蒋振有的这家企业,目前已经被曹联军、杜玉川等合伙人出售给武汉人,售价1300万元。 这样,杜玉川等人一分不出,就拿到了蒋振有独家拥有的湖北通山县艾星锑业公司所有财产,而且一下卖了1300多万,这还不包括两年多的经营收益。蒋振有称,这就是堂堂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这些博学多才的法官办理的堪称本世纪最雷人的“经典案例”,简直可以进人中国政法大学的教科书了。


三门峡中院两份自相矛盾的判决书 把蒋振有价值千万元企业无偿“送”给四个合伙人


蒋振有说,一家合法的民营企业就这样被法官们玩起法律游戏,被他人无偿“鲸吞”占有了,而且令我告状无门。 蒋振有称: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三门峡中院这些法官之所以敢如此胡作非为,与马广生这个幕后大老板的“活动”是分不开的。也只有马广生才能干出这种光天化日之下,类似公开抢劫的伤天害理的勾当。这位马广生因为大树------三门峡市委组织部前部长、安阳市委副书记李卫民案发而被捕,李卫民被判死缓。但马广生神通广大,居然在中纪委督办省纪委查办的大案之下,又施展手段,被“病保”出狱,且不断在暗中操纵此案。一些腐败法官呢,自然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没有巨额利益牵挂,他们也不会以身试法如此大胆。 目前。针对三门峡中院(2011)三民初第56号民事判决结果,蒋振有自然不服,当即提出上诉,该案正在河南省高院处于上诉阶段,相信河南省高院自会依法公判。


蒋振有下定决心,要实名举报黑心法官和名震三门峡的贪官马广生及其幕后黑手。与此同时,蒋振有还就此案涉及黑幕向纪检、检察部门提出控告,要求对黑幕背后的交易、司法腐败进行肃贪。 他说,如果全国法院都象薛曙、宋东飞这样断案,社会公平正义如何实现?想来薛和宋法官都是法律本科以上毕业的高材生吧,难道连最起码的法律常识都不懂?协议无效,我返还转让款,他们就应该返还我企业股权吧?协议有效,我就应该得到转让款吧?他们得到股权。三门峡中院的判决结果是连我企业股权也被“无偿”奉送给这些人了?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这些胸带国徽法官是整不明白,还是故意枉法裁判。 蒋振有最后说,我以实名制向全社会公布这一系列案件的真相,都是这些法官逼的,自己完全保证此材料的真实性,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讨回这个公道。希望一切有正义感的官员、媒体记者、广大网友伸张正义、主持公道。温家宝总理说:公平正义比太阳还有光辉。今天我们听任司法腐败肆虐,也许明天你就会遭到司法腐败的伤害,只有我们群起揭露这些害群之马,除掉这些害群之马,公平正义的阳光才会普照天下,人人享有。

蒋振有实名举报讨公道


三门峡中院第一次判决,称转让蒋振有与杜玉川所签协议无效退款的民事判决书


三门峡中院第二次判决未支持蒋振有向杜玉川合伙人索还企业股权的判决书


法官薛曙找到公安局开出的让蒋振有缺席判决的“依据”


官坡村党支部证实蒋振有并未“失踪”


三门峡中院送达文书发表在报纸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11-30 14: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11-30 14: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投诉人的图片怎么没有正常显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12-3 23: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黑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3-4 09:4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3-5 16: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3-6 08: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务员要持廉守正,干干净净为人民做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3-20 16:4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3-20 21:4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关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3-28 12:29 , Processed in 0.083643 second(s), Total 44, Slave 3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