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绿妖叔叔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7:3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二十九章  桃木桩
石兰香显得怪异非常。跑跑停停,既怕谷红儿追上她,又怕谷红儿追不上她。她不往远处跑,只在洞口附近打转。谷红儿不想追她时,她就在前边大喊大叫,并破口大骂。把个谷红儿恼得如火上浇油一般。
谷红儿自认为石兰香叫嚣得再厉害,也跑不出她的手掌心。她就发狠地追赶。
正在追赶中,谷红儿突然惊叫一声:“哎呀,不好!”
她掉头就往洞穴中跑,石兰香回头一看,谷红儿要返回洞穴。
这角色互换来得也太快了,石兰香成了追赶者,谷红儿成了被追者。还没追几步,谷红儿一个嘴啃泥,趴在地上。
石兰香在心里暗暗数着:“一、二、三、四、五……”已经数到“二十”了,谷红儿还趴在地上不起来。难道这又是她的一个什么怪招?石兰香小心翼翼地接近谷红儿,并准备好了手中那带着圈套的绳索。
一步,又一步,石兰香已经走到谷红儿身边了,她却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石兰香便迅捷地抛出绳索,那圈套正套在谷红儿的脖子上。像一个悠闲的人溜狗似的,她紧紧地牵着绳子的一头,生怕谷红儿蹿起来咬她一口。
软绵绵的谷红儿连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哀怨地看着石兰香,想说些什么,但她只是动了动嘴唇,又把头勾了下去。
石兰香正在考虑如何处置谷红儿,王瞎话儿和小青一同跑过来。
他们一到谷红儿身边,王瞎话儿腰中系的那盏青铜油灯疯狂地旋转起来。王瞎话儿连忙用手去捺,借以制止青铜油灯的晃动。他的努力几乎是白费力气。那青铜油灯终于把系它的绳子给拧断了,砰的一声掉在地上,带着风声滚到谷红儿面前。
王瞎话儿他们几个被这一幕给惊呆了,都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呆呆地看着那青铜油灯。
青铜油灯连同它的瓶口瞬间便膨大起来,谷红儿挣扎着往里边爬。石兰香急忙取下套在她脖子的上的绳子。刚取下绳子,青铜油灯里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把谷红儿整个给吸了进去。
谷红儿一进入青铜油灯,它便慢慢恢复了原来的形状。
小青摇摇愣怔在当地的王瞎话儿,急切的对他说:“拧上瓶盖,别让她再出来!”
王瞎话儿低头看看腰间,绳子头上系着的那个瓶盖在来回晃悠着,他以最快的速度把青铜油灯抢在手中,用盖子紧紧地把瓶口给塞上了。
至此,王瞎话儿他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石兰香紧紧地拥抱着小青,兴奋异常地说:“小妹妹,为降伏这妖怪,你立了大功了!”
王瞎话儿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手捧着青铜油灯,宛若一只烫手的山芋,让他犹如芒刺在背。总不能就这样把那个妖怪带在身上吧?怎样处置这盏青铜油灯,如何处理这个妖怪,实在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
好在是王瞎话儿不骄傲自大,总是谦虚谨慎,他思考了好久,才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这让正巧看见王瞎话装笑的石兰香,感到有点小小的别扭。
石兰香体贴入微地问:“大师,你不舒服吗?”
“没有!”王瞎话儿说,“我想不出处置这个装着妖怪的青铜油灯的办法。”
石兰香说:“哎哟,我说大师,你也太多虑了。这不挺简单吗?把它深深地埋起来,或者把它沉入深潭,这都可以嘛!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大事。”
王瞎话儿转向小青,问:“小青姑娘,以你的意思呢?”
小青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我们鬼魂最怕的就是钉桃木桩。如果把哪个鬼魂的尸身用桃木桩钉上之后,那个鬼魂就永远地不能翻身了。对妖怪适用不适用我不太清楚。”
“好!”王瞎话儿断然决定,“那就把这妖怪钉在桃木桩下,让她永世不得翻身。打倒她,然后再踏上一只脚!”
石兰香说:“这附近哪儿有桃树呢?”
“那还用找?”王瞎话儿说,“我见黃中他们村庄上桃树多的很。现在我们就上村庄上去,砍一根桃木桩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石兰香拉着小青的手说:“走吧,妹妹,咱们一同到村庄上去。”
“不,”小青忧郁地说:“村庄上,都是我的乡亲们,我已经离开他们好几十年了,我不想看到他们。见了他们,我心里会更痛苦的。”
小青挣脱了石兰香的手,说:“好姐姐,再见了,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我。”
说完话,她一转身,已经没了踪影。
王瞎话儿和石兰香再去看时,既没有了小青,也不见了洞穴。离他们不远处,只有一座长满了荒草的坟丘,坟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爱女楚小青之墓”。
越过破庙的废墟,隐约看到前边的村庄。石兰香对王瞎话儿说,这是白天,她不能随便出头露面,还是隐身最为恰当。说完,她便隐去形迹,也不再跟王瞎话儿说话。
有一群人向着王瞎话儿走来。走得近了,王瞎话儿看出来,为首的就是黃中和黃立父子。
一见到王瞎话儿,黃中便说;“大仙儿,那妖怪一逃跑,我儿子的病就好了。”
黃中拉着儿子说:“快给大仙儿谢恩!”
黃立就连忙趴在地上给王瞎话儿磕头。
王瞎话儿把黃立拉起来,对大伙说:“这以后就好了,妖怪被我降伏了。”他举起青铜油灯说:“妖怪就在这里边装着,她这一回是再也跑不掉了。”
人们围着王瞎话儿争看这盏稀奇古怪的青铜油灯。
那个长着黑须的老者沉吟着说:“这盏青铜油灯我记得,它好像是楚家二小姐的陪葬之物。但不知大仙儿你是怎么得到手的?”
王瞎话儿便把楚小青帮他降妖捉怪的事情说了一遍。人们听得有点毛骨悚然。
黑须老者说:“但不知大仙儿要如何处理这盏青铜油灯?”
王瞎话儿说:“我们必需马上回到村庄上,砍一棵桃树,砍出一根五尺长的桃木桩,把装着妖怪的青铜油灯扔进一个洞中,然后用桃木桩把它给钉上。这样,妖怪就永远也不能出来为害世人了。”
一到村庄上,在王瞎话儿的监督下,砍出了一根五尺长的桃木桩。村后正好有一个将要塌陷的防空洞,王瞎话儿把青铜油灯掷入洞中,人们填埋上厚厚的一层土,有力气的小伙子们用八磅锤把桃木桩给钉了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7: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二十九章  桃木桩
石兰香显得怪异非常。跑跑停停,既怕谷红儿追上她,又怕谷红儿追不上她。她不往远处跑,只在洞口附近打转。谷红儿不想追她时,她就在前边大喊大叫,并破口大骂。把个谷红儿恼得如火上浇油一般。
谷红儿自认为石兰香叫嚣得再厉害,也跑不出她的手掌心。她就发狠地追赶。
正在追赶中,谷红儿突然惊叫一声:“哎呀,不好!”
她掉头就往洞穴中跑,石兰香回头一看,谷红儿要返回洞穴。
这角色互换来得也太快了,石兰香成了追赶者,谷红儿成了被追者。还没追几步,谷红儿一个嘴啃泥,趴在地上。
石兰香在心里暗暗数着:“一、二、三、四、五……”已经数到“二十”了,谷红儿还趴在地上不起来。难道这又是她的一个什么怪招?石兰香小心翼翼地接近谷红儿,并准备好了手中那带着圈套的绳索。
一步,又一步,石兰香已经走到谷红儿身边了,她却连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石兰香便迅捷地抛出绳索,那圈套正套在谷红儿的脖子上。像一个悠闲的人溜狗似的,她紧紧地牵着绳子的一头,生怕谷红儿蹿起来咬她一口。
软绵绵的谷红儿连支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哀怨地看着石兰香,想说些什么,但她只是动了动嘴唇,又把头勾了下去。
石兰香正在考虑如何处置谷红儿,王瞎话儿和小青一同跑过来。
他们一到谷红儿身边,王瞎话儿腰中系的那盏青铜油灯疯狂地旋转起来。王瞎话儿连忙用手去捺,借以制止青铜油灯的晃动。他的努力几乎是白费力气。那青铜油灯终于把系它的绳子给拧断了,砰的一声掉在地上,带着风声滚到谷红儿面前。
王瞎话儿他们几个被这一幕给惊呆了,都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呆呆地看着那青铜油灯。
青铜油灯连同它的瓶口瞬间便膨大起来,谷红儿挣扎着往里边爬。石兰香急忙取下套在她脖子的上的绳子。刚取下绳子,青铜油灯里仿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把谷红儿整个给吸了进去。
谷红儿一进入青铜油灯,它便慢慢恢复了原来的形状。
小青摇摇愣怔在当地的王瞎话儿,急切的对他说:“拧上瓶盖,别让她再出来!”
王瞎话儿低头看看腰间,绳子头上系着的那个瓶盖在来回晃悠着,他以最快的速度把青铜油灯抢在手中,用盖子紧紧地把瓶口给塞上了。
至此,王瞎话儿他们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石兰香紧紧地拥抱着小青,兴奋异常地说:“小妹妹,为降伏这妖怪,你立了大功了!”
王瞎话儿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手捧着青铜油灯,宛若一只烫手的山芋,让他犹如芒刺在背。总不能就这样把那个妖怪带在身上吧?怎样处置这盏青铜油灯,如何处理这个妖怪,实在是一个特别棘手的问题。
好在是王瞎话儿不骄傲自大,总是谦虚谨慎,他思考了好久,才不得不装出一副笑脸,这让正巧看见王瞎话装笑的石兰香,感到有点小小的别扭。
石兰香体贴入微地问:“大师,你不舒服吗?”
“没有!”王瞎话儿说,“我想不出处置这个装着妖怪的青铜油灯的办法。”
石兰香说:“哎哟,我说大师,你也太多虑了。这不挺简单吗?把它深深地埋起来,或者把它沉入深潭,这都可以嘛!我认为,这不是一件大事。”
王瞎话儿转向小青,问:“小青姑娘,以你的意思呢?”
小青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却知道我们鬼魂最怕的就是钉桃木桩。如果把哪个鬼魂的尸身用桃木桩钉上之后,那个鬼魂就永远地不能翻身了。对妖怪适用不适用我不太清楚。”
“好!”王瞎话儿断然决定,“那就把这妖怪钉在桃木桩下,让她永世不得翻身。打倒她,然后再踏上一只脚!”
石兰香说:“这附近哪儿有桃树呢?”
“那还用找?”王瞎话儿说,“我见黃中他们村庄上桃树多的很。现在我们就上村庄上去,砍一根桃木桩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石兰香拉着小青的手说:“走吧,妹妹,咱们一同到村庄上去。”
“不,”小青忧郁地说:“村庄上,都是我的乡亲们,我已经离开他们好几十年了,我不想看到他们。见了他们,我心里会更痛苦的。”
小青挣脱了石兰香的手,说:“好姐姐,再见了,希望你们不要忘记我。”
说完话,她一转身,已经没了踪影。
王瞎话儿和石兰香再去看时,既没有了小青,也不见了洞穴。离他们不远处,只有一座长满了荒草的坟丘,坟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爱女楚小青之墓”。
越过破庙的废墟,隐约看到前边的村庄。石兰香对王瞎话儿说,这是白天,她不能随便出头露面,还是隐身最为恰当。说完,她便隐去形迹,也不再跟王瞎话儿说话。
有一群人向着王瞎话儿走来。走得近了,王瞎话儿看出来,为首的就是黃中和黃立父子。
一见到王瞎话儿,黃中便说;“大仙儿,那妖怪一逃跑,我儿子的病就好了。”
黃中拉着儿子说:“快给大仙儿谢恩!”
黃立就连忙趴在地上给王瞎话儿磕头。
王瞎话儿把黃立拉起来,对大伙说:“这以后就好了,妖怪被我降伏了。”他举起青铜油灯说:“妖怪就在这里边装着,她这一回是再也跑不掉了。”
人们围着王瞎话儿争看这盏稀奇古怪的青铜油灯。
那个长着黑须的老者沉吟着说:“这盏青铜油灯我记得,它好像是楚家二小姐的陪葬之物。但不知大仙儿你是怎么得到手的?”
王瞎话儿便把楚小青帮他降妖捉怪的事情说了一遍。人们听得有点毛骨悚然。
黑须老者说:“但不知大仙儿要如何处理这盏青铜油灯?”
王瞎话儿说:“我们必需马上回到村庄上,砍一棵桃树,砍出一根五尺长的桃木桩,把装着妖怪的青铜油灯扔进一个洞中,然后用桃木桩把它给钉上。这样,妖怪就永远也不能出来为害世人了。”
一到村庄上,在王瞎话儿的监督下,砍出了一根五尺长的桃木桩。村后正好有一个将要塌陷的防空洞,王瞎话儿把青铜油灯掷入洞中,人们填埋上厚厚的一层土,有力气的小伙子们用八磅锤把桃木桩给钉了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1 07: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三十章   今夜去敲谁家门
黃中对王瞎话儿是好酒好肉的招待。王瞎话儿也不讲什么礼节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吃。他总说饿得难受。黃中说,他已经在外边三天了。可王瞎话儿觉得,顶多只有一天时间。却不知道为什么那样饿。
到晚上,他一吃过饭,就和黃中辞行。黃中苦留不住。只得让王瞎话儿离开。
一出村子,石兰香就恢复了她原来的形状。还像一个人一样,和王瞎话儿并肩而行。
王瞎话儿说:“我这一次把你送到家后,我也就回家。以后,我再也不作这斩鬼除妖的事了。”
石兰香善解人意地说:“大师,你是在说赌气话吧?”
“是真的!”王瞎话儿说,“这不是个好差事,整日里担惊受怕的,和妖魔鬼怪打交道,我早晚会栽在妖魔鬼怪的圈套中的。”
“妖魔鬼怪也并不是全都是坏蛋呀?”石兰香说:“也有好多是慈善的。当然,那些阴险毒辣的鬼魅也有很多。就说吸血鬼吧,它是专吸人血的。当它把一个人的血吸干之后,这个人就活不成了,而这个鬼却会更疯狂。对人也更加残暴。
“有一种妖精是只吃人肉的,恶鬼里边也有这种丑类。它们把人的肉吃完后,那人便只剩下一架骷髅。它们还会唆使骷髅去作它们的奴仆。
“吸髓精灵既不吃人的肉,也不喝人的血,它们只吸人的骨髓。它们依附在人的身上,会幻化出各种形体。但人往往识不破它们的真正面目。
“吸阳妖怪和迷惑人心的鬼魂是一样的,它们的主攻对象就是青年男子和那些好色的男人。它们往往以美女和风情万种的少妇形象出现。
“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总在使用千差万别的手段,去残害生灵。如果没有人去剪除它们,任由它们肆意妄为,别说人们夜行,就是白天也不敢出门儿。”
王瞎话儿说:“石姑娘,我们所走的这条路可能不大正确,我看到许许多多影影绰绰的东西,是不是鬼魂啊?”
石兰香还没来得及说话,一簇簇鬼火飞着,一股股旋风刮着,好像鬼魂们要举行大型的聚会。
王瞎话儿他们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在一处荒芜的旷野里,已经聚集了成百上千个鬼魂。它们各种形状的都有。当石兰香陪王瞎话儿走进它们的群体中时,好多鬼魂都歪头看看王瞎话儿。
群鬼闹哄哄的,都在争吵着,议论着。
石兰香尽量遮挡住王瞎话儿,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起初,王瞎话儿并没有听懂群鬼们在说些什么,听了一阵子,他终于明白了。原来,它们在商量一件事。那就是,它们想上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家里去。
王瞎话儿问石兰香:“石姑娘,它们为什么要这样呢?安分守己该多好啊!”
石兰香轻叹一声,说:“这都是人自己惹的祸啊!人世间有句话叫,心里没闲事,不怕鬼叫门。还有人说是,为人不作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而这些鬼魅,就是上那些人家去的。”
在王瞎话儿旁边,有几个鬼魂正在说着它们的行动计划。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说:“那个姑娘破坏了别人的婚姻,把别人的老公给霸占了,我想去找她,把她送给那些专玩女性的厉鬼那儿去。”
那个紧靠着她的青面獠牙的厉鬼说:“我的对象是一个男人,他调戏了邻居的妻子。我准备把他的老婆带走,送到魔鬼妓院,让她作鬼魂娼妓。”
没头鬼的声音是从胸腔里发出的:“我要找那个因为弟兄纷争,他从中渔利的那个家伙。据说他很会玩心眼儿,我就去跟他斗斗智,如果我输了,我就再找一个我们的同伴去,直到把他斗败为止。”
另外的鬼魂们也都在说着它们将要去的地方,以及它们所要找的人。在石兰香的带领下,王瞎话儿在群鬼中游荡着,听着它们的谈话,王瞎话儿时时感到惭愧。人哪,你们是怎么了?自己不好好地生活,没有一颗善心,让鬼去帮助你们修正。反过来想想,这些鬼魂们也真是的,人们的事情自有人们去管理,你们起什么哄啊!搅扰得人们不得安生。
王瞎话儿悄声问石兰香:“石姑娘,这么多的鬼魂,不会是一盘散沙,没有管束吧?”
“怎么会呢!”石兰香说:“有鬼王的!不过,有大鬼王,有小鬼王,就像人世一样,也是层层分管哪!”
王瞎话儿有点着急地问:“鬼王怎么还不来呀?”
“鬼王来了,谁还敢再胡乱说?他自会分配这些鬼魂的,谁该上哪儿,由鬼王统一调遣。”
王瞎话儿恍然大悟地说:“原来不是谁想上哪儿就上哪儿呀?”
“如果是那样的话,还不乱了套?世人早就没法过了。”
王瞎话儿说:“能见到鬼王就好了!”
石兰香说:“通常情况下,鬼王只来下命令,而不会倾听下属的话语的。再说,王总是坐在阴车中,有一层幔子遮挡住他的脸,很少有人能见到他的真正面目。我想,你一个尘世的人,见到王的机会更小。”
“他能保证他分派下去的这些鬼魂,都会俯首帖耳地听众他的安排吗?他能禁止所有的鬼魂都不会胡作非为吗?如此下去,受祸害的还是世人。”
在鬼群里边转悠着,王瞎话儿发现,虽然差不多的鬼魂都对他好奇地张望,但没有几个不躲避他的。只要他一接近那些鬼魂,它们便像是怕被烧着一样,连忙跳到一边。有几个试图接近他,但一靠近他的身子,那些鬼魂又都退缩了。
王瞎话儿说:“石姑娘,咱还是找个鬼魂比较少的地方吧,在它们中间太招眼了,它们好像很怕我。”
“它们怕你背上的那柄宝剑!”石兰香说:“如果你不是说帮我,送我回家,我对你也有几分畏惧呢!”
他们走到几棵枝杈凸兀的树下,王瞎话儿只觉得阴风“嗖嗖”,一阵阵寒意向他袭来。不由得他打了几个寒颤。他心说,难道说鬼王要来了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2 07:0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三十一章  鬼域狂奔
这个地方远离群鬼们,它们的喧嚷声也小了很多。
石兰香问王瞎话儿:“大师,你真的要等王的到来吗?”
王瞎话儿坚定的说:“是的,有些时候,不是只靠拚杀才能解决问题的,仅仅只是一道命令。”
从黑暗中走出来几个凶鬼,为首的那就一个的长相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光光的头颅上,只有两个眼睛和一张嘴巴。没有鼻子,也没有耳朵。它手里还拿着一件冷兵器,不是刀也不是剑,像是一截短短的铁棍。随从的几个鬼魂,手里拿着绳索和铁链。
它们的出现,带着一股来者不善的气势。
光头鬼走到石兰香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问:“是你帮这个狗屁大师把谷红儿给镇起来了?”
王瞎话儿走过来,挡在石兰香面前,友善的说:“多交朋友,少点仇敌,对谁都好。妖怪谷红儿为害世人,没要了她的性命,已经是对她手下留情了。不知道你还想怎么样?”
光头鬼想用它手中的铁棍把王瞎话儿给拨开,但王瞎话儿却像铁塔一般站立在那儿,一动也不动,让光头鬼很是尴尬。
王瞎话儿威严的问:“你们究竟想作什么?”
“作什么?”光头鬼一声冷笑。这声冷笑,让不经常和鬼魂打交道的人听了,至少得三天睡不着觉。
它接着说:“你们闯下了大祸!你们可知道谷红儿是什么人吗?她是未来的王妃,当王让我们去接他的王妃时,你们却把王妃给装在了青铜油灯中,还把她给用桃木桩给镇了起来。你们这是作什么?分明是对王的渺视,是对我们冥界的挑战!”
王瞎话儿义正辞严地说:“人鬼殊途,人妖有别,各有各的天地,你们有你们的世界,我们有我们的世界,你们有你们的生活,我们有我们的生活。如果妖魔鬼怪在人间横行霸道,只有铲除它!”
光头鬼说:“现在,我不想跟你这个狗屁大师多说什么,到时候,我们的王自会找你算账。你们毁了王妃,那我们只好退而求其次,让这个吊死鬼去充数。从模样上看,她长的还有几分姿色嘛!”
王瞎话儿刚想说什么,光头鬼手一挥,对他的随从们说:“把这个吊死鬼给我捉走!”
众鬼魂蜂拥而上,王瞎话儿看不出手已经不行了,他从背上抽出宝剑,一道道诡异之光从剑上发出,包围上来的众鬼魂往后退了退。连石兰香也紧紧地拉住了王瞎话儿的衣襟。
光头鬼啸叫一声:“上!”
一股强劲的旋风裹住砂石袭向王瞎话儿,他抡起宝剑,直取光头鬼。一道寒光中,宝剑撞上了飞旋的砂石,火星乱飞,铮然有声。但他却不能接近光头鬼。在旋风中,王瞎话儿也有点头晕目眩,只看见绳索和铁链在他面前乱晃。他定定心神,大喝一声,用宝剑朝一根绳索砍去。只听得一声凄厉的哀嚎,一个鬼魂像树叶一样飘向远处。
这给了王瞎话儿信心和力量,他又朝着抖得“哗哗”作响的铁链砍去,那根铁链却坚硬无比,它差点缠上王瞎话儿的宝剑。幸亏他动作敏捷,否则,说不定要吃什么大亏。
旋风突然间停了,那像墙一样厚的黑暗猛地涌过来。
石兰香扯扯王瞎话儿,急切的说:“大师,快往这边来!”
他们进入到一条很窄的缝隙中,石兰香在前边引路。王瞎话儿用手摸摸两边的墙壁,冰凉刺骨。这条缝隙好像是一条无头的通道,不是石兰香引路,他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路径。
在曲曲弯弯的通道中走了大约有半个时辰,王瞎话儿终于看见闪烁的星光。
走出黑暗以后,石兰香愁肠百结地问:“大师,我们该咋办啊?”
王瞎话儿断然决定:“既然离开了它们,那我们就继续上路,我仍然送你回家。”
石兰香感激地说:“谢谢你,大师,如果不是你,我今天就被他们给抓走了。我不想去当什么王妃,只想自由自在地过我的日子。”
“我不明白,”王瞎话儿说:“对你们鬼魂来说,作鬼王的王妃,应该不是一件坏事啊?”
“大师,你有所不知啊!”石兰香说:“鬼王宫里有很多他的宠妃,她们没有自由,只受鬼王的管制,那是地狱里的地狱啊!”
王瞎话儿感慨万端地说:“人的世间不好混,鬼的世间也这么不好混。”
石兰香谦卑地说:“大师,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因为有了形形色色的人,造就了千差万别的人心,才有了五彩缤纷的生活,才有了杂七杂八的事情。因为有了各种各样的鬼魂,它们把人世的悲欢离合带到了阴间,才有了性情各异的鬼怪。它们才制造出了无奇不有的事端。更有甚者去为害人类,残害生灵。”
王瞎话儿赞许地说:“石姑娘你总结得很有见地啊!”他转而说,“如果有个更快的方法,也许我们就能更快的脱离开那些鬼魂们。我猜想,它们肯定不会死心,一定在后边追赶着我们。”
石兰香说:“大师,我们只顾往前走,只想尽快离开那些凶鬼恶魂。你这一提醒,让我想起来了,我们可以找一个能当坐骑的鬼魂,让它驮着我们,这样,就省事多了。”
他们所走的路,虽然崎岖坎坷,但是有鬼魂在不断地来来往往。但王瞎话儿却看不出哪个鬼魂能当他们的坐骑。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有两个鬼魂正在路边玩“剪刀、锤子、布”的游戏。也许它们是在决定一件事。
石兰香悄悄对王瞎话儿说:“大师,就他俩了!”
王瞎话儿来到俩鬼魂前边,猛地亮出宝剑,大喝一声:“那个敢不听话,我就让你和我的宝剑亲嘴!”
俩鬼魂吓得一齐匍匐在地,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愿听差遣。请你收回那东西,我们不想看见它!”
王瞎话儿厉声说:“驮上我们,顺着我们所走的方向往前走。快!”
王瞎话儿的“快!”字刚落音,在他和石兰香的前后左右响起了马蹄伴着车轮的响声。他抬头看去,周围鬼火点点,幽灵成群,包围圈也越缩越小。看来,就是骑上鬼魂坐骑,也走不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2 07:0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三十二章  黑蝙蝠  
一声声的狂啸怪叫,像浪潮一样此起彼伏。数不清的鬼魂阴兵把王瞎话儿和石兰香团团围着。王瞎话儿手执宝剑,慢慢的旋着身子,观察着鬼魂阴兵们的行动。
先是一排又一排的大头鬼向他冲过来。它们的头比冬瓜还要大,但个子却不高。张牙舞爪的大头鬼们,已经快摸住王瞎话儿的衣服了。如果再不动手,王瞎话儿必定要被它们所擒获。他拿剑比划了一下,心想,就这样吧,是死是活也由不得自己了。他眼睛一闭,宝剑平扫出去。在他闭眼的一刹那,大头鬼们的头一个个滚落到地上。他再麻利地回身去削后边那些大头鬼们。当它们的血溅到他脸上时,他闻到一股股奇臭无比的味道。
待王瞎话儿反转过来身躯时,那些已经掉了头的大头鬼们,它们的头又飞上了它们的脖颈。可是,王瞎话儿却不敢多想,只管挥剑去砍。
这时,石兰香也在挥舞着她的绳索,给王瞎话儿助阵。毕竟她是鬼魅类的,能看透个中奥妙。她看那些大头鬼的头王瞎话儿砍后又长了上去。知道这是鬼魂的一个伎俩。她便对王瞎话儿大声喊起来。
“大师,快上这边来!”
王瞎话儿正在发愁,这大头鬼的头到什么时候能砍完啊!恐怕自己累死也砍不完吧?听见石兰香在喊他,三两步奔过去。大头鬼们终于隐去了。
王瞎话儿的气还没有喘匀,一排排没头鬼包抄过来。想砍掉它们的头是不可能的了。拦腰去斩?王瞎话儿刚一想到这儿,也不深入思想,剑随心思,便去腰斩没头鬼。令人作呕的是,那些没头鬼的脖肚子被王瞎话儿的宝剑划破以后,肠子、心肝、肺叶,地上流淌的,挂在它们的身上的,它们的都又用手拉扯住,往肚子里。几乎上没有一个倒地不起的。
王瞎话儿却不敢有丝毫懈怠,虽然他的手脖子已经是发酸,胳膊也不想再抬,但眼前的形势逼人,不玩下去是不行了。石兰香为他观敌了阵,她又看出了一些鬼魂阴兵们的破绽,紧拉王瞎话儿的手,说一声:“跳起来!”
王瞎话儿不管三七二十一,和石兰香手拉手,一个旱地拔葱,腾空而起。越过一排排没头鬼们,落在一丛丛荆棘前边。
“可把我给累坏了!”
王瞎话儿说着,就想往地上坐。不休息休息,他认为自己再也无法撑下去了。他已经摆好了往下坐的姿势,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就坐下去了。但是,令他不爽的是,一大群数也数不清的骷髅架,正在一点也不招人喜欢的向他靠拢。骷髅上面发着幽幽的微光,雪白雪白的,想从上面找出污点,怕是找错了地方。它们每走动一下,各个关节处,都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听起来特别烦人。
忍受不忍受,已经不是王瞎话儿所能选择的事情了。他条件反射似的蹦了一下,把宝剑挥出去时,他意识到砍骷髅架时,他的剑尖会卷刃。于是,他试图用剑柄去击打来犯之敌。也是他思维敏捷,剑柄刚一击出,一个骷髅就伸过手来夺他的宝剑,他机灵地收回宝剑,把剑尖指向天空。
“神哪,救我吧!”
王瞎话儿无助的吼了一嗓子。
霹雳一声震天响,惊雷闪电中,骷髅架一具具倒地不起,并且很快地就散开来。它们上面的幽幽微光也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王瞎话儿无所畏惧地拉起石兰香的手,说:“石姑娘,我们走!”
他们踏上被骷髅架铺满的地面,还没走出多远儿,一群僵尸又拦住处了他们的去路。
石兰香建议:“大师,你还不快点喊神帮助你?”
“再喊,恐怕就不灵验了!”
石兰香满怀希望的说:“再试试不可以吗?”
王瞎话儿告诫石兰香:“石姑娘,请你记住,神是不能试验的。假如你有那种心态,就是对神的不敬。那样的话,会吃亏的。”
“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呀?”
“神已经救了我,已经给了我力量。我们在干,神在看。当我们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神还会施以援手的。”
石兰香双手合什,说:“但愿如此!”
事态的发展已经由不得他们多说。
僵尸们一蹦一跳地逼近他们。但王瞎话儿却看出来,僵尸虽然很吓人,但它们的似乎在转弯方面有缺陷,并且,它们的队伍也并不是密不透风,还是有空隙的。
王瞎话儿心中一喜,对石兰香说:“石姑娘,有办法了,快跟我走!”
他们两个的手又拉在了一起。王瞎话儿带头钻进僵尸群里,只寻空档处行走。开始,僵尸们还没有发现。等它们知道上当的时候,又把王瞎话他俩包围起来。这一次,他俩说什么也逃不脱了。
王瞎话儿只好把宝剑转风车似的圆圈旋转,这暂时震住了僵尸们。这也并非长久之计。时间一长,就是不被僵尸们捉拿,自己也累倒在地了。
正在王瞎话儿一筹莫展之时,不知从哪飞来一只硕大无朋的黑蝙蝠,它的翅下带着风声。黑蝙蝠一到来,僵尸们全部停在原地不动了。
极其威严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王品道,本王意欲将你捉拿到宫中问罪,但念你在天神相助之下,破了我三千阴兵。你的账并没有一笔勾销。只是暂时放你一马。本王准你送石兰香回家,但不准你在我们冥界惹事生非,你要好自为之。否则,我会告知阎罗大帝,派黑白无常拘了你的魂魄,让你进入六道轮回。”
一阵狂风,黑蝙蝠飞走了,僵尸不见了,一切都回归平静。好像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一次,王瞎话儿才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他再也不想站起来了。他仰望着沉沉夜空,俯察点点繁星,猛然想到他看青那天晚上,就是这样看着天上的星星睡着的。不曾想,路游神派他护送苏玉秋,半路遇上个石兰香,这一来二去的,再也回不了家了。
此时,王瞎话儿只有一个想法,尽快把石兰香送回家,他也好早点回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07: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三十三章   失踪的人
王瞎话儿和石兰香驾驭着鬼魂坐骑,他把石兰香送到了她该去的地方。到石兰香生前的家中,把石兰香告诉他的一古脑说了出来。石兰香的家人不由得不相信。答应王瞎话儿他们不日便会把石兰香的坟墓迁移到祖坟去。王瞎话儿这才又驾驭着鬼魂坐骑回到自己的家。
当他走进村庄时,社员们正集合在生产队的大钟下,准备出工。人们一看到回来的王瞎话儿,全都惊诧不已。胆小的人直往人群后边挤。
他们对失踪多天又回来的王瞎话儿议论纷纷。
——这家伙死了死了咋又活了?
——弄不好是他的魂儿回来了。
——别胡扯,好不好?大天白日的,总是不能大家伙儿一齐活见鬼吧?
——是啊,是啊,据说鬼是不能在日头下的,它们特别害怕阳光,看看这太阳有多好,是鬼的话,它敢这样?
——问问他上哪儿去了,谁去问问他!
队长还是比较胆大的,他走过来问:“瞎话儿,我叫你去看青,半夜里你起来跑了。出去三两天吧,我也没啥可说的,你一去就是半个多月呀!你说你到底干啥去了?”
王瞎话儿“嘿嘿”笑着说:“我先问一句话,我说的话你们信不信?”
很多人起哄,他们说:“信,信,你说吧!”
队长双眼紧盯王瞎话儿,告诫他:“你可照实处说啊!”
王瞎话儿便从路游神喊他起来,一直说到他送石兰香回家,并说了石兰香的家人同意迁坟的事情。
王瞎话儿说完了,队长来了个盖棺定论:“瞎话儿啊瞎话儿,怪不得人们说,名字没有错起哩!你这瞎话溜舌的坏毛病,到啥时候能改掉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立业,寻人讨老婆的时候了,你就这样,人家谁家的女孩儿愿意跟你过呀?一句话说完,你说的话,只有鬼才相信!”
对于王瞎话儿的失踪,人们没有更有力的解释,谁也没有得力的证据,如果只相信王瞎话儿的一面之辞,很可能会有失徧颇。但他又安全的回来了,他的失而复回,成了村庄上的一个难解之谜。
副队长大增走过来对队长说:“队长,你就叫瞎话儿在这儿胡扯八道吧,再不下地干活儿,就晌午了,都回家吃饭算了,等下午再下地吧!”
队长抬头看看太阳,吃惊地说:“时候真是不早了,都赶紧下地吧!”他回头问王瞎话儿,“瞎话儿,今日儿你还干不干活儿?”
王瞎话儿连声说:“咋不干哪?咋不干哪?”
队长说:“那就快点回家拿工具去!”
队长一直等到王瞎话儿拿着劳动工具过来,才领着社员群众们一起上地走。
在上地去的路上,王瞎话儿问卢德松:“德松,我那被子啥东西哩,有人给我拿回来没有?”
卢德松说:“我不拿谁会给你拿呀?”他转而说,“瞎话儿哥,你看我说的照不照?我说别叫有仙女钻你被窝里了,你还真遇上几个女鬼。她们长的漂亮不漂亮啊?”
有几个人都围在王瞎话儿身边,显然,王瞎话儿已经成了个新闻人物。对卢德松提出的问题,他们也相当感兴趣。不管王瞎话儿说的是真是假,有女鬼出现,应该是很刺激的一件事。
王瞎话儿敷衍塞责地说:“女人有几个长的不漂亮的啊?那女鬼还用提?”
卢德松不无遗憾地说:“瞎话儿哥,你咋不领回来个当老婆啊?不管赖好,我也个女鬼嫂子,你作饭洗衣啥的,也不用发愁了。”
另几个人随声附和说:“是啊,是啊,有个老婆好啊!白天吃的一锅饭,夜里睡的一张床。冬天冷了还有人给暖脚,就是的,咋不领回来一个咧?”
王瞎话儿鄙夷不屑地说:“你们这些人哪,真是叫我没法儿说您,怪不得路游神不喊你们,你们的心不中!你们也没想想,我送姓苏的那个妇女,人家有家有小啊,长得再漂亮,跟我无缘啊!人家不该死,是人家积福行善了。姓石的那一个,跟我一起时间长些,我可没那想法。就说那个妖怪吧,弄不好她还吃人哩呀,我敢要她?我是不要命了!”
有人问:“那不是还有一个吗?你说是她姓楚?还是一个大闺女?”
王瞎话儿不耐烦地说:“您咋光往那歪处想咧?您也不想想,我的心要是不正,我还能回来不能?”
卢德松说:“瞎话儿哥说得是啊,人心都得放正。哎,瞎话儿哥,跟你商量件事中不中?等下回路游神再喊你有事的时候,你也叫上我中不?”
王瞎话儿没好气地说:“还等下一回哩?这一回我就够了!真要还有事,路游神喊我也不去了。这一回我是九死一生啊!耽误这半个多月,少挣一二百个工分,我指望啥哩呀?我不还是指望工分吃饭?”
中午收工回到家,王瞎话儿的母亲看见了儿子,她是又惊又喜。儿子走失这么多天,庄儿上人说啥的都有。
有的说,瞎话儿肯定是上外边当野马去了。好赖在大城市里找个活儿干干,也比在家好多了。
这话,她听着还受用些。
有的说,黑了半夜没信儿了,能有啥好事?说不了瞎话儿是上哪庄儿去钻人家寡妇的卜拉门子,被人家给打死填井里了。
她心想,自己的娃儿自己清楚,他可不是那号人哪!
有的说,肯定是鬼怪啥不干净东西把瞎话儿给架跑了。
前几天凤云来对她说,她作梦见到瞎话儿哥了。也不知道这梦是真是假。
王瞎话儿的母亲说:“傻孩子,梦都是真的,哪里还有假梦?”
凤云天真地说:“那就是说,瞎话儿哥还能回来!”
反正,人们想到啥就说啥,嘴是圆的,舌头是扁的,又长在人家自己身上,管是管不了。听不听全在自己。信不信也都在自己。但她总是安慰自己,儿子还会回来的,儿子还会回来的。
今天,儿子真的回来了!
“娃儿,你这些天上哪儿去了?”老母亲拉着王瞎话儿的衣服,生怕孩子再走失一样。
王瞎话儿又把他向队长说的话重复了一遍,听得他的老母亲目瞪口呆,傻愣愣地看着儿子,仿佛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老半天她也说不出话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07: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三十四章   梦境侵略者
一到晚上,人们闲得实在难受。又没有个什么娱乐节目,几个年轻人便来到王瞎话儿家,让他再说说他的这次奇遇。
年轻人们到一起也没有什么正话,东扯葫芦西扯瓢地乱说一气。估计快半夜了,他们才离开王瞎话儿家。
来访者们走后,王瞎话儿简单地铺了铺床,吹熄油灯,钻进被窝。不管咋说,今晚要睡个好觉,作个好梦了。
一闭上眼,不由得就想起这些天所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想不到,自己的话竟然没有人相信。可能是以前自己说谎太多,这一次狼真的来了,任谁也不相信了。
王瞎话儿有点后悔,不应该就那样把鬼魂坐骑给放走,如果把它带回来,该不相信的人他也会相信。放走鬼魂坐骑后,他去摸背上的宝剑,连宝剑也没有了。难道路游神真的在看着他?他一到家,就把宝剑也给回收走了?人证没人证,物证没物证,人们怎么能相信他呢?说他信口开河,说他信口雌黄,说自己什么,自己也无法争辩。但是,他相信,事实胜于雄辩。
唯有凤云可以作证,因为她在梦中见过他。但如果让凤云说出来,人们一定会说,他和凤云之间有昧暧关系。这可不是小事,说什么也不能让凤云说出这事。得空闲时,还得去和凤云说说,切不可把这事说给旁人。主要是名声是个大事啊!
想着想着,一迷糊,便睡着了。
…………
爬啊,爬啊,仿佛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山。已经累得四肢无力,呼呼地喘气了,往上看看,离山顶还那么远。往下看看,云雾飘渺,宛若在空中悬浮着。这地方还真没来过,当然说不上是什么地方了。
好不容易爬到一个平台上,远处还有几棵叶子并不太茂盛的小树。
王瞎话儿站在那儿看了一阵子,忽然看见一块又圆又光的石头,如果坐在这块石头上面休息的话,肯定要舒服得多。
他刚一坐上去,就听到有人说:“欺负到我头上来了?”
王瞎话儿往四周看,没有看到一个人。
那声音继续说:“是谁,这么胆大?”
王瞎话儿确定了,声音是从屁股下发出的。石头还会说话?怎么自己总遇上怪事啊?他连忙站起来,正要道歉。那石头像人一样从地上站立起来。
它只有两只眼睛,一张嘴巴。没有鼻子,也没有耳朵。手里掂一根短短的铁棍。
啊,见过它!它就是要抢走石兰香给鬼王当王妃的那个鬼怪。怎么会是它?
“狗屁大师,我终于把你给等到了!”
王瞎话儿质问它:“我又没有得罪你,为什么你对我这么不客气?”
“没有得罪我?你让我好没面子!你去打听打听,有几个人能顶得住我这铁棍的轻轻一拨?你竟然在我的铁棍拨弄下,稳如泰山。我以后发号施令,还有谁听从?”
“你自己没有领导才能,怎么却嫁祸于人?”
光头鬼也不再说话,用铁棍就去拨王瞎话儿。但仍然对王瞎话儿无可奈何。王瞎话儿还像铁塔一样,光头鬼好像用尽了平生力气,也更加气极败坏。
王瞎话儿说:“你自己能力不够,不要埋天怨地。”
光头鬼无理取闹地说:“那不行,我要和你决斗!我用铁棍拨不动你,并不能说明我打不过你。我先打断你的两条胳膊,让你无法还手。我再打断你的两条腿,让你逃跑不成。最后我在打你的头,让你死得很痛苦,死得很难看。”
王瞎话儿非常生气,他使劲咳了一口粘痰,猛地吐到光头鬼的脸上。光头鬼被这一吐,往后倒退了好几步才收住脚,还没站稳,脚下被一块石头绊住,一下坐在地上。王瞎话儿也不想和光头鬼过多的纠缠,起身便走。不再往上爬,而是往山下跑。
“我们的比赛还没有完,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光头鬼在后边喊着,追着。
王瞎话儿只觉得后背上有人踹了一脚,他从山上一头栽下去。
…………
当他从梦中醒来时,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从床上坐起来,点燃油灯,卷了一根喇叭头烟,凑着灯火把烟燃着。吸了两口,便不住地咳嗽起来。等止息了咳嗽,王瞎话儿也不想再睡了。只是在想,原本打算睡个好觉的,怎么会梦见那东西?怎样想也想不明白,就这样吸完一根烟,再卷一根,一直到天亮。
白天,王瞎话儿同样和社员群众们一起劳动,总有人拿他的奇遇取笑他,但他们并不在意。晚上的时候,卢德松和几个年轻人继续到他家来玩儿。等他们走了之后,他什么也不去想,睡觉休息。就这么简单。令他气恼的是,一合上眼皮,那个光头鬼的形像就出现在他的幻觉中。他尽量努力地不去想它,但却控制不住大脑的异常活动。
想着想着,他仿佛到了一处土崖边,似乎是要寻找一件他丢失的东西。自己也说不清,那丢失的是什么。总急于找回来。他就这样在土崖上独行。
正想着要找什么东西,手掂铁棍的光头鬼好像是从空中掉下来的一样,拦截住王瞎话儿的去路。
王瞎话儿对它不理不睬,径直从它身边走过去。这让光头鬼非常恼火,三蹿两蹦,又拦在王瞎话儿面前。他仍然不理它,只管走自己的路。
“狗屁大师,今天我一定要和你一见高低。”
王瞎话儿很反感,很讨厌,很恶心,他深恶痛绝地说:“我们没有什么可比的,你该上哪儿上哪儿去吧!不要老缠住我不放!”
光头鬼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认为就那么容易吗?我找你,就是要和你比试的。”
王瞎话儿一闪身走了,光头鬼在后边气咻咻地大叫:“你不能走,你不能走!”
王瞎话儿从梦中一醒来,他就朝床边连着啐了几口。
这东西,还真的缠上我了。我在梦里应该跟它比拼一回,为啥我不那样作呢?他想不通了。
一整天,王瞎话儿都在为他的怪梦郁郁寡欢,真的摆不脱那个光头鬼吗?怎么办呢?
当夜幕又降临时,王瞎话儿有点心焦。要不然,今天晚上就让卢德松陪自己吧,有个年轻人,总是好一些,那光头的家伙还敢来到我的梦中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07: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三十五章   辞职
这天晚上,当卢德松他们又要告辞回家的时候,王瞎话儿留住了他。
卢德松不在意的问:“还有啥事儿,瞎话儿哥?”
王瞎话儿说:“德松,今晚别走了,睡我家吧!我连着作三夜的恶梦了,总是梦见同一个鬼魂,我一作梦,它就找到我,要和我比试。比试什么呢?它好像又打不过我,我真是懒得理它。但它总缠住我不放。你说这烦人不烦人!”
卢德松说:“我来跟你作伴儿,它就不敢找你了吗?那毕竟是梦啊!你如果真是害怕,那就换一个地方睡觉不行吗?比如说,你上我家去,试试看怎么样!”
王瞎话儿如梦初醒,他拍着脑袋瓜子说:“哎呀,德松,我咋就恁笨咧?换换地方,它也许就找不到我了!”
“那走吧!”卢德松果断地说。
“走!”王瞎话儿吹熄油灯,关上房门,和卢德松一起走了。
第二天早上,卢德松看到已经坐在床上的王瞎话儿,那一脸沮丧的样子,知道事情的结果,并不是像他们想像的那么简单。
王瞎话儿抱住头说:“这总得有个了剧啊!”
卢德松焦虑的说:“这法儿可不好想。”
一天当中,王瞎话儿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既不想多说话,反应又很迟钝。完全是那种大病在身的模样。
晚上的时候,他的老母亲禁不住对儿子的怜悯,问王瞎话儿这到底是怎么了?
王瞎话儿便把这五六天来,每天晚上作梦总是见到那个光头鬼的事对老母亲说了说。
母亲说:“傻孩子呀,你咋不早点给妈妈说呀?”
王瞎话儿固执地说:“跟你说,你有啥法儿?不还是和我一样发愁?”
母亲轻声慢语地说:“娃儿啊,你咋不去求求那路游神咧?当初是他让你送那鬼魂的,不是你跑那一趟阴间的差事,怎么会遇到那么多事情呢?你的差事完了,你不去向路游神交差,那小鬼儿不找你找谁啊?”
王瞎话儿仔细一分析,老母亲说的貌似很有道理。是啊,我得找路游神去交差。他让我作的事我作完了,后面再有什么事情,出现什么结果,负责任的应该是他,而不是我。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一点儿不假啊!
王瞎话儿问老母亲:“那我如何去找那位路游神呢?”
母亲说:“他在哪儿给你安排的工作,你就上哪儿去找他。不就是东庙沟吗?你就上你睡觉的那个地方去。”
王瞎话儿急切的问:“要不我现在就去?”
“娃儿啊,我给你准备点东西。明天晚上半夜间再去。”老母亲谆谆教诲儿子,“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王瞎话儿感激地说:“妈,您老人家的话,孩儿我永远铭记在心。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晚上,卢德松又上王瞎话儿家找他时,却没有找到。王瞎话儿的老母亲告诉卢德松,说是她的儿子可能是上谁家去了。究竟是谁家呢?他走时候也没有说清楚。实际上她是在说谎。卢德松便信以为真。怏怏不乐的离开了。
事实上,王瞎话儿哪儿也没有去,他就躲藏在自己家的厨房中。等老母亲打发走了卢德松,他便从厨房中走出来。
直到快半夜的时候,他才带上老母亲为他准备的东西,像作贼一样偷偷溜出村庄。
才走了没几步,那个他驾驭过的鬼魂坐骑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面前。王瞎话儿差点儿踢住它。
“你来干什么?”王瞎话儿问。
“专程来伺候您!”
王瞎话儿说:“我不需要,我要一步步走到东庙沟去。”
“我陪伴着您!”
王瞎话儿仍然平静地说:“没那个必要。”
“您生气了吗?”
“没有!”
“您不需要我了吗?”
“暂时是的!”
鬼魂坐骑很不情愿的摇着头,呆立在路边,看着王瞎话儿越走越远。
寂静的旷野,深沉的夜色,这正是鬼神出没的时候。
王瞎话儿轻车熟路地到东庙沟,仔细辨认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他来看青时睡的那个地方。把老母亲为他准备的东西一一拿出来。两盘水果,分别是苹果和桔子。两盘干果,分别是饼干和核桃。四盘供品呈方形摆好以后,先点燃上三根上等檀香,又点燃了黃表。
他虔诚地跪在那儿,向路游神祈祷。
“神啊,我王品道一生正直无私,我不是人中的精英,也不是人中的尖子,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毫无过人之处。你让我作的事我已经按您的吩咐作完了,我不想成为什么英雄,也没想作出什么伟大的创举。只想平静的过我的日子。可是,仍然有鬼魂不断去骚扰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王瞎话儿快要哭了,说着说着,他说不下去了,就那样一直跪在那就儿,闭着双眼,等待路游神的出现。
有一阵风轻轻的吹过来,他仿佛闻到了风中的香味。肯定是路游神来了,他听见了我的呼唤。王瞎话儿激动地睁开眼睛,可他什么也没看到。三炷香已经快烧完了。黃表烧成的灰儿,早被风刮跑了。
还是寂静的旷野,还是深沉的夜色。
这可怎么办啊?!
王瞎话儿此时是一筹莫展。他不由得两手举向天空,声嘶力竭地大喊:“神啊,救我吧!”
“王品道,我没有创造英雄,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
王瞎话儿循声望去,一个高塔一样的黑大个就站在他的面前,也许是他个子太高了,王瞎话儿纵然仰视,也看不到他的面孔。只看见一盏明晃晃的灯笼在晃悠。
“你所作的不可停止,你要继续。但你必需有自己的法器,必要时,我会给予你随时的帮助。”
灯笼和人倏然消失,王瞎话儿从地上爬起来,连双膝上的土也顾不得拍打,向四周寻找,哪里还有路游神的影子?他低头看了一下仍然摆放在那儿的供品,心情极端复杂的往家走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4 07:0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三十六章   拜师
本来认为只要对路游神一说,啥事儿都解决了。但路游神不允许自己推脱责任。看来,这条斩鬼除妖的路自己铁定要走下去了。
可是,自己手无寸铁,连一件象样儿的法器也没有。以前,只听说过师婆子神汉们的事情。想不到,自己也要作一个斩鬼除妖的神汉了。
那一次,是有路游神的指导,自己才会那么顺利。而以后的路,要自己走了。
王瞎话儿抬头看看茫茫夜色中的路,朦胧不清。而自己所要走的那条路,不和现在脚下的路是一样的吗?所不一样的是,脚下的这条路是自己走过无数遍的路,一沟一壕,一草一木,什么地方高,什么地方低,自己都一清二楚,即使看不见,心里也有底。而斩鬼除妖的路,是什么样的呢?
一直走到家,王瞎话儿也没有想出什么好主意。
老母亲见儿子回来了,连忙上前问:“娃儿,路游神应许你了吗?”
“没有!”王瞎话儿说:“他让我继续!”
说这话的时候,王瞎话儿显得有点萎靡不振。
“继续好啊,娃儿!那你就继续吧!”老母亲显然为此特别激动。
“可我,啥也不会呀?万一有人请我去斩鬼除妖,治病驱邪,我能给人家说什么呢?我不干又不行,干吧,又不会!”
“啥都是人学的,娃儿,别害怕!”老母亲鼓励儿子,说,“你明天到街上办点礼,上白墡洼找黑脚五投老师儿去吧!你总是听说过黑脚五的事儿。”
王瞎话儿听说过,因为人们总在茶余饭后议论黑脚五。说他会过阴,会跑阴差,阳世处理不了的事情,他亲自上阴间去办理。是一个享誉几个县的斩鬼师。
王瞎话儿摇摇头头说:“不中!斗私批修哩,开斗争会把黑脚五批斗的可很。我若是大天白日上他家去,人家该不会说是一小撮阶级敌人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吧?”
老母亲安慰儿子,说:“不会的,娃儿,谁是阶级敌人啊?那妖魔鬼怪才是那一小撮阶级敌人,它们才真正的是牛鬼蛇神。阳世的牛鬼蛇神要橫扫,阴间的谁去扫?只有你这阴间的红卫兵去。如果有人问了,你就说是黑脚五家的亲戚。还有谁会怀疑你?”
不投黑脚五当老师,王瞎话儿是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第二天,他置备了一些礼品,来到白墡洼黑脚五的家中。
初次见到黑脚五的人,很容易把他误认为一个杀猪的屠户。他是一个中等个,身材略宽,满脸的络腮胡子,五十多岁年纪,身上的衣服油渍麻花的。把他和一个人们想像中的伟大的斩鬼师联系起来,很有点差强人意。
王瞎话儿进门的时候,黑脚五警惕地向外边张望了一下,没有人注意这个陌生人的到来。
黑脚五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问道:“家里有病人?”
“没有!”王瞎话儿说着,把礼物放在黑脚五家堂屋的神台上,说:“这点薄礼,还望黑老师收下。”
黑脚五看着王瞎话儿往神台上放礼物,说着:“我不姓黑啊,黑脚五只是我江湖上的一个绰号。我的大号叫孙正清。我们祖辈几代都姓孙,从来没有改过姓儿。也没有那爱好。”
王瞎话儿转过身,有点儿尴尬的说:“真是不好意思,我还真不知道。”
黑脚五让王瞎话儿坐下,说:“不知者不为罪。我这个姓儿不好啊!不怨爹,不怨娘,就怨祖宗没主张,张王李赵不去姓,姓儿也比姓孙强。”
王瞎话儿也不敢笑,只是说:“黑老师,你谦虚了!”
黑脚五嗓门儿比较大,说话瓮声瓮气的,“不谦虚,不谦虚!一点也不谦虚!”他看了看神台上的礼物,问王瞎话儿,“你又没病人,咱也非亲非故,你的意思是……”
王瞎话儿便把他的奇遇从头至尾讲话说了一遍。最后说到他去找路游神辞职,但未经批准。
听完王瞎话儿的叙述,黑脚五不由得再次审视王瞎话儿。并对他说:“你来找我,也算你找对了人。不过,我可告诉你,斩鬼除妖这把活儿,可不是学来的啊!像你,没有路游神的指点,恐怕你也作不了。但是,话反过来说,不掌握一些相应的技巧,也是不行的。”
王瞎话儿迷茫的问:“我该咋办啊?”
“既然神能选中你,说明你是个有灵性的人。那你就从最基础的东西开始学起。”黑脚五说,“五行生克,阴阳八卦,奇门遁甲,桃花镇术,风水堪舆,都得通晓。学会了五行生克,才能一步步往下学。”
王瞎话儿问:“黑老师,啥是五行生克呀?”
“五行,便是金木水火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打一个比方你就知道了。伐木砍柴,用的都是金属物品,此所谓金克木。木桩,楔子,都能楔入不管是或软或硬的土中,这便是木克土。有句俗语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大的水,只要有土来挡住,它就无法泛滥。这是土克水。水克火就不用多说了吧?火克金呢?说是真金不怕火炼,火所克的金,指的是统常所说的金属物品。被火一烧,全部都能化成水
“天地万物无不在五行之中,天干地支,八卦九宫也全在五行之内,庚辛金在西方兑宫和西北方乾宫。壬癸水在北方坎宫,戊己土在西南方坤宫和东北方艮宫,甲乙木在东方震宫和东南方巽宫,丙丁火在南方离宫。
“五行在人,心肝脾肾肺,为内五行。 心属火,肝属木,脾属金,肾属水,肺属土。眼耳口鼻眉,为外五行。
“另外还有八卦九宫奇门遁甲,我说的这些东西都是皮毛,你若想学,那就要费一番功夫。”
王瞎话儿说:“黑老师,我是无奈走上这条道的,无论如何我也要学下去,只怕是你不收我这个徒弟呀!”
黑脚五哈哈一笑,说:“就冲你杀败三千鬼卒,我也得收下你。”
王瞎话儿听到这句话,倒地便拜:“老师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5 08: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三十七章  追击
在王瞎话儿来投师之前,曾经有很多人想拜在黑脚五门下,成为他的门徒。但那些人都是狂热有余,信心不足,他们有好多地方不具备作一个斩鬼师。
黑脚五先把一柄桃木剑递到王瞎话儿手中,告诉他:“不管到哪儿,你都要带上它,它是你生命的保障,也是你斩鬼的利器。”
王瞎话儿对黑脚五的话绝对相信。他虔诚地接过桃木剑,内心对黑脚五充满了不尽地感激。
接着,黑脚五又把一个刻着阴阳八卦符的桃木盒交给王瞎话儿,并对他说:“这个你也要带上,它能有效地防止一切恶鬼近身。有了这把桃木剑和这个阴阳鱼儿,我相信,你会比我更厉害。”
王瞎话儿天真的问:“黑老师,有了这两样宝物,我就不用学习你所说的那些五行生克啦,阴阳八卦啦,奇门遁甲啦,桃花镇术啦,那些东西了吗?”
“不!”黑脚五断然说:“要学的,一定要学的!不但那些全部要学,而且你还要学会祭耳报神,学很多实用的法术。谁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都要慢慢学。对了,你所说的那个光头鬼,今天我们俩就去找它,让它以后再也不敢来骚扰你。”
王瞎话儿看看太阳还高着呢,黑脚五却说“今天就去”,能去得了吗?怎样去呢?王瞎话儿不敢问得太详细,怕是黑脚五不高兴。
一整天,黑脚五都在向王瞎话儿讲述五行生克、阴阳八卦的事情。还向他详细讲解了四神兽和六丁六甲神的威力和调遣方法。
到晚上,黑脚五安排王瞎话儿睡觉,王瞎话儿心想,黑老师可能是在安慰我,想胜过光头鬼,可不是说说就能作到的事情。老师也有老师的难处啊!能收下我作徒弟,已经很不错很不错了,还能对人家有更高的要求吗?黑脚五一离开,他就像一只泄气的皮球一样,连油灯也不吹熄,和衣躺在床上睡了。
朦朦胧胧中,黑脚五全副武装地来到王瞎话儿身边,他身背一柄宝剑,换上了一身从上到下全是黑色的衣服。他低沉而威严地对王瞎话儿说:“带上你的东西,跟我走!”
黑脚五说罢,便径直走出门去。
王瞎话儿想也不想,问也不问,一轱辘从床上爬起来,检查检查黑脚五交给他的两样宝物,还都在自己身上,便起身去追黑脚五。
夜色中,黑脚五的个子仿佛变高了,如果他手里有一盏灯笼的话,王瞎话儿肯定会把他当成一个路游神。他走路的速度快得惊人,王瞎话儿一溜小跑地在他后边追赶。
大约涉过两条河,来到一处山垭口,黑脚五停下不走了,他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光头鬼领着一群鬼卒出现了,它并没有发现王瞎话儿和黑脚五。
光头鬼正兴冲冲地往前走,黑脚五毫不客气地挡在它的前边。光头鬼却意外地没有生气,往一边绕了绕,继续领鬼卒们往前走。黑脚五追上去,又挡住了它。到第三次黑脚五去挡光头鬼的路时,光头鬼扭头就跑,黑脚五一点也不放松地在后边追赶。
追赶了一阵子,黑脚五回头对王瞎话儿说:“我从这边追,你上那边去等着它,只要它一出现,你就马上喊我。”
王瞎话儿依照黑脚五的吩咐,手执桃木剑,威风凛凛地站立在路中央。
可能黑脚五去追赶鬼卒们去了,这边,光头鬼一个在王瞎话儿身边出现了。
王瞎话儿正待要喊黑脚五时,光头鬼作了个停止的手势。
王瞎话儿心说,我可不想给你留情。心念所及,举起桃木剑便去砍光头鬼,它往一边跳了跳。
光头鬼说:“我只是想单独和你把问题给解决了,不曾想,你又找来个黑大师。我们曾经立过约的,谁也不干涉谁。可是,他违反了我们的约定。还一而再地向我挑衅,这笔账,我统统都要算到你的头上。”
王瞎话儿显然比光头鬼更生气,他说:“我已经想好了,你既然把黑大师引开了,你是想和我单独决斗,我今天如果不把你打服了,你会更嚣张。”
光头鬼举起它手中的铁棍说:“你终于想明白了!”
王瞎话儿不由分说,举剑便刺。虽然只是一柄桃木剑,但剑上的煞气特别地重,震得光头鬼似乎连举棍的力气都没有了。剑尖直抵光头鬼的咽喉,它不用铁棍去拨桃木剑,却把铁棍往地上一插,一个腾空而起,翻上了王瞎话儿的肩头。
王瞎话儿猛然看不见了光头鬼,还以为它吓跑了。左右看不见,就想收剑去找黑脚五。剑刚往上扬了扬,却看到一双手握住了他的剑尖。
“狗屁大师,青铜剑怎么换成了桃木剑?我看,要不几天,你该拿纸糊的剑了!”
也许桃木剑真的不行?王瞎话儿急中生智,从衣袋中掏出黑脚五给他的那个阴阳鱼儿,往上一照,一道光亮直冲光头鬼,它“啊呀”叫了一声,跳下王瞎话儿的肩头,往远处便跑。
王瞎话儿大喊一声:“你往哪里跑?”
黑脚五听到王瞎话儿的喊声,从远处奔跑过来,离好远,他就问:“光头鬼在哪儿?”
王瞎话儿指指光头鬼逃跑的方向,说:“向山垭那边跑了!”
黑脚五狠狠地说:“追!它跑不掉的!”
王瞎话儿和黑脚五一路追赶下去,过了山垭口,看见对面的小山坡上仿佛有一群正在逃跑的鬼魂。他们二人便向小山坡那儿跑去。等到了地方,只是一些在风中摇曳的灌木丛。离远了看似鬼影。
站在小山坡上往四周看,茫茫苍苍,再远处,是隐隐约约的大山,云雾飘渺中,什么也看不清。
黑脚五轻松的问王瞎话儿:“瞎话儿,你说说,是追鬼好玩儿,还是被鬼追好玩儿?”
王瞎话儿说:“这两样都不好,人和鬼相安无事那该有多好啊!可它们偏偏总是要侵入人们的世界,扰乱人们的生活,难道说就没有更好的方法制服它们吗?”
黑脚五拍拍王瞎话儿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瞎话儿啊,这就叫任重道远啊!虽然还有好多人不理解我们的工作,但我们确实是在为人类的和平作着贡献哪!”
王瞎话儿没有想到,黑脚五能把他们所从事的斩鬼工作,提升到这样一个高度。他不由得对黑脚五更加钦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6-29 08:24 , Processed in 0.060633 second(s), Total 44, Slave 3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