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绿妖叔叔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19: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亲们一直以来对作者和作品的支持,这几天有点小忙,过去之后,我会继续上传!敬请期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5 17: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八卷 师婆子
第二十一章  妖魔看戏
妖魔毕竟是妖魔,纵然有乾坎艮震四大阳神的围捕,她却浑然不知般从容应对。可见一个历经千百年修炼的妖魔,她是如何地富有对战经验啊!就在四大阳神要动手的时候,老妖婆三姥腆着脸皮对焦书友说,“焦老师,我久仰你的大名,我又没有怎么地得罪过你,何苦这样待我呢?求求你,让这几个神将回去吧,咱有话好说,你消消气好不好?”
四大阳神好像在听焦书友的召唤,他们停了下来,但一刻也不放松对三姥的包围。此时,她若想逃跑,恐怕她是选错了时间。好在是,焦书友并没有被妖言所迷惑,他坚定了一个信念,对妖魔决不能心慈手软。所以,她说什么话焦书友也不会为之所动。他对四大阳神说,“下手吧!”
乾神是一位清瘦的长者,留有黑色的长须,他手持一柄宝剑,居高临下,欲取老妖婆三姥的首级。三姥哪能不躲?她身子一偏,正退到坎神面前。坎神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他用的是双刀,直取三姥中路。三姥在刀剑林中,居然没有表现出慌乱来。她又往左一跳,那位正值中年的震神手执板斧,挥舞着砍起来。三姥再从容,脸上也不得不变了颜色。这是在要她的命啊!她看艮神那位少年举着一根锏,但留有缺口,她便纵身一跃,跳出四大阳神的包围圈。驾着一朵乌云,往山下闯去。
焦书友让阳神们回归本位,萧兰芷采来一片彩云,让车国保和焦书友乘上,他们便紧紧追了上去。
山下有一处大村庄,在村庄边正唱着一台大戏。黑鸦鸦的有好多人在看戏。萧兰芷她们眼睁睁地看着三姥钻入了看戏的人群。这可怎么办啊?他们只好在人群外围活动。又怕一眼看不见,三姥就偷空溜跑。
舞台上正唱着《穆桂英下山》一折。此时穆桂英和杨宗保争战犹酣。锣鼓家什敲得十分猛烈。穆桂英头上插的野鸡翎总在不时抽打着杨宗保的脸,这让这位少年英雄特别地懊恼,仿佛受到了天下的奇耻大辱。
萧兰芷他们几个找了个稍微高一点的地方,正好可以看清看戏的人群。即使有点什么骚动,他们也能及时地观察到。为此,萧兰芷还特意在看戏人群的外围,布置了一个又一个乌鸦岗哨。粗看上去,这些乌鸦只是在不时地起飞、追逐,并躲避着行人。实则是在密切地注意着所有人的动静。一旦三姥出现,它们会立即给萧兰芷报信。
这时,萧兰芷他们身边多出一个人来,他看有人站在这儿看戏,他也凑了上来。此人外号“侃子山”,何谓“侃子”?侃子是我们这一地区对歇后语的别称。既然名字叫侃子山,说明这人是说歇后语的高手。他往这儿一站,车国保他们谈论三姥的事情就不那么方便了。毕竟追杀老妖婆不是一件可以让任何人都能知道的事情。更何况这老妖婆躲进了看戏的人群,若说出来,别人如果不说这几个人是疯子,那么就是吓跑所有看戏的人。这就会给大家造成严重的混乱。弄不好还会发生踩踏事件。
车国保有意让侃子山离开,但这是公众场合,明显地赶人家走,这是很不礼貌的。再说,以车国保行医多年的为人来说,他也不会作出赶走某个人的事情。他便对侃子山说,“老弟,我看你也是个热心人,我想让你帮我找一个人,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侃子山说:“核桃里钻条虫——那是个啥(仁)人呀?”
车国保说:“一个老婆婆,看上去有八十岁左右,但走起路来可不像个老年人。她一进到这看戏的人群中,我们便再也找不到她了。你能不能帮帮忙?”
侃子山说:“要说找人吧,就你说的那个模样,我是磨道里找驴蹄——一找一个准儿。可是,你看,这么多人,我哪能挤得进去啊?我是老水牛掉井里——有力使不上啊!”
车国保说:“那我把你送进人群中,你看怎么样?”
侃子山笑了笑说:“你这算是嘴上抹石灰——白说了。连你都进不去,还让我进去?你若能进里边去,还站在这儿干啥?”
“来,你准备好了!”车国保位住侃子山,一闪身,侃子山只是眨巴了一下眼睛,他们已经置身闹嚷嚷的看戏的人群中了。当侃子山正在惊奇的时候,车国保已经没了踪影。
车国保一回到萧兰芷和焦书友身边,便说,“要不,我们一个人一个人去看看?这样总是能把老妖婆给找出来!”
萧兰芷说:“这是最好的办法,也是最笨的办法。说它好,是因为我们再也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说它笨,一个人挨一个人地看,等把这么多的人看完,恐怕得一天时间吧?”
焦书友说:“我们就不能站在戏台子上往下看看?常言说,站得高,看得远。站在戏台子上,每个观众的脸我们都能看得见,这岂不省事?”
车国保说:“省事倒是真的,怕的是我们往戏台子上一站,她发现了我们,把头一低,我们看谁去?”
正在他们商议怎样寻找老妖婆的时候,一声长长的唢呐声响,戏唱完了。这正是唱戏的吹喇叭——剎戏了。戏一唱完,人们四下分散,纵然外围有那么多乌鸦哨兵,也不起作用。他们只有看着四散的人群兴叹。
看戏的人慢慢走完了,空荡荡的场子里一个人也没有。连舞台上都快收拾干净了。
他们几个惆怅地坐在山坡上,这一会儿谁也不说一句话。没有想到,老妖婆真的这么难对付。
终于,车国保感叹了一声,才说:“我和她斗争了几十年哪!她每次总是在关键时刻溜掉。”
萧兰芷幻想的说:“能有什么办法引她出来就好了!”
焦书友信心百倍地说:“她又不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天地难以管教的东西。我们总有法子对付她的。不过,我们还要开动脑筋,好好地想想,以车老先生的几十年经验,加上萧姑娘神奇的功力,我相信,早晚有一天,她会被我们擒拿到的。车老先生,几十年你就等了,为何等不了这短短的时间呢?再说萧姑娘,你毕竟是初来乍到,还不太熟悉老妖婆的动向,一个旦你熟悉了,可能也就是老妖婆彻底被铲除的日子。”
车国保接着焦书友的话,说:“是啊,这几十年来,我还没有把老妖婆研究透彻,比方说她喜欢什么,她的行踪,她害人的方法,等等等等,不了解敌人,就难以打败敌人。”
焦书友猛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哎呀”了一声,说:“今天是萧姑娘的大喜的日子,我们怎能误了她的良辰美景啊!我看哪,我们还是回去吧!马上就要天明了。”
焦书友这样一说,车国保也说,“是啊是啊,来日方长嘛!不急在这一时。走吧,我们回去吧!”
他们俩如此一说,萧兰芷倒不好意思起来。她笑了笑,但欲言又止。看来,还得少数服从多数。于是,她轻叹了一声,说,“重整旗鼓待明天吧!”
既然萧兰芷已经同意了,车国保和焦书友也没什么好说的,萧兰芷便施开法术,三个人一同回到了黃龙岗。
却说在丁家的婚礼宴席上,姚顺诚中了邪,经车国保针灸以后,好像好转了。但一拔出银针,他又疯了一样奔跑起来,一直到村外,人们才追上他。人们这时只顾得慌乱,根本没有注意到萧兰芷、车国保和焦书友去追赶老妖婆。
当客人们把姚顺诚紧紧地捺倒在地时,不大一会儿功夫,他就清醒过来。人们问他刚才发生的事情,他却一点儿都不知道。人们簇拥着姚顺诚回到了家,没有见到焦书友和车国保,都认为他俩是因为散席了,各自回家了。客人们也就各自散开。
这一切,只有丁峰看得最清。也只有丁峰知道得最清。因为人们一开始追姚顺诚,直到晚上掌灯时,萧兰芷也没有出现,他断定,她肯定是去她急着作的事去了。但他又不敢对父母言讲,只好一个人孤守在洞房。陪着那支红蜡烛,想像着萧兰芷在搞她的伟大的事业。
丁峰慢慢地更加了解萧兰芷了,她不是一般的人,她真的是半仙之体,但她对他丁峰又是这样的好,不管她是神是人,他一样地爱她。只有爱,才能说明一切。他也只只能给她爱,除此之外,他又能给她什么呢?
想着想着,丁峰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睡梦中,他和萧兰芷一起手拉着手,在丘陵上奔跑。正跑着的时候,他的手松开了,把萧兰芷给远远地摔到了后边。萧兰芷着急地大喊着:“丁峰!丁峰!”
这真是:
人得神助力量大,家有仙妻幸福多。
欲知丁峰怎样从梦中醒来,且看下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7 10:00:57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有审核完毕 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7 12: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八卷 师婆子
第二十二章  洞房花烛夜
萧兰芷一回到家,看见洞房里蜡烛在欢快地跳跃着,而丁峰则趴伏在桌案之上,已经睡着了,萧兰芷一阵痛爱之情涌上心头。在自己的大喜之日,把丁峰一个人扔在了洞房中,自己却离开了他。她爱怜地轻轻搂住丁峰的肩膀,许久许久。丁峰这样睡觉会感冒的。那都是因为他在等自己的缘故啊!她便喊醒了他。
这时,丁峰正在作梦。梦中的萧兰芷在热切地呼唤着他,于是他便醒了。睁开眼,新娘子萧兰芷就在眼前,他又惊又喜,一把搂住妻子,口中喃喃地说,“兰芷,兰芷!”
她娇羞地躺在他的怀中,柔声说:“丁峰,你生我的气吗?”
丁峰用手指抚弄着她那长长的头发,说,“你能告诉我,你又去干啥了吗?”
她朝他甜甜地笑了笑说:“丁峰,今日是咱俩的大喜之日,在这洞房花烛夜,我也不想对你隐瞒。可能你已经看出来了,我确实和别人不一样,但我是实实在在的萧兰芷啊!”
丁峰说:“我不想弄那么明白,我想的是,只要我们相亲相爱,就是我们最好的誓言。但是,令我不明白的是,我所知道的萧兰芷可不是神神鬼鬼的人啊!你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正是我要对你说的!”萧兰芷从神农架遇到霍金辉开始,说到她和雪姑追杀老妖婆老祖母,从神农架一直追到郑州,追到波涛滚滚的黃河之上。后来,在一个老坟场终于捉到那个恶贯满盈的老妖婆,在一个叫黑脚元帅的护送下,把老妖婆押回到困魔洞。她也就告别了雪姑,回她的神农架。走到半路,偶遇一个名叫萧兰芷的鬼魂,她问清了萧兰芷的死因之后,她让萧兰芷还阳重生为人。可她已经厌倦了在滚滚红尘的世间作人,她只好把萧兰芷暂时送往神农架。随后,她又从神农架回来,找到萧兰芷的尸体,施用借尸还魂的方法,凭借着萧兰芷的身体又复活了。在那个早晨,当她刚刚醒来时,就听到了丁峰那有力的脚步声。
“这以后的事情,你该明白了吧?”萧兰芷说。
丁峰仔细审视萧兰芷的面孔,她却显得极其平静。但她那细腻洁白的皮肤,让丁峰看也看不够。怎么看,她也不像是一个传说中的狐仙。他是看过《聊斋》这本书的,也看过关于狐仙的影视剧,甚至还有关于狐仙的玄幻小说。可他眼前这个艳丽漂亮,秀色可餐的女郎,怎么看也不像一个狐仙 啊!只是她作的具有神奇色彩的事情,让丁峰不得不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他问她,“那你外出作事时,为什么不带上我呢?”
萧兰芷捧着丁峰的脸,深情地吻了一口,这才说,“你不是和我一起去过七女坟吗?那一次你却吓得害了几天的病,让我也担惊受怕了几天。这一次是因为事发突然,没法带上你,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带上你的,让你和我一起,去铲除那些祸害世人的妖魔。不把它们彻底消灭,决不罢休!”
丁峰从心底里更加喜欢他的这位新婚妻子了,他握住她的手,放在蜡烛光下,像欣赏艺术品似的反复鉴赏,那细嫩的皮肤,白里透红,就像婴儿的肌肤一样,他把她的手捧起来,对她说,“凡人们对通灵为奇异,而你们却以通俗为最美。如果你没有作那些奇异的事情,你简直就是一个大凡人。谁能想得到,看上去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竟然是一个女汉子,你连人人惧怕,说起来就色变的七女星也给杀掉了?”
萧兰芷又在丁峰脸上亲了一口,说,“小傻瓜,我舍得对七女星下狠手吗?她们原是一群地仙,只是受到了妖魔的蛊惑,迷失了本性,才变成了厉鬼,不过,如果她们从此而收敛,还一样能修成地仙的。当然,她们是要受到相应的惩罚才行。现在,她们已经和我结成了同盟,我们要一起共同消灭老妖婆。”
丁峰担心的说:“那她们若是见了我,会不会使用她们那残忍而毒辣的方法来对待我呀?”
“不会的!”萧兰芷说,“她们已经知道了你和我的关系。再说,我们的队伍在不断地壮大,现在不但有七女星加入了我们的驱魔联盟,还有明里行医,暗里斩鬼的车国保车老先生。以及那个文质彬彬的小学校长焦书友,他可是个鼎鼎大名的杂学大家呀!他不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阴阳八卦,河图洛书,他无不通晓。有他们的加入,老妖婆还能长久得了吗?”
丁峰激动地抱起了萧兰芷,并不住地夸奖道:“兰芷,你真行!兰芷,你真行!”
萧兰芷用嘴堵住了丁峰的嘴,他说不出来话了。
两个人热吻着,两股激情交融在一起。只有蜡烛在欢快地摇曳着,跳荡着,仿佛在叙述着一段富有传奇色彩的爱情故事。
当他们难割难舍的分开以后,丁峰望着窗外。曙光突破了黎明前的黑暗,为人们带来了新鲜和兴奋。但丁峰却多少显得有点儿忧郁。
萧兰芷关切地问:“丁峰,你在想什么?”
丁峰回过神,紧盯着萧兰芷的眼睛说,“兰芷,你说,以后我们该怎样生活呀?”
萧兰芷一时没有听明白丁峰的意思,她反问道,“什么怎么生活呀?我们这不好好的吗?”
丁峰说:“我看出来了,你是要决心斩鬼除妖的。可我们还要生活呀?比方说,我们日常的消费,吃穿用度从何而来?”
“噢!你是说这呀?”萧兰芷笑了起来,她说,“我说你是小傻瓜吧,你还真是傻得可爱。你想想,以后的日子那么的长,我会和你一同下地劳动,作我们该作的。当然,我还要孝敬公婆,作一个孝顺的好媳妇。主持家务,干我们该干的。以后啊,我们还要生孩子,当父母。难道,你不喜欢孩子吗?”
丁峰肯定地说:“我虽然想要孩子,但怕你不给我生啊!”
“傻瓜!我不给你生,还有谁能为你生孩子呀?”
此时,天已经大亮,而丁峰的睡意却一阵阵袭来。他说,“我们睡一会儿吧,一夜没有睡觉了。你辛苦的奔波了一夜,不累吗?”
萧兰芷像侍候孩子一样让丁峰上了床,而她自己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睡了。作为一个新媳妇,恋床贪觉可是要被人耻笑的。她等丁峰睡着以后,就开始洗漱,以新的面孔,激动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天。
一大早,还没有开始吃早饭,就有人不是断上丁家来。说是找萧兰芷给看病。萧兰芷会看病!这是谁说的?作为新媳妇的萧兰芷,落落大方地接待了他们。
有一个叫黃相的村民,他有个偏头疼的病,一疼起来,整个脑袋就像要爆炸一样。论辈份,丁峰应该叫他叔。
他说:“侄媳妇,您叔我这病已经多年了,都说你会看病,你就给我看看吧!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找了好多先生都治不好,连车老先生一提起我这病都摇头。”
萧兰芷谦虚地笑着,听黃相说完,她才说,“叔啊,我不会治病啊!你还是再找找车老先生吧!”
“不!”黃相坚定地说,“庄儿上已经传开了,说你专治疑难杂症,还有邪病外症。你就行行好吧!你还想让你叔给你下跪不成?”
黃相的泪都快流出来了。
丁峰只睡了一会儿就起床了,这时,他也在萧兰芷身边,他看黃相实在是太可怜,便对萧兰芷说,“兰芷,中不中你试试,万一对上症了,不也算是咱行了一件善事吗?”
萧兰芷无可奈何地对黃相说:“看在你侄子的面上,我就为你看看,中不中,你别埋怨你侄媳妇我没本事。”说着,她开始认真地审视黃相的面孔,这一看,让萧兰芷吃惊不小。她竟然看见一个鬼魂还附在黃相的头上,这个鬼魂是那么地顽固,它虽然看见萧兰芷有些害怕,不敢抬头。但萧兰芷也知道这鬼魂已经有悔改之意了,便对黃相说,“叔啊,你回去吧!没有事的,回去以后用半斤白酒,点燃后用烧着的酒清洗那疼痛的地方,洗这一次就好了。”
那鬼魂知道萧兰芷是对它网开一面,没有要它性命之意,已经是感恩不尽,没等黃相离开丁家,它便离开了黃相,以后再也不敢去惹黃相了。
按萧兰芷的意思是,烧着的白酒带有火,而鬼魂是最怕火的,燃烧的酒一清洗,鬼魂自然就逃跑了。
黃相回到家,按萧兰芷交待的方法,如法炮制,用燃烧的白酒清洗了头疼的部位以后,觉得神清气爽,哪里还有什么病?出于感恩,他给萧兰芷送去了二十块钱的酬谢。并把这件神奇的事情遇人便说,使得萧兰芷声名大振,说她不但会行医治病,而且还是个阴阳先儿,简直就是神婆转世。前来求她的人就更多了。
这真是:
洞房私语心相映,新婚燕尔情更浓。
欲知萧兰芷怎样为人行医治病,且看下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0 07: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八卷 师婆子
第二十三章  一堂音乐课
在乡村,消息传播的相当地快。黃龙岗有个会看百样病的萧兰芷,连外症邪病她都能看。有很多关于萧兰芷看病的版本不胫而走。据说,有一家的大门方位修得不对,她都给人家看了出来。
在黃龙岗丁家,每天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不计其数。丁家的大门外可以说是车水马龙。萧兰芷更是忙得应接不暇。一开始,萧兰芷只是试探性地进行,有些病人,她告诉给人家一个药方,但又不太符合中医的常规,但病人吃了药以后,竟然神奇地痊愈了。有的只是让病人改变一下居住环境,身上的顽疾却也消除了。从治病到坐在屋中不动,为人指点迷津,分析风水,没有不被她说准的。一时间,萧兰芷是半仙之体的事情,也在三乡五里传扬开来。
说了这么多,经济这一条不能不说。她为人看病看事儿后,并没想到要人家多少多少钱,而所有经她诊治过的人,都会或多或少地送给她一些钱作为酬谢。一天下来,当丁峰陪着她进入他们的卧室以后,她会把全天收入的钱交给丁峰。起初的几天,丁峰也没有在意,萧兰芷把钱递给他,他就随手放在了柜子中。后来,丁峰由于好奇心的驱使,他有意要数数,一天下来到底能收入多少钱,真是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最多的一天居然收入到一千二百多元。少的时候,也有四百多元。但萧兰芷从来不过问。而每次有人心甘情愿地给她钱时,她总是推辞不要。但那些人却执意要给。因为那些人若不给钱,就觉得对萧兰芷的恩情无以报答。他们相信萧兰芷,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丁峰和萧兰芷结婚已经快二十天了,这些天以来,老妖婆三姥并没有什么新的动向。这天,刚刚吃罢晚饭,焦书友和车国保一同来到丁家。萧兰芷一见到他们,格外地高兴,连忙拿出上好的茶叶招待他俩。
萧兰芷当然明白,他俩可不是来看什么病的,一定是和她商量捉拿老妖婆的方法。而丁立本和王姐儿夫妇却不明白,这俩人会有啥病?趁没有人的时候来看病?
喝了一杯茶后,车国保说,“兰芷,可不能只记住赚钱,而忘记了该作的事情啊!”
萧兰芷谨慎地说:“车老先生,谢谢你的提醒,我没有忘记。我每看一位病人,我都把老妖婆的路给堵上了一条。可是,这些天来,怎么没有了她的消息呢?”
焦书友不愧是一位老师,他仍然像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上课那样地说,“所有的经验都是从实践中得来的。当然,好多事情不是没有规律可寻的。我们可以想想,三姥为什么会跟着大花轿一起到村庄中来,她为什么又偏偏混进了看戏的人群?”
说到这里,焦书友突然停下不说了。萧兰芷和车国保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一齐向焦书友看去。等待他说出下文。
焦书友接着说:“这已经很明显了,三姥喜爱音乐!”
车国保谦虚地说:“焦老师,我对音乐并不懂,你就先讲讲音乐吧,也许对我能有所启发。”
焦书友不慌不忙地饮下一口茶,这才不急不躁地说,“音乐大致可分为中国民乐和外国音乐两大种,声乐和器乐两大类。先说中国民乐吧!分为古代乐曲和现代乐曲。古典音乐一般以琵琶,古筝为主。比如著名的古典十大名曲,《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平沙落雁》《十面埋伏》《渔樵问答》《汉宫秋月》《阳关三叠》等等。民乐中的器乐又分为江南丝竹,广东音乐等。后来的具有民族风味的音乐更是别具特色,都有其固定而富有地方色彩的旋律。比如云南的音乐,少不了葫芦丝这种乐器,著名的有《月光下的凤尾竹》《孔雀舞》。新疆音乐则少不了表现沙漠风情的驼铃和新疆舞蹈。内蒙古大草原的当然少不了马头琴和马蹄声。”
丁峰问:“焦老师,那外国音乐呢?”
焦书友先饮了一口茶,才说,“外国音乐主要以西洋音乐为主,那就是较大的乐团和乐队演奏的大型音乐。最著名的音乐家有肖邦、巴赫、莫扎特、贝多芬,还有前苏联的柴可夫斯基。”他开玩笑地说,“不得了啊,人家一个司机都成了音乐家啊!”接着,他说,“著名的乐曲有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小型的《小夜曲》《婚礼进行曲》《哀乐》,钢琴曲《致爱丽丝》等等。他们的乐器主要是钢琴、大号、长号、小号、圆号、大提琴,小提琴、架子鼓等等。带弦和带管的组成一起的音乐,大型的才能叫管弦乐。”
车国保说:“焦老师,我经常弹古筝,那么古筝也就是弦乐器了?”
“一点不错!”焦书友说。
车国保若有所思地说:“焦老师,你这么一说,我真是如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你说老妖婆喜欢音乐,这应该是真的。她只所以跟着大花轿进村,是她太喜欢听唢呐曲了。她进了看戏的人群,是民间艺术吸引了她。那么,总而言之,老妖婆是一个喜爱民乐的妖魔。如果我们合奏一曲什么音乐,还有可能把她给引出来?”
“我只能说有这种可能!”焦书友说,“你有古筝,我会拉二胡,那么萧姑娘你呢?”
“我?”萧兰芷说,“虽然我会弹琵琶,但我手中并没有这样的乐器呀?”
焦书友说:“那没关系,学校里无论民族乐器和西洋乐器全都有。”
“还有我!”丁峰说。
“差点儿忘了,”焦书友没等丁峰把话说完,他接上话茬儿说,“在学校时,丁峰就是一名吹奏笛子的高手,现在怎么样?还和过去吹得一样好吧?”
丁峰说:“惭愧呀,焦老师,直到现在,我吹奏笛子的技巧也没有什么提高,也许是缺乏练习的原因吧?”
焦书友借题发挥说:“是啊,熟能生巧,一切经验都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我刚才是不是说了这句话?”
“是的!”丁峰点点头说。继而,他直视着车国保说,“车老先生,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也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焦书友和车国保一到他们家,和兰芷一开始谈话,就提到老妖婆,丁峰并不感到这有多么地奇怪。因为在新婚之夜,萧兰芷已经告诉了他这两位加入了驱魔联合会的事情。要不然,他会很诧异的。一个是远近闻名的老中医,妙手回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的锦旗匾额挂满意了车国保的屋子。他竟然还是个斩鬼的神汉。老中医和神汉,这两者谁也无法有机地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再说焦书友,一任大名鼎鼎的校长,教育界的名人,一个优秀的教育工作者,近年来还在不少的教育刊物上发表了不少的论文,具有高级职称,会算卦,会相面,会看风水,会看阴阳宅,这都是他的业余爱好。怎么他还有斩鬼除妖的喜好?丁峰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才不至于惊愕。
而丁立本和王姐儿就不同了,焦书友和车国保一到他们家,就和儿媳妇大谈斩鬼除妖,原来他们不是来看病的,是来掏儿媳妇的本事的。想想也是啊,兰芷为人治病诊断,用的全是老中医车老先生的法子,兰芷等于夺了车老先生的饭碗。而兰芷有时候还用阴阳八卦,推星占命,这焦书友能高兴吗?有人顶替了他,那么以后还有人尊敬他吗?就凭兰芷这些天来挣了这么多钱来说,这两人也会心生嫉妒的。所以,当丁峰说要向车老先生请教时,被丁立本把话给堵上了。
他说:“车老先生和焦老师你们二位都是咱们这方圆附近的有名望人物,外边传的再神,兰芷毕竟是兰芷,希望你们二位多多扶持,真是有不到的地方,也请你们多多包涵。”
车国保和焦书友都听出了丁立本的弦外之音,他俩对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这让丁立本更是惶惑不安。
当王姐儿也要说一些请求他们理解萧兰芷的话时,车国保却说,“立本和王姐儿您俩的意思我们已经明白了,我要说的是,一个人的本事是一个人的本事,别人无法达到的时候,只有向人家谦虚地学习。当然啦,兰芷能有这样的作为,我和焦老师高兴还来不及呢!所以,也请你们俩个放心,我们是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的。今晚我们只谈斩鬼除妖的事情。别的一概不谈。”
听了车国保的话,丁立本和王姐儿这才露出了笑脸。
丁立本说:“斩鬼除妖人人有责,对于你车老先生来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车国保一拍胸脯,爽朗地说,“我是老当益壮,夕阳正红!”
众人一齐拍手叫好。满屋子的人也随即舒心地笑起来。
这真是:
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
欲知他们用音乐能否引出老妖婆,且看下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1 07: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八卷 师婆子
第二十四章  联手驱魔
车国保毕竟是一个细心的人,丁峰说要向他们请教,被告丁立本一打叉,丁峰没有说出来,车国保便问丁峰,“刚才你说的是什么问题呀?”
丁峰说:“我听人们说,如果一个人在寂静的夜晚吹笛子吹箫,或者演奏其它的乐器,会招来鬼神,可有这样的事?”
车国保沉吟了一下,说,“不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我认为并不是因为鬼神喜欢音乐,而是那音乐声的哀婉和凄凉正好符合了它们的心境,所以,当夜深人静之时,鬼神们一听到音乐声,便会循声而去。”
丁立本原来也有许多的困惑,他问车国保,“车老先生,我也是听人说,却没有实际经验过,说是十二岁以下的孩子,能看见鬼魂,这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这什么还有年龄限制呢?”
“唔!”车国保回答道,“这并不是穿凿附会,而是真实的事情,只所以说是十二岁以下,那是由于十二岁是青少年的分水岭,十二岁以前都是童年,十二岁以后就是少年了,因为他们懞憧未知,不谙世事,一般来说,看见鬼魂他们也不会感到惊奇。而十二岁以后,若真的再看见鬼魂,那就要得一场大病了。”
焦书友手捧茶杯,一边品茶,一边饶有兴趣地听车国保他们在谈话。当车国保为丁家父子俩解释完了他们的问题以后,焦书友说,“不如我现在就上学校去,把我们需要的乐器拿过来,或者我们都到学校去,就在学校合奏一曲,就叫除妖进行曲吧!”
萧兰芷笑着说:“在场的也没有外人,焦老师你也不用回学校了,我就用摄物术,把我们需要的乐器给搬来算了,这岂不省事?”
焦书友一击掌,说:“这好!也让我们共同欣赏一下兰芷你的摄物术吧!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亲眼目睹过,今晚上就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萧兰芷谦逊地说:“在你们面前,我也只是班门弄斧而已。”说着,她已经闭上了眼睛,思索了一会儿,手一伸,一架古筝已经稳稳地落在屋子中。接着,一把二胡,一把琵琶,一支竹笛全都轻飘飘地落在他们面前的桌子上。
丁立本夫妇简直是像在看魔术表演一样,他们想不到,儿媳妇萧兰芷竟然有这样的本事。难道说她真是外界传说的狐仙转世?可是,她确确实实是姚顺诚的养女萧兰芷啊!不过,不论谁说什么,丁立本夫妇已经在暗地里商量好了,只要萧兰芷对他们一家好,她就是他们丁家的好媳妇。乐器一到,他们合计着在什么地方演奏乐曲,还没有商量好,门突然被人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是黃龙岗的陆风林,他一进门,就“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众人在惊愕之际,互相询问着,“这是咋回事?”
丁立本站起来说:“风林,你别这样嘛!有啥事儿慢慢说,这一屋子的人能为你办的就为你办,若是办不了,起码也能为你想想办法。”
陆风林抬起头来,但并不从地上站起来,而是仍然跪着说,“表叔啊,您表侄我遇上难事了,您侄媳妇被鬼缠住了,她一直说她能看见鬼在什么地方,让我去打,我又打不住,我知道兰芷弟妹有驱鬼的能力,所以就来求兰芷了。”
萧兰芷看了看车国保和焦书友,她过去把陆风林扶起来,说,“风林哥,你说的是真是假啊?”
陆风林都快哭了,他说,“这黑更半夜的, 一个作大伯子哥的,即使咱们不是一姓的人,我也不兴给你开玩笑啊!我说的都是真的。怕是晚了,那鬼魂会要了你表嫂的命啊!”
车国保“忽”地站了起来,他说,“走,我们都去!”
焦书友也站了起来,随后是丁峰和丁立本夫妇全都站起来了。
萧兰芷说:“爹妈,你们就在家看门吧,让丁峰和我们一起去就行了。”
丁峰便跟萧兰芷他们一起,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陆风林家。
陆风林的妻子高梅英正在屋子里吵闹着,她的那两个一个十岁,一个八岁的孩子,吓得蜷缩在床角,动也不敢动。
高梅英大声地呼号着:“滚出去,滚出去!”
陆风林一进屋,她就拉着他的手说,“那个女鬼头发很长很长,披披散散的。”
陆风林问:“她在哪儿?”
高梅英指着衣橱说:“她就在衣橱里。”
车国保抢先一步到衣橱边,猛地打开衣橱门,伸手进去就捉,就在他开门的一刹那,一声凄厉的声音从衣橱里传出来,并有一个黑团滚落在地。
萧兰芷欺身上前,举剑去击,剑还未落下,那黑团倏忽不见了。
高梅英大叫道:“她上屋梁上去了,快抓她呀!”
萧兰芷举剑便刺,一团液状物从屋梁上喷洒下来,像血又像是污水,带着一股又腥又臭的味道。
此时,高梅英却跑出了屋子。指着院子中的一棵柳树说,“她藏进树洞中了。”
车国保,焦书友他们已经随高梅英出了屋子,几个人把柳树团团围着。丁峰想往前凑,被萧兰芷挡在了一边。
就在萧兰芷刚要动手的时候,高梅英又大声喊着,“她跑了,她跑了!”
萧兰芷已经看出来了,这哪里是鬼魂呀?分明就是老妖婆三姥的化身。这个妖魔虽然没有三姥厉害,但比三姥的功夫也差不到哪儿去。萧兰芷认定,只要能捉到这个鬼魂,就一定能找到三姥的下落。于是,她一挥剑,说了一声“追!”
车国保和焦书友他们便去追赶那个鬼魂。
而丁峰想找他们也找不到了。
黑沉沉的夜色,正是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横行霸道的时辰,而萧兰芷和车国保、焦书友这几个人,自从组成了驱魔联合,连三姥都不敢露面了,别的妖魔岂能横行天下?当他们三个追出村子时,那鬼魂却朝着七女坟的方向逃去。这下好,他们往七女坟那边追,七女星已经把那鬼魂给包围起来,它再也逃不脱了。
车国保没费多大的劲儿,伸手就抓住了那鬼魂的手腕。
萧兰芷也用手卡住了那鬼魂的脖子。
桂妮儿说:“仙姑,你可知道这个厉鬼是谁吗?”
焦书友着急地问:“它是谁?”
薛萍接着说:“它叫毛妮儿,是三姥最得力的仆从。说了三姥,就数她最坏了。”
此时的毛妮儿,那长长的头发不是断变化着颜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黃,一会儿黑,一会儿红。她的脸型也在跟着头发的瘣变化着,一会儿长得像个驴脸,一会儿又圆得像是个老鳖蛋儿,一会儿又四四方方的,像是被人修整过一样,一会儿又变成了菱形的。
焦书友拿出阴阳鱼儿在毛妮儿头上晃了晃,她双手捂住头,好像特别疼痛一样。甚至比孙悟空戴上紧箍咒还要难受。
车国保厉声问:“说,老妖婆婆在哪儿?”
毛妮儿指指自己的耳朵,又指指自己的嘴,她“哇啦哇啦”地说的是什么,谁也听不出来。
萧兰芷说:“难道说这是个又聋又哑的妖怪吗?”
薛萍说:“你说对了,仙姑!她确实又聋又哑,但她能看懂手语,给她比划比划,她还是能明白的。”
于是,萧兰芷就向毛妮儿比划了一阵子,意思是说,“只要你领我们找到三姥,我们就放了你。不过,把你放了,并不是让你任意去胡作非为,而是让你老老实实地呆在魔界,别再到人世间去祸害苍生。如果你听从了我们的话,我就不会违背诺言。如果你执迷不悟,那就处死你。现在,你就选择吧!”
车国保他们都看出了萧兰芷手势的意思,作为一个道行很深的妖魔,她当然马上就明白了萧兰芷的意思。
毛妮儿却无动于衷,显出一副傻乎乎的样子。焦书友终究是不放心,他说,“你就装吧!”
他把阴阳鱼对准毛妮儿的脸又晃了几晃,毛妮儿痛苦得蹦了好几下才停下来。此时,车国保已经用一条绳索缚住了她的手腕,车国保牵住绳索的另一端以防她逃跑。
萧兰芷双向毛妮儿比划了两下,意思是说,“你如果同意我的话,就领我们去找三姥。”
毛妮儿点点头,往地上指了指,又往前方指了指,作了个找的姿势。于是,他们让毛妮儿前边走,他们几个后边跟着她。
当萧兰芷他们追赶那缠住了高梅英的鬼魂时,丁峰因为找不到萧兰芷他们了,只好一个人往家走。村庄中,静悄悄的,这一会儿连狗吠声都没有。再往前走过几户人家,就是丁峰的家了。他刚转过一个墙角,突然间,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他面前响起,伴着一声痛苦的“哎呀”声,便有一个人摔倒在他面前。丁峰只好停下脚步。
这真是:
披荆斩棘驱魔怪,丹心铁血铸英魂。
欲知摔倒在丁峰面前的女子是何许人,且看下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2 12: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八卷 师婆子
第二十五章  极端引诱
朦胧夜色中,丁峰对他面前的这个女子好像既熟悉又陌生,但一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女子是谁了。她到底是谁呢?他刚要问,那女子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并向丁峰伸出手说,“丁峰哥,帮我一把!”
丁峰只好伸出手去拉她,这女子一站起来,丁峰就松开了手,她身子一歪,便要倒下,丁峰只好再次扶住她。但他还是没有想起来这女子是谁。便问。“你怎么到这个时候了还不回家?”
女子委屈地说:“还不是因为你!”
丁峰感到十分纳闷,怎么能说是为了我呢?我又不认识你,他便说,“你是谁呀?”
那女子更委屈了,她带着一副哭腔说,“怪不得人们总是说,痴心女子负心汉,一点儿也不假。你刚一结婚,就把那个痴痴等等你的黑玉兰给抛到了九霄云外。我为了找你,连路都摸迷了,我找不到你的家,我连回家的路也找不到了。这真是苍天不负苦心人,我总算是碰上了你,走吧,带我上你家去吧!”
丁峰想起来了,这正是他和萧兰芷结婚那天,在七女坟附近遇上的那个自称花溪沟的女子黑玉兰。丁峰犹豫了,把她领回家去,这深更半夜的,领一个陌生女子回家,该怎么对爹妈说呢?不管她吧?她声称自己迷了路,总不能连一只援手都不伸吧?
黑玉兰看丁峰没反应,便嗲声嗲气地说,“丁峰哥,你怕了吗?你连帮人的好心都没有了吗?难道说是我看错了人?不该对你情有独钟,活该我白等你一场!”
丁峰咬咬牙说:“这样吧,我送你回家吧!你若和我一起上我家去,有诸多的不便。到明天,我也不好对人解释,再怎么说,我们也得考虑考虑自己的名声啊!你是一个黃花闺女,我是一个才结婚不久的大男人,说出去,真的是好说不好听啊!你愿意的话,我就送你回家,你看着办吧!”
黑玉兰便搂住丁峰的胳膊说:“丁峰哥,我全靠你了。”
丁峰扶着黑玉兰往前走,黑玉兰一瘸一拐地走得特别艰难,像这样的走法,若从黃龙岗走到花溪沟,这八里地的路,恐怕得走到明天晚上。丁峰开始并不着急,走出村子后,黑玉兰也并没有好转,还是那样的迟缓。丁峰有点儿急了,他说,“黑玉兰,你走这么慢,啥时候能到家啊?”
黑玉兰带着悲伤的口吻说:“我扭了脚,能走几步就不错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丁峰说:“不如这样,你就坐在这儿等着我,我回家去把自行车推来,用自行车带着你,总是快一点。”
黑玉兰把丁峰的手抓得更紧了,她说,“我不让你回家,你一回家就不来了。把我给扔到这村外边,万一遇到一个歹人,把我给奸污了,我这一世清名算是糟蹋到你的手中了。”
丁峰说:“你说话怎么这么不负责任啊!别人奸污了你,怎么能说是我糟蹋了你的清白之身呢?”
黑玉兰说:“万一你生了邪念呢?”
丁峰生气地说:“那你自己想办法回家吧,我不再送你了,这总是可以吧?”
说着,丁峰就要走,可黑玉兰把他抓得那么地紧,他又怎么能脱得了身呢?
黑玉兰说:“丁峰哥,你杀人杀死,救人救活。我有一个办法,既然你帮了我,就好人作到底,你背着我吧!这样,我爬伏在你的背上,你就是想对我行不轨,也没有了机会。你若这样一直搀扶着我,说不定哪一会儿你心里一下子心猿意马起来,我不就吃了你的亏吗?”
丁峰一个劲地摇头,他后悔遇上了一个这么难缠的女子,此时怎么办?想走又走不脱,真的像她所说的那样,两个人就这样走下去,自己是一个各种功能齐全的男人,万一把持不住……
“好好好,来吧,背着就背着。”丁峰没好气地说。
黑玉兰爬伏到丁峰的背上,开始,他双手垂着,并不去扶她的腿。任她的两条腿搭拉着,但这样很不舒服,走起路来也很不方便。他只好用双手紧紧地抱着她的双腿。她紧紧城搂着他,在他的背上很不老实,一会儿亲他的耳朵,一会儿亲他的脖颈,还用双手抚摸他的耳朵,用她的双腿在他身上来回地蹭。好像她的身上特别地痒一样。
丁峰教训她说,“你老实点儿好不好?”
丁峰一说,她安静了。快到七女坟时,丁峰觉得背上像是一座沉重的大山,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只好把黑玉兰放到地上。并说:“你怎么会这样的重啊,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让我休息一下吧!”
丁峰放下黑玉兰以后,她拉着丁峰让他坐到了她的身边。她感激地说,“丁峰哥,我看出来了,你真是个好人,但好人一定得有好报才对,我一个姑娘家,怎么报答你呢?跟你作老婆吧,你已经结婚了。一直等着你吧,何时是个头儿啊!不如……”
丁峰确实是个老实人,他没有听明白黑玉兰在说些什么,便问,“你想怎么样啊?”
黑玉兰紧紧握住丁峰的手说,“凭你的良心说,我长得丑不丑?”
丁峰直爽的说,“以我说吧,虽然你不是很漂亮,但也不是很丑。但总的来说,还算是个漂亮的姑娘吧!”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像我这模样,让你亲亲我,你不会反对吧?”
话说到这儿,再清楚不过了。原来黑玉兰想的是这啊!丁峰无语了。她是想以她的身子为代价,来感谢他的呀!丁峰问自己,我能作那样的事吗?我若作了,我还算个什么样的人?即使兰芷不知道,但若是作出来了,就是对兰芷的不忠,更是对自己的欺骗。丁峰拿定了主意,这个女子不可交往。宁愿落一个见死不救的骂名,也比落一个乘人之危而奸污一个女子的名声要好得多。丁峰猛地站起来说,“黑玉兰,咱俩到此结束,我已仁至义尽,送你到七女坟已经不错了。以后的路,你自己走吧!无论你发生了什么,完全与我无关!”
丁峰一转身就要走,他的脚踝突然被人给抓住了。只听黑玉兰恶狠狠地说,“想走,没那么容易,也不看看我是谁!”
丁峰瞧也不瞧她,盯着丘陵下的黃龙岗村子说,“你想是谁是谁,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了。”
话刚落音,他觉得脚踝一紧,他一下子摔倒在地。他什么也不顾,又连忙站起来,这个时候,也不知黑玉兰上哪儿去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脸上布满皱纹的白头丝窝的老太婆,没有九十岁,也有八十多。就好像一支风中残烛,摇摇曳曳的,说不定哪一会儿就进了鬼门关,上了阎王殿。丁峰感到奇怪,那一次也是在这个地方遇上的黑玉兰,一眨眼的功夫,她就不见了。这一次,她却——啊!想起来了,该不会她就是车国保、焦书友他们找到兰芷时,说的那个老妖婆吧?幸亏自己多了个心眼,没有上她的当。
丁峰想要离开,但他却被三姥紧紧地拉着,三姥故意在难为他。她手一松,他又往前走,便又一下子摔倒在地。当他又从地上重新站起来时,三姥带着一副嘲笑的面孔,站在他面前,并冷冷地说,“小子,还想和三姥我较量?”
丁峰气愤地说:“老妖婆,我并没有得罪于你,你为什么总要和我过不去?我终于明白了,所谓的妖魔,就是以滥杀无辜为乐趣的惨无人道的东西。”
三姥咬着牙说:“你没有得罪过我,可你的老婆却处处和我为敌,总想置我于死地而后快。我又怎么得罪她了?按理说,她是来自神农架的灵狐,也是妖怪之属。我们应该井水不犯河水,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可她,不但自己与我为敌,还纠集车国保,那个道行并不深的江湖郎中,一个不打折扣的庸医。除此之外,她还拆散和破坏我与七女星的关系,让那七个女孩子视我为仇敌。这还不算,她竟然又让那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阴阳先儿焦书友拉拢到她的阵营中,让他们共同来对付我。她简直成了一个驱魔的盟主。她一心二心要作她的盟主,我有什么办法?我只好把她的老公给抢过来。”
丁峰明白了,所有的偶遇,都是三姥这个老妖婆有意为之。他怎么又能逃得了像她这样一个妖魔之手啊!于是,他反倒平静下来,耐住性子问她,“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如此一来,你不是更加激起了他们对你的恼恨吗?维持一个人开一条路,得罪一个人堵一道墙。你又是何必呢?”
三姥提起丁峰的衣领,把他抓到半空,并厉声说,“小子,你少废话,还想教训老娘我不成?你乖乖地跟我走吧!我会让你去一个最适合你的地方的。”
这真是:
见色不乱真君子,一任妖魔枉作法。
欲知老妖婆三姥将把丁峰带到一个什么地方,且看下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4 07: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八卷 师婆子
第二十六章  误入鬼王宫
丁峰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以前总是听人们传说妖魔如何的厉害,会飞,会抓人,还会吸人血,吃人心,喝人脑。那一切都只是听说而已。难道说这一次被妖魔抓走,它也要吸自己的血,吃自己肉,喝自己的脑子吗?想着想着,意识便模糊了。当他清醒过来时,老妖婆正在呵斥着他,“小子,这就是属于你的地盘,你仔细看看,这地方的风景有多好啊!往前走上一丈,那是毒蛇坑。如果你想逃跑,最好从毒蛇坑边溜过去。不过,假如你脚下一滑,或者哪条毒蛇突然缠住了你的脚踝,你掉进毒蛇坑中,后果可要自负的噢!对了,再看看你的后边吧!你看到了吗?那是一个不太大的蝎子山。当然,它们不会主动上你这边来的。除非是你亲自过去惊醒它们的美梦。那时候,成群的蝎子爬到你的身上,可别怪我事先没有告诉你呀!差点儿给忘记了,看你左边,真的是风景这边独好啊!这儿是天下最大的蚂蚁穴,它是蚂蚁的王国,有蚁皇也有蚁后,但它们最讨厌不速之客的访问。如果你有兴趣冒险的话,不妨去走上一遭。但我必需事先对你说明,这些蚂蚁是最最毒的虫子。只要被它们咬上一口,就会立即毙命。你若准备多活几天的话,那就不要到蚂蚁穴边去惹麻烦。嗨!看你右边,有成千上万的蜂窝,那里边可不是最甜的蜜,而是每一个孔穴中都藏着一只最毒的蚂蜂。它们的毒性一点儿也不比蚂蚁差。遗憾的是,迄今为止,还没有谁用自己的身体去作试验。所以,这里的蚂蚁和蚂蜂谁更厉害,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
老妖婆得意地狂笑了数声,在丁峰听来,这声音是那样的刺耳。当丁峰忍不住要捂耳朵的时候,她对丁峰说,“小子,再对你介绍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你就自己看吧!宝贝儿,拜拜!”
老妖婆在狂笑声中隐去了身形。
丁峰仔细观察这儿的地形,他坐在一个孤零零的高高的土台上,他的前后左右和老妖婆所说的一点不差。也许上边要好一些吧?抬头往上看,在这个幽深的洞中,洞顶上是无数的黑蝙蝠。它们的粪便还不时地往下滴落。弄不好,就会掉到身上。土台下,是无数的骷髅架,那森森白骨不时地泛着荧光。天哪!想逃出这地方,除非自己是神仙。否则……
丁峰不敢往下想了。就这样被老妖婆给囚禁起来了?丁峰确实是不甘心。他幻想着,怎样才能逃出去。
如果妖魔鬼怪和人一样,那就不能称其为妖魔鬼怪了。正因为它们和人的思想、行为等大不相同,所以,才具有了它们特殊的性质。尽管车国保研究妖魔鬼怪多年,尽管萧兰芷本身就是一只灵狐,尽管焦书友推八卦、演星相熟稔得就像中学生背乘法口诀,尽管七女星们就是鬼魅。但他们各有各的特点。当有谁说他熟悉了妖魔鬼怪,或者说他了解妖魔鬼怪像认识自己的手掌一样,那就大错特错了。当然了,有时妖魔鬼怪是一个实体,它会以一个什么形象出现。有时又是一股灵气。比如说,当一个人在超过人头的庄稼地里行走时,突然一股热气冲过来,迅即又消失了。或者一个人在旷野,突然遇到一股寒流,从身上飘过,这人的身上马上会起一层的鸡皮疙瘩。这便是那些胆大的妖魔鬼怪在行走。也许它有急事要办,没兴趣纠缠你。只是和你擦肩而过。
而毛妮儿作为三姥最信得过的仆从,如果她乖乖地让萧兰芷他们抓到,并心甘情愿地领人去捉拿它的主人,那么,她只能是一个胆小鬼,一个怕死的人。除此之外,她便不会有什么妖魔的伎俩了。正因妖魔鬼怪的狡猾多端,心性不定。才决定了一个妖魔的本质。
毛妮儿领着萧兰芷他们翻过了四道丘陵,最后来到 两道丘陵形成的一条谷底,这儿正是一条小河,他们顺着弯弯曲曲的河流,坎坎坷坷地往前走。
这个地方,河床虽然弯得宽阔了,但两边却陡立着高高的土崖,使得地势非常的险峻。在远处,不断地有鬼火飞升起来,有的飞到空中便落了下来,有的直接飞向了远方。
到一个洞口前,毛妮儿停了下来。她往里边指了指,身子却往后边退了退。
这儿应该是老妖婆的洞穴了。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探头往里边张望。一阵阵阴冷寒凉之气接连不断地往外涌着。
萧兰芷用了一个咒语,把毛妮儿给锁到洞口边,他们几个这才往洞里走去。
洞里边阴森森的,好像已经接近地狱了。也许,再往里走走,就能到达真正的地狱。难道说这儿就是地狱之门?老妖婆三姥就住在这样的地方吗?
他们三个人中,就数焦书友冷得最很,他不但浑身发抖,而且上下牙还不住地打架。这地方的阴气也实在是太重了。他毕竟和妖魔鬼怪打交道过少,自己的阳元之气能固着本体,保持自己的生命已经不错了。再施放阳刚之威,来抵御这阴冷寒凉,就有点儿力不从心。
萧兰芷看到焦书友这个样子,果断地说,“焦老师,请你把手伸出来!”
焦书友一伸出手,萧兰芷就紧紧地握上了。与此同时,车国保握住了焦书友的另一只手。他们这样往前走了一阵子,焦书友觉得不那么冷了,他的周身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走了好长时间,洞里也没有什么动静。
越走,洞里边的地方越是宽畅,越是明亮。走着走着,哪里还有什么洞啊?这儿好像是另一个世界,只是阴晦的有些很。那头顶上的乌云似乎有随时掉下来的可能。仔细观看,好像山川田野,河流什么的都有了。
焦书友慨叹地说:“该不会是我们进入了桃花源吧?”
车国保说:“老妖婆能住在这样的地方,太让人不可思想议了。”
人们往往在没有路的时候能找到最适合自己走的路,而在到处都是路的情况下,却找不到哪条路能走。
这个时候,萧兰芷他们所处在地方,往哪走都可以,这反而让他们作不了正确的选择,不知道怎么走才最好。
到底车国保是研究鬼魂的高手,他隔好远就看见了一队阴兵护着一辆阴车。虽然不是朝他们这个方向来的,但不管是遇到的什么,问问路总是可以的吧?
车国保领着焦书友和萧兰芷向那群阴兵和那辆阴车追赶,殊不知,在他们的背后又来了一群阴兵和一辆阴车。当车国保他们还没有发现的时候,前边那就一群突然就掉了个头,阴兵们把车国保他们前后给堵上了。
还没等车国保他们反应过来,阴兵们已经把他们给团团围着。同时,黑白无常手执哭丧棒就要来抓他们。
车国保连忙使出他平常所用的镇鬼方法来抵抗,那两个无常鬼才停下来。
车国保生气地说:“你们这是干什么?”
无常鬼说:“你们可知道,擅闯鬼王宫者的后果是什么?那就是抓起来,让鬼王来审判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跟我们走吧!”
焦书友气愤地说:“你们也太不讲理了!我们到这里来也没有什么恶意,你们为什么就要抓我们?”
无常鬼说:“想讲理就去找鬼王,我们没有理跟你讲。”
两个无常鬼挥动哭丧棒,群鬼们叫唤着,也不分个什么阵法,像潮水般涌上来。包围圈越缩越小,萧兰芷他们快没有活动的余地了。
如果再不反抗,真的就要被它们给抓走了。
萧兰芷一咬牙说,“这是你们逼的,我们并不想出手,也不想伤了大家的和气。”说着,她抖起身上的白绫。
但只见白绫到处,云雾茫茫,似云海翻滚,像大洋奔流。
萧兰芷一手拉焦书友,一手拉车国保,他们腾空而起,稳稳地降落在一块平地之上。喘息未定,有四五辆阴车朝他们疾驰而来,如果不躲闪,很可能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阴车驶来,没有撞到该撞的人,却从阴车上降下几千阴兵,这比空降兵还要厉害。它们手中拿着不同的兵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朝萧兰芷他们猛击。那些阴车就在萧兰芷他们周围不住地盘旋,仿佛只要一有机会,它们便会冲向这几个人。此时,萧兰芷他们真的是危在旦夕。
车国保“嘿嘿”一声冷笑,他从衣袋中掏出一个把黃裱纸,就要撒向阴兵。这时,焦书友也从衣袋中迅速地取出阴阳鱼,并作好了准备。萧兰芷持剑在手,掐动剑诀。这一次几个人要同心协力,大战阴兵。
这真是:
英雄终有用武地,鬼魅哪得再猖狂。
欲知萧兰芷他们能否打退阴兵,且看下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6 12: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亲,别急,明天继续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3-27 07: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八卷 师婆子
第二十七章  独闯鬼王宫
车国保抓出一把黃裱纸,朝手上吹了一口气,往空中一撒,千万张镇鬼符在阴兵群中飘散开来。只要是触到镇鬼符的阴兵,都倒了下去。但阴兵实在是太多了,黃裱纸显然是不够用了。车国保便祭起另一道法术,从衣袋里掏出一把黑沙,又撒向阴兵群中。与此同时,随着一阵狂风,那黑沙便随风而起,一粒小小的沙子,竟然像是一颗颗子弹,把阴兵们射得没有了还手的机会。虽然暂时得以缓解,但终不是长久之计,想阻挡并打败阴兵的进攻,还要耗费巨大的力量,等更长的时间。
在车国保和阴兵交战的时候,焦书友也开始使用他的法宝。从阴阳鱼的两仪,生出千万道金光,只要被这光扫描上,那阴兵无不头晕目眩,一下子就失去了战斗力。即使有的阴兵没有失去战斗力,也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北,也站立不稳。
双方的激战僵持不下,阴兵们也并非一群无能之辈,有好多竟然躲过了生死关头,仍然冒死向前。
车国保和焦书友一和阴兵交上手,萧兰芷便和一个鬼帅对上了阵。这鬼帅是八大鬼帅里边最有名的赤力鬼帅。他的样子长得有点儿与众不同。在它的整个头顶上,只有正头顶长出一绺打着弯,带着卷儿的头发,这绺头发越往下越粗,好像是一根粗粗的头发辫子,一直快垂到地上了。它没有鼻子,只有两个朝天的鼻孔,好像它连上嘴唇都没有,有的是一排尖利的牙齿。它的两条胳膊看上去还有点人的形状,但两只手却是森森白骨,它的兵器就是它的手。
有好几回,萧兰芷用宝剑都削着了赤力的手指,但那手指却极具反弹的力量,它能把宝剑给弹得猛然地一震。连萧兰芷都感到手脖发麻。
赤力好像并不着急,也不惊慌,在它看来,这只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所以,当萧兰芷快速变换招式时,赤力却带着欣赏的眼光,表面上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它已经作好了迎敌的准备。
在和赤力兜了一阵圈子之后,萧兰芷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她不失时机地把宝剑挑向赤力的肩膀,这一下挑不断它肩膀上的大筋,也给它划上一个大口子。那知道,萧兰芷的宝剑在刺入又挑起的时候,赤力的皮肤却极具韧性,虽然被挑起来了,但却又弹了回去。在萧兰芷抽出宝剑的同时,赤力的伤口也在瞬间愈合。
焦书友在一边看不下去了,他心想,你们不就是一群鬼吗?还能有什么新花样?他决定要帮帮萧兰芷,制服这个不可一世的鬼帅。
焦书友大喝一声:“我来也!”
他手抱阴阳鱼儿,就要请出四大阳神,四大阴神,来共同对付赤力鬼帅。还没等他祭起法令,赤力鬼帅只伸出了一只手,便把焦书友的阴阳鱼儿给夺了过去。焦书友下意识地往前伸手争夺,恰恰中了鬼帅的毒计,它用另一只白骨森森的手,抓紧焦书友的手腕,只是那么一拉,焦书友就到了赤力身边。也就是一刹那的功夫,几个无常鬼便把焦书友给紧紧地捆绑起来。
车国保正要上前去救焦书友,那边无常鬼们把焦书友已经推到一辆阴车上,倏忽间,那阴车便无影无踪了。想救焦书友也找不到他了。
车国保无奈何地跺脚喊了一声:“焦老师!”
就在车国保内心感到非常痛苦的时候,赤力鬼帅来了个金鸡独立,单脚朝车国保踢来。萧兰芷举起宝剑就去砍赤力伸过来的那条脚,此时,你就是把它的脚给砍掉,那脱离了身体的腿,它用的力度也足以能把车国保给踢到半空。
可恨的是,宝剑带着恼怒和仇恨下去了,从赤力的腿这边进,却从赤力的腿那边出来了。而这鬼帅的腿却完好无损。难道它用的是佛山无影脚?腿是无影腿?受罪的是车国保,鬼帅不但把车国保给踢倒,而且又用勾连的招式,把车国保给勾到了自己身边。
又一个战友被阴兵俘虏了。
这时,赤力说话了:“不要认为你有多么大的本事,你应该知道第三个被捉的是谁!但是,我们现在并不急于捉到你,如果鬼王需要的话,你应该会成为我们鬼王宫中的一个鬼囚的。我们走!”
萧兰芷原本要和赤力鬼帅理论理论的,但它一说完话,连同阴兵和阴车,全部销声匿迹。好像这儿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而刚刚发生的一切,完全是幻觉一样。但焦书友和车国保被阴兵抓走,这确是不能更改的事实。
来时三个人,现在就剩下自己一个了。老妖婆没有找到,却被阴兵们把自己的战友给捉走了。至此,萧兰芷才明白过来,毛妮儿的顺服只不过是一时的哄骗,但他们竟然就相信了这个妖魔。自己若是就这样离开了,不去管焦书友和车国保,还算什么驱魔联盟?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他们?不!就是死,也得找到鬼王,和它理论理论。真不行的话,就拿自己去换回他们两个。能让自己受罪,也决不能让他们吃苦。重要的是,必需先救出焦老师,他是一校之长,还是任课老师,不明不白地失踪几天,怎么向同事们解释,怎么向上级解释?
想到此,萧兰芷整理整理衣衫,梳理梳理头发,辨别了一下方向,往鬼王宫走去。这次,她要独闯鬼王宫,救出她的战友。
往前没走多远,萧兰芷就遇上了几个鬼卒,它们好像执行的是巡逻任务,没费多大劲,几个鬼卒就失去了自控能力。
萧兰芷非常严肃地对它们说:“难道你们没有接到鬼王迎接我的命令吗?”
带头的鬼卒说:“这都是赤力鬼帅的错,它没有对我们说。你现在就去见鬼王吗?”
萧兰芷说:“你怎么这样对我说话?不是我要见鬼王,是鬼王要见我。不要那么多的废话,快带我走吧!”
带头的鬼卒抱怨说:“我们连辆阴车都没有,走着多难啊!”
萧兰芷一挥手,正巧有一辆阴车驶过来。萧兰芷也感到奇怪,怎么就这样巧呢?在她还没有平静下来时,从阴车上走下来一位无常鬼,它问:“是谁在叫我?”
萧兰芷朝它笑了笑,这才走向它身边,一接近它,就用双手搂住了它,并在暗中用一只手紧紧地卡在它的腰间,只要它一反抗,或者说出对她不利的话,它就会从鬼域消失。无常鬼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它只好苦笑着说:“仙姑,是你在叫我吗?”
“不错!”萧兰芷说,“带我去见鬼王!”
“那么,走吧!”无常鬼说。
萧兰芷挟持着无常鬼上了阴车,她还不失时机地跟那几个迷二三斜的鬼卒摆了摆手。
带头的鬼卒说:“仙姑,可别忘记了代我向鬼王问好啊!”
阴车已经呼啸着远去。
在阴车上,无常鬼说:“仙姑,我劝你还是别去见鬼王了。你是不知道啊,鬼王从来没有跟谁讲过理,弄不好,他还会把你给囚禁起来。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样的事,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萧兰芷说:“人世间讲究的是仁义礼智信,而在鬼域就只有残暴的统治。但我为着人的信义,不管鬼王是什么样的人,我也要去见他。只要能救出我的同伴们。”
无常鬼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它始终不能理解人类的思想和行为,但它也不知道萧兰芷竟然还是一只灵狐。一个狐仙应该比人又高超一些。
阴车到鬼王宫门口,被几个守门的给拦住了,当它们正要盘问萧兰芷的时候,却找不到她的人了。萧兰芷为了减少麻烦,来了个快速隐身。就在守门的到处找她的时候,她却趁空进入到鬼王宫中。
原先萧兰芷以为所谓的鬼王宫,也不过是地穴洞窟之类的地方,能有什么奇特之处?想不到,就在这地府之中,竟然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真的有一派王家的威风。但是,到哪儿找鬼王呢?
正在萧兰芷为找不到鬼王而发愁之时,有一个忧郁的女子缓缓地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身绸缎做的彩裙,脚上是一双大牡丹花的鞋子。在这里边,竟然还有惊世骇俗的美人。
萧兰芷一闪身,现身在这女子身边,她也是一袭彩裙,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萧兰芷问:“在王宫里,你还有不开心的事情吗?”
女子看了萧兰芷一眼,轻叹了一声,独自走开了。
萧兰芷追上女子,说:“姐姐,我是新来的,对王宫里的规矩知之甚少,请你多多指教。”
女子只得停下脚步,对萧兰芷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然后说:“你叫什么名字,是怎么来的啊?”
这真是:
风口浪尖谱神曲,侠肝义胆写春秋。
欲知萧兰芷能否救出焦书友和车国保,且看下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5-27 00:55 , Processed in 0.073681 second(s), Total 44, Slave 3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