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53443|回复: 0

“吴门四家”仇英作品欣赏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9-13 16: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仇英(1498-1552),字实父,一作实甫,号十洲,又号十洲仙史,太仓(今江苏太仓)人,移家吴县(今江苏苏州)。约生于明弘治十一年左右(1498年)(注:也有人认为是1509年),卒于明世宗嘉靖三十年(1552年)。他出身工匠,早年为漆工,兼为人彩绘栋宇,后从而业画。年轻时以善画结识了许多当代名家,为文征明、唐寅所器重,仇英的好友彭年记载:"十洲少既见赏于横翁(文征明)",又拜周臣门下学画,并曾在著名鉴藏家项元汴、周六观家中见识了大量古代名作,临摹创作了大量精品。
        仇英是明代代表性画家,与沈周,文征明和唐寅被后世并称为“明四家”、“吴门四家” ,亦称“天门四杰”。沈、文、唐三家,不仅以画取胜,且佐以诗句题跋,就画格而言,唐、仇相接近,仇英在他的画上,一般只题名款。存世画迹有《赤壁图》、《玉洞仙源图》、《桃村草堂图》、《剑阁图》、《松溪论画图》等。
        仇英擅人物画,尤工仕女,重视对历史题材的刻画和描绘,吸收南宋马和之及元人技法,笔力刚健,特擅临摹,粉图黄纸,落笔乱真。至于发翠豪金,综丹缕素,精丽绝逸,无愧古人,尤善于用粗细不同的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或圆转流畅,或顿挫劲利,既长设色,又善白描。人物造型准确,概括力强,形象秀美,线条流畅,有别于时流的板刻习气,直趋宋人室,对后来的尤求、禹之鼎以及清宫仕女画都有很大影响,成为时代仕女美的典范,后人评其工笔仕女,刻画细腻,神采飞动,精丽艳逸,为明代之杰出者。杰出作品有《竹林品古》、《汉宫春晓图》卷、《供职图》等。
        仇英的山水画多学赵伯驹、刘松年,发展南宋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的“院体画”传统,综合融会前代各家之长,即保持工整精艳的古典传统,又融入了文雅清新的趣味,形成工而不板、研而不甜的新典范,还有一种水墨画,从李唐风格变化而来,有时作界画楼阁,尤为细密。常作上林图,人物、鸟兽、山林、台观、旗辇、军容,皆忆写古贤名笔,斟酌而成,可渭绘事之绝境,艺林之胜事。张丑在《清河书画舫》中对其评价说:仇英画“山石师王维,林木师李成,人物师吴元瑜,设色师赵伯驹,资诸家之长而浑合之,种种臻妙”。明代董其昌题其《仙弈图》谓:“仇实父是赵伯驹后身,即文、沈亦未尽其法。” 后继仇英画法者,有沈硕、程环、尤求、沈完等。
        仇英功力精湛,以临仿唐宋名家稿本为多,如《临宋人画册》和《临萧照高宗中兴瑞应图》,前册若与原作对照,几乎难辩真假。画法主要师承赵伯驹和南宋“院体”画,青绿山水和人物故事画,形象精确,工细雅秀,色彩鲜艳,含蓄蕴藉,色调淡雅清丽,融入了文人画所崇尚的主题和笔墨情趣。



莲溪渔隐 绢本设色

        仇英作品论气势之磅礴,故宫所藏《秋江待渡》是代表,而此幅《莲溪渔隐》,直可相与媲美。
        田庄围墙前一方士携童徐行,纵目观赏四野景色。宅前渡头旁,大树环绕,绿荫浓密。树下泊舟,正侍主欲发。庄屋堂轩配置清明,一水之隔,在密林拥簇下尚见茅舍渔罟,近处作坡岸岩石,柳树相倚,迎风轻曳。中景又见田亩,溪岸水畔,荷叶田田。岸间密林攒簇,村舍散落,小桥相通,行人往来,一片江南夏日情景。山头不作巨嶂陟崖,峰峦平起,云雾显晦,可谓深得董源潇湘图的精神。
        图用绢地,岸及屋舍用赭墨分染,以草绿作树,近处榴叶间用石绿提醒。坡岸和远山,用石青石绿淡淡分起,山头小树,再以苦绿攒点,细细观赏,如对真景,有世外桃源之想。
        《莲溪渔隐图》有着其简淡率意的一面。从题款“仇英实父制”五字来看,这是一幅画家自娱作品。没受顾主限制,故整幅作品在工细中显现出潇洒意趣,实为仇英绘画作品中的精品之作。



秋江待渡 绢本设色

        近岩长松三株,挺拔凌亭,二株在右,一株居左,枝均斜长侧出,苍郁浓秀。石桥跨水而渡,作一亭于平岩上,以草为顶,固以瓦块,围以竹栏,有明轩广净的气象。高士着白袍,扶栏坐于褥上,正回首令童侍汲水为烹茶之用。后蹲立书童,正将书卷扎起。亭右作古槐两株,衬以夹叶,叶叶分明。岩石用笔挺拔,间以疏竹野花,情奇高绝。
        一道泉瀑,穿夹谷奔下,山岩皴笔甚细,明暗相间,极得光影变化之妙。峰顶更起一山头,石块厚实,气势高壮,顶以苦绿密密攒点,以示小树。山腰以云烘断,山脚全隐,但见淡墨烘染处,泉如云涌,奔泻而出。远景化去,为南宋人惯用手法。
        树老岩巉,佐以萋草,尽得刘松年、李唐院体家法。着色以赭石草绿间分,重绿作夹叶,层层渍染,厚重中得见明净妙趣。


剑阁图

        剑阁图亦为媲美《秋江待渡》之仇英传世名作。画寒冬之际,行旅途经四川剑阁县栈道情景,剑阁连山绝险,飞阁相通,栈道架木为构,隆冬雪浓,渡山尤雄,呵冻而行的景像,写来分外生动。
        近景作一高士着白袍策马待行,旁三马亦均头戴祎帽,肩着披风,由从者整理鞍蹬。骡马腾跳若惊,知前途之险要难行。长松古木拔天陟起,松用刘松年法,中空以示积雪。枯枝亦用粉重填,倍增雪意。山脚矮树则枝桠挺拔,用笔老硬,山腰红叶枯老,深得宋人法意。流泉从岩中奔出,水法甚近李唐万壑松风诀要,山石作小斧劈,近处清明,远处和畅,工力之深,已驾凌周臣之上。
        古松林立于山腰平谷,古树攀援于壁顶,行人或鞭策或荷物,自山间行下。树后又见栈道架木壁间,山泉自壁洼深处流下,山顶行人四五,方绕过最高峰头盘惭而降。远处山峰,近者积雪,远者峭立,天空及山谷暗面,皆用墨渍染,以示浓云密布,雪意尚浓。观此图用笔,人物固姿容染色极具生意,行笔间时见顿挫,已是力纠浙派颓废,深得宋人法乳。

玉洞仙缘图 绢本设色

        此图描绘远离尘埃的人间仙境。画面奇峰峻岭,苍松翠柏,琼楼水阁,溶洞流溪,云烟缥缈其间,山壑时隐时显。溪水潺溪的溶洞前,一士人临流抚琴,陶冶于自然美景之中,瑰丽多姿的山川景色和乐在其中的生活情趣,展开出了士大夫理想的隐逸环境。此画取景宏阔,结构严整,数重山峦脉络清晰,楼阁树石布置有序,境界显得幽深又高远,复杂而不失明畅。笔墨、设色主要运用传统的青绿法,同时融以细密的皴法,并追求色调和谐,在宗南宋赵伯驹的基础上有所变化,在明代青绿山水方面是最具新意的。

《人物故事图》册·子路问津

        此图取孔子周游列国的故事。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去叶反于蔡」之际,就是正要离开楚国的叶邑时,途中遇见长沮桀溺二人,因而使子路问津。
        前方一巨石,石面以小斧劈法皴,由于绢地不吸水份,皴后即加分染,墨色层面变化多而呈饱和,以现石块厚重,此为仇英师周臣法而稍有变化的技巧,与唐寅大不相同。岩旁及孔子座车后均满布杂树,树法多而不乱,枝干屈虬多姿而又能相映成趣,且近干皴远树枝干略染,均为仇英氏家法特征。孔子于车中扶几端坐,虽于迷道中不失安详。一童侍立于侧。前方则子路供立,耕者方作指点欲语状。远方以淡墨及浅绿渍成耕地万倾,以水波间隔,为以空白处理空间的妙方。数脉山峦,散见天边,扩展画面的空间层次。

《人物故事图》册·吹箫引凤

        故事取自汉·刘向《列仙传》,述说春秋时秦穆公之女弄玉善吹箫,与亦精吹箫的仙人箫史结为夫妇。穆公筑凤台,两人吹箫引来凤凰,后双双乘龙凤升天而去。此图即描绘弄玉在凤台吹箫,引来凤凰的情景.


《人物故事图》册·贵妃晓妆

        此图以杨贵妃清晨在华清宫端正楼对镜理髻为中心,将宫女奏乐、采花和携琵琶等情节同现于一个画面,集中表现了贵妃爱牡丹、喜簪花、善声乐、好打扮的习性,也概括反映了贵妃奢华纵乐的生活内容。仕女容貌端庄娟美。作品具有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是仇英对唐宋工笔重彩法的创新和发展。


《人物故事图》册·明妃出塞

        明妃出塞画西汉元帝时的宫女王昭君为汉、匈和好而嫁匈奴呼韩邪单于的故事,表现了两族人民渴望和平的历史潮流,图中所绘正是乘车涉水时的情景。有趣的是,图中王昭君和汉代使节都作唐装。

《人物故事图》册·浔阳琵琶

        此图取唐白居易《琵琶行》诗意。浔阳江头,琵琶声声,感慨于人生不得志,也许又带有一些仇英自身的写照。《浔阳琵琶》仇氏五十九岁卒前,有秋作琵琶行图轴之著录,疑非真迹。此图浔阳琵琶,观人物鞍马,似仇氏风格,而树石不类,极似仇英摹宋人马和之本。
        岸旁老树前,二仆一掌灯一牵骑,正待主人送客归去。左岩树丛后二舟并列,一舟华丽宽敞,为青州司马白居易送客之行舟。另一舟微露船头,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商人妇的乘船。大船以编苇作顶,一夫撑篙将船定住,一童正整理酒具,桌上则佳肴并陈,白衣者白氏也。船后山岩复起,勾石与树法相同,起伏婉蜒如马和之蚂蝗描法,萋萋苇草,起自水际,远岸柳荫苇下,三五归舟夜泊于岸旁,一片朦胧,直达天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8-24 11:07 , Processed in 0.040272 second(s), Total 18, Slave 1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