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楼主: 绿妖叔叔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0 09:32:1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八章 跑阴差

一个焦雷般的声音仿佛是从空中炸响的。大概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晴天霹雳吧?
“你们霍家的人,拿着孩子的命不当命,这能是闹着玩的事吗?找这个找那个,都把孩子给耽误了。最后咋想起来我了?这是第七天了,七天呀!眼看孩子就没命了!
“人死后为啥要守五七,知不知道?
“第一个七天,亡魂并未离远,他若是看见了亲人或者是听到有人叫喊他,再不然有命硬的人撞破,他的魂灵就会还阳。可恨哪可恨,多少愚夫愚妇,等不到人死后七天就匆匆埋葬。
“第二个七天,亡魂游离家园,再不然就是被孤魂野鬼带走了。但并不直接上阴司去找阎君。到阎君那儿有什么好处?没有几个自愿去的。躲还来不及呢!所以才有了索命无常。
“到第三个七天,任你斩鬼法师天大的本事,也无法让亡魂还阳了。只有用借尸还魂的法术,但还得找到合适的对象。一旦找错了人,那会出人命的。
“第四个七天,亡魂开始自动走向阴曹地府。
“第五个七天,亡魂正式安归地府。”
这是谁在说话?好像在和人吵架一样。
浑浑噩噩中,有人抓住了我的右手腕,我一激凌,全身的冷汗立即又冒出来。难道白胡子老汉儿白须魔翁又找到我了?白须魔翁为什么总是紧紧盯着我不放呢?我一个小孩子,手无缚鸡之力,人鬼之间的事情我又都不参与,只想过我快乐的童年。可你,可恶的魔鬼,怎么就偏偏对我紧追不舍啊!
一股无可名状的暖流从那只手上传输进我的身体,这暖流在一点点地激活我的血液。朦胧不清中,我看见一个黝黑的面庞,有点似曾相识的样子。他的面目有点儿狰狞,且目露凶光。但并不是白须魔翁的那种穷凶极恶。
邻居七木匠问道:“王法官,谁也没见过鬼,那鬼到底是啥样儿啊?”
“啥叫活见鬼,你知道不知道?”王瞎话儿显然有些生气,他说:“不到十二岁的孩子见了鬼,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一个成年人见了鬼,不是得一场大病,就是离去阴间不远了。在鬼魂中,有妖魔鬼怪一说。
“先说妖,它是这些肮脏东西里边法术最高的,已经接近于仙的地位了。它能幻化出许许多多的物件和景象,但它们改不掉蛊惑人心的本性,最甚者还会吃人。
“第二个才是魔,它比妖的本领稍微低了一些。但它害人的本性又比妖多出很多。世间一切都有成魔的可能。比如山精鬼魅,各种飞禽走兽,花草树木,以及人死后的鬼魂。
“第三个是鬼,只有人死后的魂灵才能变成鬼。所以,人们常常说鬼魂。鬼究竟什么样子呢?那要看它是怎么死的了。有自寻无常的,有病魔缠身的,有凶死暴亡的,有婴儿鬼,少壮鬼,还有老年鬼。它们中间,有害人的,有不害人的。和妖魔相比,鬼几乎上没有什么法力可言。
“最后一个是怪,它是比鬼低下,比人又稍稍高一点儿的东西。像那些成精的东西们,全部属于怪。像狗精、鸡精、花精、树精,等等,不一而足。归根结底一句话,妖魔鬼怪都在人的心中。”
我听到我爹说:“王法官真不愧是专业斩鬼师啊,对这方面了解得就是比咱这些人多。不过,王法官,你看娃儿这魂儿好叫不好叫啊?”
“我刚才已经给您说过了,这就七天了,七天呀!我的爷呀!过去这七天 ,想叫也叫不回来了!就这,我还得过阴,这一趟阴差势必得跑了。我看时候也不早了,咱就开始吧!”
一阵铃铎的响声过后,王瞎话儿说着:“天灵灵,地灵灵,我今日奉了阎君差谴,前去阴司打探霍家儿郎霍金辉,请当值判官准予通行。”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小得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我以为他不再说话了,猛地,他又说:“点燃檀香黃表,摆上一应供品。谁也不能踫我、挨我,更不要喊叫我。你们只当我是睡着了,也可能只有一天时间就够了。也可能得三天五天,但你们必需得等我自己醒来。”
一阵寂静,又是一阵寂静。
我听见我的家人和邻居们在窃窃私语。
他们在说着一个跑阴差人的故事。
一个法官到阴间去找一个亡魂,他看见一群人在走着,也不知道人家在干什么,他便糊里糊涂地跟了上去。走没多远,进了一个门儿,不一会儿,一群猪娃儿从老母猪肚子里钻出来。那个法官也成了个小猪。
原来,那一群人是奉了阎君之命,去投胎的。那个法官跟错了人。
这可怎么办啊?法官急得要死。他只得给他办事的那一家的人托梦,说在离他们村子十五里地的村庄北头,有一家的老母猪生了猪娃儿,要他们不论出多少钱,务必把那个腰里有一条白道的小猪买走。到没人地方把那头小猪给摔死,法官就能还阳。那头小猪就是法官自己。
这家人按法官所托的梦,找到了那一家。买走小猪后,一走出村子,就把小猪给摔死了。
这人还没到家,法官就醒来了。
听着听着,我一迷糊,什么也不知道了。只看见王瞎话儿在前边领着路,我一步不敢离地跟在他后边。我身后还有一个白衣女子。
她是谁呀?跟我们一起上哪儿去呢?
对了,想起来了,她叫雪儿,是穆桂英派她送我们回家的。只要让我回家,送和不送这都无所谓。
如果我们脚下走的也叫作路的话,这世间便没有路可走了。一丛又一丛的荆棘,上面还开着诡异的花朵。想从那花上面闻到香味,那几乎是徒劳的。更别说蝴蝶和蜜蜂了,那东西根本没有。但脚下有的是奇形怪状的石头,坑坑洼洼的地面。
有好几回,那尖尖的石头都扎到了我的脚。但我必需得紧跟王瞎话儿,万一掉了队,我回家就只能是一个美丽的梦想了。
灰蒙蒙的天空,分不清是白天或者是黑夜。没有太阳,更没有月亮和星星。我真不明白,王瞎话儿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胆量。问,我是不敢胡问的。只有跟着他向前走。为了回家,为了尽快见到我的父母,为了早日和易萍、桂宝在一起玩。我只得忍耐着,忍耐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0 09: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绿妖叔叔 发表于 2016-6-9 09:30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六章 今夜我陪你
一场盛宴即将开始。这是为了庆祝我 ...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七章 铜镜背后

也不知道在那无底深渊中到底飘荡了多长时间,一声清脆悦耳的撞击声,让我惊诧得睁开双眼。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是黑漆漆的空间。似乎有脚步声响起,到我身边便停止了。
一个女声说:“将军,他在这儿!”
我觉得有人抱起了我,眩目的光亮刺得我睁不开眼。待我逐渐习惯了这亮光以后,我看见抱住我的人竟是穆桂英。她把我放到那个铺着蓝色柔软垫子的椅子上。
杨宗宝惊奇的说:“这真是咄咄怪事,我们快把穆柯寨翻遍了,也找不到小王爷,他怎么会躲在这儿?”
穆桂英说:“将军,你有所不知,你可知道这铜镜背后的玄机?”
“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是这样的,”穆桂英说——
——在穆柯寨后山的栖龙岭下双仙洞中,住着千年灵狐一家。最出众的是雪狐、银狐姊妹俩。就在她姐妹即将成仙得道的最后一百天里,银狐因误食生人,雪狐在灵君面前为其姊姊据理力争,因此触怒灵君帝威,并犯下了天条。本该以霹雳击死以正其法。但她姊妹俩却无意间躲在了我的房中,这才免于一死。但是,死罪饶过,活罪难免。掌管妖灵界的灵君大帝和她们立约,只要她们能在栖龙岭下再修300年,便允许她们位列仙班。只许她们在穆柯寨范围活动。如若擅出禁地,必令她们进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那她们跟这孩子有啥关系呢?”
“有古书记载,千年灵狐若是吸取童男之精,可以加速她们的修炼。所幸的是,小王爷只是单魂游荡,虽然她们得到了一时的快慰,并不能真正汲取小王爷的阳元。”
“那么,小王爷又是怎么到了这面铜镜的背后呢?”
“在双仙洞中,立有一块和咱们这面铜镜一样的铜镜,这两面铜镜分别堵在洞穴的两头,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咱们的这面铜镜就会发出声音。很可能是的小王爷误入洞穴,才又回到了我们这边。”
正说话间,门外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穆桂英说:“定是那孽畜难耐寂寞,又在到处游逛。我正要找她,自己送上门来了。”
说罢,穆桂英倏地一闪身,人已经到了门外。
我却对着面前的镜子发呆。里边还是那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一点儿也没有改变。我认为,在我坠入深渊前的那种种情景,都是我凌乱的梦境。
“姑娘,放了我吧!我真的没有害人之心哪!”
穆桂英押着一个可怜楚楚的白衣女子进来了。一边走,那女子一边哀求着。
“孽畜,你还敢狡辩?看看你就作了什么肮脏下流的事吧!”说着,穆桂英走到铜镜前,曲指轻弹了三下铜镜,猛地,铜镜里出现了清晰的声音和图像。
——我在一层又一层的帷幕中寻找着,闪熠着奇异光彩的一挂又一挂珠帘,在我的碰撞下更是五光十色,并散发出梦幻般的色彩。
“将军,你怎么称呼这个小孩子为王爷呀?”
“对不起,夫人!……
…………
“将军,你这么大声音,不怕小王爷听见而泄露天机吗?”
“不会的,他还在河这边,等他一过了河,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门外,一个白衣女子正在偷窥。
我从内室出来,刚一坐在椅子上,门外的那个白衣女子就开始朝我吹气。我打了个呵欠,就闭上了眼睛。
白衣女子蹑手蹑脚地走进屋中,用她的白绫裹上我,双脚腾空,直奔穆柯寨后山的栖龙岭。
…………
看到此处,穆桂英又轻轻弹了弹铜镜,影像和声音倾刻间全部消失了。
穆桂英回过头来,说:“你偷听到了我和你姑爷的对话,你就把小王爷幻化成一个大人,试图迷乱他的本性,增进你的修炼。你厚着脸皮,运用你的法术来蛊惑人心,如此放纵,离背离天条还远吗?还要往下看吗?”
白衣女子羞愧地说:“姑娘,你用刀杀死我,也比你这样把我给羞辱死好。”
穆桂英痛斥道:“你如此作为,和魔道妖孽有什么异同?还何谈修仙问道?”
我对这个白衣女子实在是太熟悉了。尤其是她的体味,让我宛若置身在一个不久前作的梦中。但那梦却又那么地遥远。远得好像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情。
白衣女子双膝跪地,口中喃喃的说:“雪儿我知罪了!”
“雪儿!?”
不由得我脱口而出。他们同时向我看过来。我一个一个地观察他们。
杨宗宝的眼神里完全是一副不解,也许他不明白我怎么会知道这个白衣女子的名字。也许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叫这个白衣女子。
穆桂英的眼中多的是诧异,刚才她还说我迷失了本性,怎么还能记住白衣女子的名字?再不然是我误打误撞,正巧叫出的名字和这白衣女子一样。
白衣女子却对我脉脉含情,我一个小孩子,她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我呢?我害羞地把脸转向一边。
嗨!和大人们在一起真的没啥好玩的。我又想起了易萍和桂宝。也不晓得啥时候能回家。一想到回家,我的眼泪止不住又流淌下来。
名叫雪儿的这个白衣女子,跪蹄马爬地来到我身边,当她手扯她身上那飘逸的白绫要为我拭泪时,穆桂英喝住了她。
“你想干什么?”
雪儿说:“我不想看见他流泪。”
穆桂英说:“如此看来,你的良善之心并未泯灭。也算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狐仙了。”
一个美女家将进来通报:“姑娘,山下有人求见!”
穆桂英问:“是男是女?为什么来见我?”
美女家将回道:“那个男人说,他为救一个孩子而来。”
穆桂英说:“快带他来!”
功夫不大,美女家将带进一个人。这不是王瞎话儿吗?我记得他曾经给过我一把青铜宝剑,不幸的是,宝剑被那个凶神恶煞般白胡子老汉给夺走了。而我手中,只剩下剑柄上的一团脏兮兮的红绸子。
我下意识地伸手掏我的衣袋,把那团柔软的东西稍微拉出来一些,低头看时,正是那团红绸子。我想把它给扔掉,可是,这一会儿扔出来个这东西,我觉得不太合适。
扔又扔不得,要又不想要,我的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王瞎话儿在继续和穆桂英谈着话。
他显得极其谦卑但又不失其自信,“穆姑娘,我为的是浮屠苍生少受妖魔鬼怪的荼毒,所以,才不惜身家性命只身来到穆柯寨求您的帮助。”
穆桂英指指我说:“你要找的孩子是他吗?”
“他正是在下要搭救的人。”
穆桂英爽快地说:“好,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希望你们一路上多多保重。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皆因我有其他事务,不能和杨将军一同护送你们。”
她转向雪儿:“雪狐,你立功赎罪的机会到了。我把护送他们的任务交给你。他们不安全回到浮屠世间,我就拿你是问。”
雪儿向穆桂英施一个万福,说:“姑娘,请你放心!我的命都在你的手中,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不管遇上什么事,我会拚尽全力保护他们的!”
穆桂英从刀剑架上抽出白胡子老汉儿从我中夺去的青铜宝剑,交给王瞎话儿:“宝剑物归原主,希望你不辱使命,搭救浮屠苍生,驱除妖魔鬼怪。”
王瞎话儿感激涕零地接过宝剑。
我把那团红绸子及时地掏出来,向王瞎话儿说:“还有这个!”
王瞎话儿看了看说:“你还是先拿着吧!千万不能丢掉啊,它还有用!”
它有用?又是大人在哄小孩儿吧?我不好说什么,只得把那团红绸子又装进衣袋中。
王瞎话儿向杨宗宝和穆桂英弯腰鞠躬,说:“多谢二位英雄,在下就告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09:3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第一卷 斩鬼师
第九章 魔域突击
雪儿紧走几步,赶上我们,她问:“法师,你是怎么找到穆柯寨的呀?”
王瞎话儿回头看了看雪儿,一边走,一边说:“我是从阎君那儿问的当值判官,才知道这小孩子就在穆柯寨。”
雪儿又问:“那么,法师,你没有见到阎君吗?”
王瞎话儿停下来,庄重的说:“仙姑,你以为阎君是想见就能见的吗?再说,见阎君也是个不吉利的事情。所以,能不见就不见为好。”
雪儿说:“也是!”
灰蒙蒙的天空终于作出它想作的事情了。
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落下来。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此时此刻,天气奇寒无比,冻得我直打颤。王瞎话也是缩着脖子,抱着臂膀。歪头看看雪儿,她倒一副不在乎的样子。难道她是风雪中长大的?寒冷对她来说已经司空见惯?
雪越下越大,起初,雪落在我们身上,我和王瞎话儿还不断地用手拍拍,弹弹。这一会儿,无论如何也拍不完,弹不完了。
地面上的雪越积越厚,每走过去一步,就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站住!站住!你跑不掉的!”
有声音从我们后边响起。我们几个同时停下脚步,一齐往后观看。
两团黑色的东西简直就像飞一样朝我们这个方向而来。
该不会是什么魔王来追我们的吧?
“站住,站住!你跑不掉的,快把那东西给我!”
这声音喊着,已经超过我们,跑到我们前边去了。
“真是一场虚惊啊!”王瞎话儿庆幸地说。
我们正要走,那两团黑色的东西又回来了。我揉眼仔细看,原来是白须魔翁和另外一个老汉。
一边走,白须魔翁还一边说着:“哥,我把那块阴阳石给你,你要帮我把这几个人抓走。”
和白须魔翁一样长着獠牙的那个猴脸老汉尖声尖气地说:“就你爱抓人,你说,你要他们有啥用?”
白须魔翁像个孩子似的说:“哥,我要他们到我的殿上给我站班,护卫我的殿堂。还有这个雪狐,哥,你就把你多年之前的伤痛给忘记了吗?不是她从中作梗,银狐早成了我的嫂嫂了。”
白须魔翁得意洋洋地说:“雪狐,别在我面前装得冰清玉洁了,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雪儿咬牙切齿地说:“白须魔翁,阴阳魔老,今天你们若是老老实实放姑奶奶我们过去,一切皆休。如若不然,姑奶奶我定叫你们这俩魔鬼碎尸万段!”
白须魔翁讥讽道:“说大话反正不报税,你就随便说吧!”
阴阳魔老早已怒火万丈,他捋着被袖子说:“妖女,不是你坏我好事,我那会成为今天这个样子?你就乖乖受降吧!”
说着话,阴阳魔老伸手向雪儿抓去。
没有看见雪儿是怎样从她的背后抽出青锋宝剑的,只见她手执宝剑,一道青光闪向阴阳魔老的脖颈。
奇怪的是阴阳魔老不躲不避,硬着脖子迎向雪儿的宝剑。随着一股污浊的黑气冲上云天,阴阳魔老的头和身体已经告别。那颗头颅不往下落,只在空中不停地飞着。还一边说着话。
雪儿银牙一咬,说:“你就施你的魔法吧!”
那颗头颅说:“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雪儿毫无惧色,她挥剑又朝阴阳魔老的当胸剌去。阴阳魔老就像没有站稳一样,身子一歪,正倒在雪儿的剑尖上。这一下,阴阳魔老的前后心已经是一个透明的大窟窿了。
那颗头颅在空中笑着说:“好啊,好啊!”
阴阳魔老一伸手,拉着他自己头颅上的发髻,犹如孩子们在玩他们最心爱的玩具似的。爱不释手中,还有点炫耀。
一个无头的身躯,在玩着一个自己的头颅,这对于我这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来说,已经超过了匪夷所思的范围。这是惊悚,这是恐怖,这是惊骇,这是内心慌慌。
是在什么时候王瞎话儿紧紧拉着我的手的?是他出汗了,还是我出汗了?低头看,已经没到我小腿上的雪,被我们滴下来的汗水打开了一个大洞。
雪儿当风而立,准备再次向阴阳魔老出击。
阴阳魔老像是玩腻了,他把自己的头颅在手上转了几圈之后,像投铅球一样,冷不丁地向雪儿狠狠砸去。雪儿眼疾手快,挥动宝剑,用剑柄撞去。那颗头颅又被弹了回去。阴阳魔老的身体往上一拱,巧妙的接住了自己的头颅。
再去看,头颅和身体衔接得天衣无缝,根本就不像刚刚被砍掉过。
白须魔翁摩拳擦掌地意欲上前帮忙,阴阳魔老手一挥,说:“这儿用不着你,还不快点去抓你的站班人?”
一句话提醒了白须魔翁,他伸开双手,一手向着王瞎话儿,一手向着我,他想一下子把我们俩全给抓到。
雪儿及时挡在他面前,并对我们说:“法师,你们先走,我来对付他们!”
雪儿让这俩魔王抽不出身来。
王瞎话儿在拉着我的手上用了用力,低沉的说:“走!”
我和王瞎话儿一路狂奔。也不管脚下是石头或者是荆棘,反正都埋在了雪下,看又看不见。只有被踢起的雪在飞舞。
跑得我都喘不过气来,再也跑不动了。无可奈何之下,王瞎话儿只得背着我。
王瞎话儿一头撞在一棵树上,我的头也差点撞上去。他抽出手揉头时,突然间“哈哈”一阵狂笑。
原来这不是一棵树,而是阴阳魔老拦截住了我们的去路。树只是他使的妖法变成的。
王瞎话儿大义凛然地说:“你是魔道,我们是凡人,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各作各的事。我不想和你们为敌,但也不想和你们成为朋友。请你让开一条道让我们过去。”
阴阳魔老的猴脸一皱,说:“你们和雪狐妖女是一伙的,她是我的仇人,你们怎么能脱得了干系?”
王瞎话儿说:“你们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可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得清的,这样打打闹闹有啥好处?不如坐下来细细谈谈。”
阴阳魔老用手掰着他的獠牙说:“谈谈?说得轻巧!今天就只有一个条件,我要她的命!我弟弟要你们两个去作他殿前站班的。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好谈的。跟我走吧!”
王瞎话儿唉叹道:“你是往死角里逼我啊!”
阴阳魔老轻哼一声,说:“难不成你还敢跟我斗法?”
“斩鬼除魔是我的职责,不是为着救人,我早就动手了!”王瞎话儿不亢不卑地说:“我岂能容你这老魔为害阴阳两界?”
雪儿追赶着白须魔翁已经来到我们身边,她说:“法师,还是我来吧!”
“不!”王瞎话儿斩钉截铁地说:“在魔王面前还有什么善良可言?是教训他们的时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09:3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第一卷 斩鬼师
第十章 魔法大战
白须魔翁和阴阳魔老弟兄俩在我们三个周围来回转。我都有点头晕目眩了,可他们还津津有味地转着。好像他们这样一直转下去的话,我们就会不战自败。
雪儿手执她的青锋宝剑,时刻提防着他们的进攻。
王瞎话儿也举起了他的青铜宝剑,一场厮杀迫在眉睫。
当两个魔王汇聚在一起时,王瞎话儿暗暗地从衣袋中掏出一把东西。我看见从他的指缝里掉出几粒豆子。在他向两个魔王抛出豆子的同时,他口中念念有词:“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让千军万马去打败这两魔王吧!”
风雷滚滚中,数不尽的天兵天将从天而降,把两个魔王紧紧围在中间。并且使用不同的兵器在向他们进攻。纵然两个魔王有分身之术,这一会儿他们也是应接不暇。
趁这个机会,王瞎话儿对雪儿使个眼色,说:“我们快走!”
刚跑出一段距离,忽然间,天空中乌云滚滚,昏天黑地里,狂风大作,不是雪儿紧紧拉着我的手,我差点就被这大风给刮得没有影踪了。飞砂走石,打得我们找不到了方向。再回首,哪里还有天兵天将?
阴阳魔老狂妄自负地啸叫:“斩鬼师,和你的小鬼们斗去吧!你的招数还嫩了点儿。你的撒豆成兵比得过我的飞沙走石吗?”
话音未落,阴阳魔老已经伸出他的魔爪,向我抓过来。
王瞎话儿好像久经沙场的老将,临阵不慌,也许他真的历经了无数次这样的战阵吧?他没握宝剑的那只大手朝空中用力一挥,一辆阴车随手而来。
那阴车却也奇怪,驶到我们几个的脚下后,载着我们,稳稳地,并且无声无息地像风一样飞去。
一座高不见顶的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眼看就要撞到山上了,王瞎话儿连忙调整阴车飞行的方向。阴车回了头,但后边同样有一座高山阻挡。两座山缓慢的往中间移动,空间越来越小,挤得阴车快没有了飞行的余地。王瞎话儿一跺脚,阴车直往上飞,越飞越高。
眼看就要彻底脱离危险了,猛然间,两团火球如箭一般的迅速射向阴车。左闪右躲中,两团火球粘定了阴车,想在短时间内摆脱火球的纠缠,很不好办。
奇迹竟然就在眨眼间发生,两团火球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两团火球相撞在一起。电光石火,如焰火万朵,但那迸飞的点点星火,还是落在了阴车上。霎时间,阴车上烧起腾腾大火。这火只是蓝色的光焰,并不像我们平常所风见的那种红色火焰。尽管如此,也有热浪扑向我们。
阴车再也不能上升,垂直地往下掉。速度之快,让我不敢睁开眼睛。
王瞎话儿当机立断,对我大喊:“快,把那块红布拿出来,赶紧抖开。”
我也不敢问为什么,只得按王瞎话儿说的去作。麻利地从衣袋中掏出那团脏兮兮的红布,用力一抖。天哪,它竟然长得让我看不到头儿。
阴车在这块长长的红布的衬托下,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再看时,长长的红布消失了,我手中还是那块脏兮兮的红布。看到了它的神奇,我可不想再扔掉它了。
当我听到两个魔王的惨叫声时,大着胆子,睁开眼睛一看,两个魔王已经摔到地上。
我和雪儿、王瞎话儿我们几个雄赳赳,气昂昂地从阴车上走下来,他们两个手执宝剑,一步步接近两个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的魔王。
王瞎话儿说:“这就叫玩火者自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雪儿说:“法师,他们的死穴就在他们脚踝后的大筋上,快挑断他们脚踝后的大筋。这样,他们就不能为害苍生了。”
王瞎话儿持剑奔向白须魔翁,雪儿则径直向阴阳魔老奔去。原想挑断他们脚踝上的大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谁知他们在地上不住地滚动。又不像杀猪那样,绳索一捆绑,他们动弹不得。
先是雪儿得了手,她只挑断了阴阳魔老一个脚踝上的大筋,阴阳魔老便如死猪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体一个劲地抽搐。他哪里还有人的血?从他大筋断口处流出的液体,又腥又臭,还带着淡绿色。
雪儿正要上前帮助王瞎话儿,他的北斗七星剑已经斩断了白须魔翁的半个脚踝。这个王法师,下手是不是有点太狠了点?不过,想到这两魔王的所作所为,别说斩断他半个脚踝,就是把他的整个脚给砍下来,也是他罪有应得。
雪儿对他们说:“老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只惩罚你们,不要你们的命。记住,以后要寻找正道,加强修炼。切不可妄自尊大,为害浮屠。快滚!”
看着他们分明是已经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好像是没有了。一听到雪儿对他们的宣判之后,虽然走是不可能了,但他们纵然只能爬,还是一下一爬地离开了我们。
这一幕又一幕,让我看得心惊肉跳。我恨我太年幼,太弱势,总是一个受害者。我的主角位置总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抢走。我什么时候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主角呢?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呢?是的,我要成为强者!
不由得,我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我猜想,我可能不会遇到握拳容易出拳难的尴尬。因为,我现在还不能出拳。
两个魔王越爬越远,把他们的腥臭也带到远处去了。
经过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王瞎话儿耗费了太多的体力,那紧绷的精神,这个时候也松驰下来。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再也不想站起来。
当我想和王瞎话儿并肩坐在一起时,雪儿拉着我,让我坐在她旁边。像大姐姐待小弟弟一样,亲热的搂住我的肩膀。王瞎话儿则不置可否。
我们和王瞎话儿面对面坐着。
雪儿的手往前伸了一下,我以为她想替王瞎话说儿擦汗。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雪儿的手,她手上突然多出了几样东西。
一把银质的壶和三个细瓷碗。
雪儿把这些东西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端起壶,一个碗一个碗地往里边斟着。香和甜的味道立即发散开来。
她首先递给王瞎话儿一碗,并说:“法师,你累了,喝一盅香茶提提神吧!”
王瞎话儿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接过香茶。轻轻抿了一口,他竟然没有品出来味儿。他又呷了一口,慢慢的咽下。便一惊一咋地说:“仙姑,你真是神人哪!”
雪儿微笑着问:“法师,怎么了?”
王瞎话儿惊奇的说:“我喝下头一口,觉得很平常,喝下第二口,立即觉得神清气爽,也不觉得累了,心智格外清晰。这一会儿,别说两魔王,它就是来四个,我也不会害怕。”
雪儿递给我一碗,她说:“小弟弟,你也喝一盅吧!”
我急不可耐地接过来,我可以没有王瞎话儿那涵养,捧起雪儿所说的那“茶盅”,一饮而尽。
雪儿和王瞎话儿对视后,看着我,他们开怀大笑。
这有啥好笑的?不就是喝茶吗?
他们笑他们的,但我确实是有了变化。我仿佛多了胆量和勇气,突然间,我意识到,不管你老师出什么样的难题、偏题、怪题,也难不倒我。班长算什么?到将来,我甚至会成为校长,教育局长,或者是大学教授。
王瞎话儿站起来说:“仙姑,我这就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
雪儿说:“法师,你急什么?你看,过了这条河,那边不就是你们要去的村庄吗?”
刚才还是昏天黑地的世界,这时一下子全明朗起来。顺着雪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在我们的不远处,果真有一条河,我甚至还听到了河水“哗哗”流淌的声音。最令我兴奋的是,我的村庄,清晰可见。我几乎上连是谁家的房子,也看得一清二楚。
盛情难却,王瞎话儿只好又重新坐了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王瞎话儿似乎是不经意地问:“仙姑,你是怎样得罪了那两个魔王的?”
雪儿看着远方说:“都是因为我的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09: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 斩鬼师
第二十三章   吃饭问题
好刺眼的东西啊!
王瞎话感觉到有千万根银针在他眼皮上乱扎。他睁开眼睛,原来是中午的阳光在照着他。
这一觉睡得好香啊!
肚子里一阵“叽里咕噜”的响声,把他那想吃点什么的欲望给激发起来。是有点饿了,上哪儿找点吃的呢?上苏玉秋家吗?恐怕不行。真不行的话,还得去讨饭。
也不知道那个吊死鬼石兰香还在不在他的肩膀上,他用手先拍左肩,又拍右肩,然后轻声的问:“石姑娘,你还在吗?”
“大师,我在!”声音好像是从背后发出的。
王瞎话儿问:“你在哪呀?”
石兰香说:“大师,我在你背后。我怕这阳光,等到背阴的地方,我在上你肩膀上吧!”
王瞎话儿站起身,茫然不知所措,又不知道怎样解决吃饭问题,不由得往苏玉秋家看了一眼,一咬牙,就要离开。
抱了一大抱柴草的苏玉秋一歪头,看见草垛这边斜挎着宝剑的王瞎话儿,她怯怯地说:“恩人,你原来在这儿,都在到处找你呢!走吧,跟我一起屋里去吧!”
王瞎话儿看着眼前这个妇道人家,只觉得很熟悉她的形体,但脸庞却很生疏。细想想,昨晚一直也没有看见她的脸。难道她就是昨晚自己送回来的那一个吗?她长得既年轻又漂亮,这副活泼开朗的神情,那还有半点忧郁和悲伤啊!
王瞎话儿推辞道:“恐怕不合适吧?我还有要事在身哪!”
苏玉秋恳求道:“恩人,吃一顿粗茶淡饭总是可以吧?”
一说到茶饭,王瞎话儿的两条腿都有点软。盛情难却,再说,到苏玉秋家,总比讨饭要好得多。于是,王瞎话儿便跟苏玉秋一起上她家去。
还没有进院子,王瞎话儿已经被人们围上了。人们七嘴八舌地说着。
“他可是个活神仙哪,人家阴阳两界都吃得开。”
“这可不是个简单的人哪,他会斩鬼除妖!”
“虽然说现在是橫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年代,但牛鬼蛇神还得有人来扫啊!”
王瞎话儿的奇迹已经在村子里传播开来。能一睹王瞎话儿的风采,成村人们一件最荣幸的事情。
出去找王瞎话儿的人们陆续回来了,一听说王瞎话儿就在那柴草垛边睡了一上午,人们到更是啧啧称奇,“这半神半人的人就是不一样。没有他这半仙之体,怎能作出这惊天动地的大事?”
为了招待王瞎话儿,苏玉秋一家人忙得不可开交。坐在王瞎话儿肩上的石兰香几欲下去帮苏玉秋,但她一次又一次地控制住自己。她告诫自己,千万要忍住,若是去帮忙,那等于是帮倒忙,那会越帮越忙。
丰盛的酒菜摆了满满一桌子,王瞎话儿真想不等主人让他,他就开始吃。那样会很没面子的。直到主人谦卑地说:“事出突然,也没预备什么好吃的东西,薄酒淡饭,聊表心意。还是请大师您品尝品尝吧!”
有了这句话,王瞎话儿这才用筷子稍稍夹了一点菜,刚把那一点点菜放入嘴里,猛地想起来,他肩膀上还有个人,她要不要吃点什么呢?这一会儿,问又不敢问,他踌躇了一下,对主人郭德汉说:“请您再给我一双筷子吧!”
还没等郭德汉反应过来,苏玉秋早把一双筷子递到王瞎话儿手中。
王瞎话儿接过筷子,一语双关地说:“该吃的就吃吧!”
苏玉秋已经明白了王瞎话儿话中的含意,她下意识地往王瞎话儿的左肩上看了一眼,她记得,天亮之后,她坐在王瞎话儿的右肩上,那个石大姐坐在王瞎话儿的左肩上。令她失望的是,她什么也没有看见。于是,她也重复道:“是啊,该吃的就吃吧!”
郭德汉“哈哈”笑着说:“说的是,说的是,请恩人不要拘礼,就像在自己家一样,随便来,随便来!”
王瞎话儿在心里说,随便个屁,我随便你老婆,你愿意吗?
一边吃着饭,郭德汉一边询问王瞎话儿家乡啦,婚姻啦,弟兄啦,之类的事情。王瞎话儿一说到自己的家乡,让在场的人们大吃一惊。
“我的天哪!”郭德汉差点跳起来,他说:“咱们两地相距有三百五十里地,你是用昨晚一夜的时间走来的?”
王瞎话儿不假思索地说:“是啊!”
郭德汉说:“恩人你是河南中部的,我们这儿是湖北地界呀。”他转向自己的老婆,问:“你为何就跑那么远呢?”
苏玉秋放下碗筷,迷茫地说:“我也不知道!”
郭德汉对王瞎话儿说:“恩人,我有一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瞎话儿酒也喝个差不多了,饭也吃饱了,听见男主人说出请求的话,就说:“在你家,你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还说啥请求不请求的,有话您尽管说。只要我能作到,决不会让你脸面掉地上。”
郭德汉这才说:“你离家几百里地,跑这一趟也够辛苦的。我想请你在我家多住几天,一是你能好好休息休息,再一个我们也好补补你对我们的恩情。你看怎么样?”
“那不中!”王瞎话儿断然拒绝,“因为我还有一趟差事,不能耽误时间。”
郭德汉有点失望,他关切地问:“啥子事啊,那么急?”
王瞎话儿说:“和送你夫人一样急的事。”
郭德汉释然地点点头。
吃过饭后,又喝了一杯茶。王瞎话儿认为是该告辞的时候了。他刚站起身,一对五十多岁的老夫妻,一前一后撞进屋中。到王瞎话儿面前,他俩一齐向王瞎话儿跪下了。
王瞎话儿惊诧地问:“您俩这是咋回事儿?”
老头哀求道:“大仙儿,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有话起来慢慢说,”王瞎话儿说,“不要这样嘛,您俩吓我一跳。”
在郭德汉夫妻的搀扶下,老夫妻俩这才诚惶诚恐地坐在椅子上。王瞎话儿也回身坐了下去。
老头说,他叫黃中,两月前,他儿子黃立上离他们十里地的西山打柴,回来的路上,被一阵旋风刮住,到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了,那知道,从此以后,他四肢无力,渐渐的面黄肌瘦,也不知道究竟得了什么病。虽然请了好多医生,还是治不好。有人说他是得了外症,今天突然听闻大仙儿的事,所以,特地来请大仙儿去给孩子诊治诊治。
这如何是好啊!王瞎话儿从来没有给人看过什么病,人说,没有金刚钻,怎敢揽磁器活儿?自己确实没有那金刚钻啊!这磁器活儿说什么也不敢揽。
王瞎话儿说:“这个……”
黃中又起身到王瞎话儿面前跪下,说:“大仙儿,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实在是没有一点办法了啊!”
王瞎话儿如坐针毡,不住地摆头,连声地“啧”嘴。
这时,坐在他肩膀上的石兰香对他耳语道:“大师,你答应他吧,我来帮你!你先问问他的儿子现在是不是睡在他家西屋,床头桌子上是不是有一尊红色的泥塑仕女?”
王瞎话儿拉起黃中,对他说:“你不要着急,我先问你两件事,如果是的,我就能去为你儿子治病,如果不是,那我就无能为力了。”
黃中说:“大仙儿,你问吧!”
王瞎话儿说:“你儿子现在你家的西屋睡着,是不是?”
黃中说:“是的,是的。”
王瞎话儿继续说:“他的床头桌子上有一尊泥塑仕女,并且是红色的,有没有?”
黃中骇异地说:“大仙儿,你从来没有到我家去过,你为什么知道得这么清啊!”
石兰香说:“大师,现在就行动吧!”
王瞎话儿猛地来了胆量,他大手一挥,扶扶腰间的宝剑,说:“走,事不宜迟,现在就去为你儿子治病!”
    一行人前呼后拥地走出郭德汉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09: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第一卷 斩鬼师
第十章 魔法大战
白须魔翁和阴阳魔老弟兄俩在我们三个周围来回转。我都有点头晕目眩了,可他们还津津有味地转着。好像他们这样一直转下去的话,我们就会不战自败。
雪儿手执她的青锋宝剑,时刻提防着他们的进攻。
王瞎话儿也举起了他的青铜宝剑,一场厮杀迫在眉睫。
当两个魔王汇聚在一起时,王瞎话儿暗暗地从衣袋中掏出一把东西。我看见从他的指缝里掉出几粒豆子。在他向两个魔王抛出豆子的同时,他口中念念有词:“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让千军万马去打败这两魔王吧!”
风雷滚滚中,数不尽的天兵天将从天而降,把两个魔王紧紧围在中间。并且使用不同的兵器在向他们进攻。纵然两个魔王有分身之术,这一会儿他们也是应接不暇。
趁这个机会,王瞎话儿对雪儿使个眼色,说:“我们快走!”
刚跑出一段距离,忽然间,天空中乌云滚滚,昏天黑地里,狂风大作,不是雪儿紧紧拉着我的手,我差点就被这大风给刮得没有影踪了。飞砂走石,打得我们找不到了方向。再回首,哪里还有天兵天将?
阴阳魔老狂妄自负地啸叫:“斩鬼师,和你的小鬼们斗去吧!你的招数还嫩了点儿。你的撒豆成兵比得过我的飞沙走石吗?”
话音未落,阴阳魔老已经伸出他的魔爪,向我抓过来。
王瞎话儿好像久经沙场的老将,临阵不慌,也许他真的历经了无数次这样的战阵吧?他没握宝剑的那只大手朝空中用力一挥,一辆阴车随手而来。
那阴车却也奇怪,驶到我们几个的脚下后,载着我们,稳稳地,并且无声无息地像风一样飞去。
一座高不见顶的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眼看就要撞到山上了,王瞎话儿连忙调整阴车飞行的方向。阴车回了头,但后边同样有一座高山阻挡。两座山缓慢的往中间移动,空间越来越小,挤得阴车快没有了飞行的余地。王瞎话儿一跺脚,阴车直往上飞,越飞越高。
眼看就要彻底脱离危险了,猛然间,两团火球如箭一般的迅速射向阴车。左闪右躲中,两团火球粘定了阴车,想在短时间内摆脱火球的纠缠,很不好办。
奇迹竟然就在眨眼间发生,两团火球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两团火球相撞在一起。电光石火,如焰火万朵,但那迸飞的点点星火,还是落在了阴车上。霎时间,阴车上烧起腾腾大火。这火只是蓝色的光焰,并不像我们平常所风见的那种红色火焰。尽管如此,也有热浪扑向我们。
阴车再也不能上升,垂直地往下掉。速度之快,让我不敢睁开眼睛。
王瞎话儿当机立断,对我大喊:“快,把那块红布拿出来,赶紧抖开。”
我也不敢问为什么,只得按王瞎话儿说的去作。麻利地从衣袋中掏出那团脏兮兮的红布,用力一抖。天哪,它竟然长得让我看不到头儿。
阴车在这块长长的红布的衬托下,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再看时,长长的红布消失了,我手中还是那块脏兮兮的红布。看到了它的神奇,我可不想再扔掉它了。
当我听到两个魔王的惨叫声时,大着胆子,睁开眼睛一看,两个魔王已经摔到地上。
我和雪儿、王瞎话儿我们几个雄赳赳,气昂昂地从阴车上走下来,他们两个手执宝剑,一步步接近两个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的魔王。
王瞎话儿说:“这就叫玩火者自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雪儿说:“法师,他们的死穴就在他们脚踝后的大筋上,快挑断他们脚踝后的大筋。这样,他们就不能为害苍生了。”
王瞎话儿持剑奔向白须魔翁,雪儿则径直向阴阳魔老奔去。原想挑断他们脚踝上的大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谁知他们在地上不住地滚动。又不像杀猪那样,绳索一捆绑,他们动弹不得。
先是雪儿得了手,她只挑断了阴阳魔老一个脚踝上的大筋,阴阳魔老便如死猪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体一个劲地抽搐。他哪里还有人的血?从他大筋断口处流出的液体,又腥又臭,还带着淡绿色。
雪儿正要上前帮助王瞎话儿,他的北斗七星剑已经斩断了白须魔翁的半个脚踝。这个王法师,下手是不是有点太狠了点?不过,想到这两魔王的所作所为,别说斩断他半个脚踝,就是把他的整个脚给砍下来,也是他罪有应得。
雪儿对他们说:“老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只惩罚你们,不要你们的命。记住,以后要寻找正道,加强修炼。切不可妄自尊大,为害浮屠。快滚!”
看着他们分明是已经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好像是没有了。一听到雪儿对他们的宣判之后,虽然走是不可能了,但他们纵然只能爬,还是一下一爬地离开了我们。
这一幕又一幕,让我看得心惊肉跳。我恨我太年幼,太弱势,总是一个受害者。我的主角位置总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抢走。我什么时候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主角呢?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呢?是的,我要成为强者!
不由得,我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我猜想,我可能不会遇到握拳容易出拳难的尴尬。因为,我现在还不能出拳。
两个魔王越爬越远,把他们的腥臭也带到远处去了。
经过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王瞎话儿耗费了太多的体力,那紧绷的精神,这个时候也松驰下来。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再也不想站起来。
当我想和王瞎话儿并肩坐在一起时,雪儿拉着我,让我坐在她旁边。像大姐姐待小弟弟一样,亲热的搂住我的肩膀。王瞎话儿则不置可否。
我们和王瞎话儿面对面坐着。
雪儿的手往前伸了一下,我以为她想替王瞎话说儿擦汗。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雪儿的手,她手上突然多出了几样东西。
一把银质的壶和三个细瓷碗。
雪儿把这些东西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端起壶,一个碗一个碗地往里边斟着。香和甜的味道立即发散开来。
她首先递给王瞎话儿一碗,并说:“法师,你累了,喝一盅香茶提提神吧!”
王瞎话儿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接过香茶。轻轻抿了一口,他竟然没有品出来味儿。他又呷了一口,慢慢的咽下。便一惊一咋地说:“仙姑,你真是神人哪!”
雪儿微笑着问:“法师,怎么了?”
王瞎话儿惊奇的说:“我喝下头一口,觉得很平常,喝下第二口,立即觉得神清气爽,也不觉得累了,心智格外清晰。这一会儿,别说两魔王,它就是来四个,我也不会害怕。”
雪儿递给我一碗,她说:“小弟弟,你也喝一盅吧!”
我急不可耐地接过来,我可以没有王瞎话儿那涵养,捧起雪儿所说的那“茶盅”,一饮而尽。
雪儿和王瞎话儿对视后,看着我,他们开怀大笑。
这有啥好笑的?不就是喝茶吗?
他们笑他们的,但我确实是有了变化。我仿佛多了胆量和勇气,突然间,我意识到,不管你老师出什么样的难题、偏题、怪题,也难不倒我。班长算什么?到将来,我甚至会成为校长,教育局长,或者是大学教授。
王瞎话儿站起来说:“仙姑,我这就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
雪儿说:“法师,你急什么?你看,过了这条河,那边不就是你们要去的村庄吗?”
刚才还是昏天黑地的世界,这时一下子全明朗起来。顺着雪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在我们的不远处,果真有一条河,我甚至还听到了河水“哗哗”流淌的声音。最令我兴奋的是,我的村庄,清晰可见。我几乎上连是谁家的房子,也看得一清二楚。
盛情难却,王瞎话儿只好又重新坐了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王瞎话儿似乎是不经意地问:“仙姑,你是怎样得罪了那两个魔王的?”
雪儿看着远方说:“都是因为我的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09:5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第一卷 斩鬼师
第十章 魔法大战
白须魔翁和阴阳魔老弟兄俩在我们三个周围来回转。我都有点头晕目眩了,可他们还津津有味地转着。好像他们这样一直转下去的话,我们就会不战自败。
雪儿手执她的青锋宝剑,时刻提防着他们的进攻。
王瞎话儿也举起了他的青铜宝剑,一场厮杀迫在眉睫。
当两个魔王汇聚在一起时,王瞎话儿暗暗地从衣袋中掏出一把东西。我看见从他的指缝里掉出几粒豆子。在他向两个魔王抛出豆子的同时,他口中念念有词:“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让千军万马去打败这两魔王吧!”
风雷滚滚中,数不尽的天兵天将从天而降,把两个魔王紧紧围在中间。并且使用不同的兵器在向他们进攻。纵然两个魔王有分身之术,这一会儿他们也是应接不暇。
趁这个机会,王瞎话儿对雪儿使个眼色,说:“我们快走!”
刚跑出一段距离,忽然间,天空中乌云滚滚,昏天黑地里,狂风大作,不是雪儿紧紧拉着我的手,我差点就被这大风给刮得没有影踪了。飞砂走石,打得我们找不到了方向。再回首,哪里还有天兵天将?
阴阳魔老狂妄自负地啸叫:“斩鬼师,和你的小鬼们斗去吧!你的招数还嫩了点儿。你的撒豆成兵比得过我的飞沙走石吗?”
话音未落,阴阳魔老已经伸出他的魔爪,向我抓过来。
王瞎话儿好像久经沙场的老将,临阵不慌,也许他真的历经了无数次这样的战阵吧?他没握宝剑的那只大手朝空中用力一挥,一辆阴车随手而来。
那阴车却也奇怪,驶到我们几个的脚下后,载着我们,稳稳地,并且无声无息地像风一样飞去。
一座高不见顶的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眼看就要撞到山上了,王瞎话儿连忙调整阴车飞行的方向。阴车回了头,但后边同样有一座高山阻挡。两座山缓慢的往中间移动,空间越来越小,挤得阴车快没有了飞行的余地。王瞎话儿一跺脚,阴车直往上飞,越飞越高。
眼看就要彻底脱离危险了,猛然间,两团火球如箭一般的迅速射向阴车。左闪右躲中,两团火球粘定了阴车,想在短时间内摆脱火球的纠缠,很不好办。
奇迹竟然就在眨眼间发生,两团火球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两团火球相撞在一起。电光石火,如焰火万朵,但那迸飞的点点星火,还是落在了阴车上。霎时间,阴车上烧起腾腾大火。这火只是蓝色的光焰,并不像我们平常所风见的那种红色火焰。尽管如此,也有热浪扑向我们。
阴车再也不能上升,垂直地往下掉。速度之快,让我不敢睁开眼睛。
王瞎话儿当机立断,对我大喊:“快,把那块红布拿出来,赶紧抖开。”
我也不敢问为什么,只得按王瞎话儿说的去作。麻利地从衣袋中掏出那团脏兮兮的红布,用力一抖。天哪,它竟然长得让我看不到头儿。
阴车在这块长长的红布的衬托下,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再看时,长长的红布消失了,我手中还是那块脏兮兮的红布。看到了它的神奇,我可不想再扔掉它了。
当我听到两个魔王的惨叫声时,大着胆子,睁开眼睛一看,两个魔王已经摔到地上。
我和雪儿、王瞎话儿我们几个雄赳赳,气昂昂地从阴车上走下来,他们两个手执宝剑,一步步接近两个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的魔王。
王瞎话儿说:“这就叫玩火者自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雪儿说:“法师,他们的死穴就在他们脚踝后的大筋上,快挑断他们脚踝后的大筋。这样,他们就不能为害苍生了。”
王瞎话儿持剑奔向白须魔翁,雪儿则径直向阴阳魔老奔去。原想挑断他们脚踝上的大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谁知他们在地上不住地滚动。又不像杀猪那样,绳索一捆绑,他们动弹不得。
先是雪儿得了手,她只挑断了阴阳魔老一个脚踝上的大筋,阴阳魔老便如死猪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体一个劲地抽搐。他哪里还有人的血?从他大筋断口处流出的液体,又腥又臭,还带着淡绿色。
雪儿正要上前帮助王瞎话儿,他的北斗七星剑已经斩断了白须魔翁的半个脚踝。这个王法师,下手是不是有点太狠了点?不过,想到这两魔王的所作所为,别说斩断他半个脚踝,就是把他的整个脚给砍下来,也是他罪有应得。
雪儿对他们说:“老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只惩罚你们,不要你们的命。记住,以后要寻找正道,加强修炼。切不可妄自尊大,为害浮屠。快滚!”
看着他们分明是已经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好像是没有了。一听到雪儿对他们的宣判之后,虽然走是不可能了,但他们纵然只能爬,还是一下一爬地离开了我们。
这一幕又一幕,让我看得心惊肉跳。我恨我太年幼,太弱势,总是一个受害者。我的主角位置总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抢走。我什么时候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主角呢?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呢?是的,我要成为强者!
不由得,我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我猜想,我可能不会遇到握拳容易出拳难的尴尬。因为,我现在还不能出拳。
两个魔王越爬越远,把他们的腥臭也带到远处去了。
经过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王瞎话儿耗费了太多的体力,那紧绷的精神,这个时候也松驰下来。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再也不想站起来。
当我想和王瞎话儿并肩坐在一起时,雪儿拉着我,让我坐在她旁边。像大姐姐待小弟弟一样,亲热的搂住我的肩膀。王瞎话儿则不置可否。
我们和王瞎话儿面对面坐着。
雪儿的手往前伸了一下,我以为她想替王瞎话说儿擦汗。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雪儿的手,她手上突然多出了几样东西。
一把银质的壶和三个细瓷碗。
雪儿把这些东西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端起壶,一个碗一个碗地往里边斟着。香和甜的味道立即发散开来。
她首先递给王瞎话儿一碗,并说:“法师,你累了,喝一盅香茶提提神吧!”
王瞎话儿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接过香茶。轻轻抿了一口,他竟然没有品出来味儿。他又呷了一口,慢慢的咽下。便一惊一咋地说:“仙姑,你真是神人哪!”
雪儿微笑着问:“法师,怎么了?”
王瞎话儿惊奇的说:“我喝下头一口,觉得很平常,喝下第二口,立即觉得神清气爽,也不觉得累了,心智格外清晰。这一会儿,别说两魔王,它就是来四个,我也不会害怕。”
雪儿递给我一碗,她说:“小弟弟,你也喝一盅吧!”
我急不可耐地接过来,我可以没有王瞎话儿那涵养,捧起雪儿所说的那“茶盅”,一饮而尽。
雪儿和王瞎话儿对视后,看着我,他们开怀大笑。
这有啥好笑的?不就是喝茶吗?
他们笑他们的,但我确实是有了变化。我仿佛多了胆量和勇气,突然间,我意识到,不管你老师出什么样的难题、偏题、怪题,也难不倒我。班长算什么?到将来,我甚至会成为校长,教育局长,或者是大学教授。
王瞎话儿站起来说:“仙姑,我这就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
雪儿说:“法师,你急什么?你看,过了这条河,那边不就是你们要去的村庄吗?”
刚才还是昏天黑地的世界,这时一下子全明朗起来。顺着雪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在我们的不远处,果真有一条河,我甚至还听到了河水“哗哗”流淌的声音。最令我兴奋的是,我的村庄,清晰可见。我几乎上连是谁家的房子,也看得一清二楚。
盛情难却,王瞎话儿只好又重新坐了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王瞎话儿似乎是不经意地问:“仙姑,你是怎样得罪了那两个魔王的?”
雪儿看着远方说:“都是因为我的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09: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第一卷 斩鬼师
第十章 魔法大战
白须魔翁和阴阳魔老弟兄俩在我们三个周围来回转。我都有点头晕目眩了,可他们还津津有味地转着。好像他们这样一直转下去的话,我们就会不战自败。
雪儿手执她的青锋宝剑,时刻提防着他们的进攻。
王瞎话儿也举起了他的青铜宝剑,一场厮杀迫在眉睫。
当两个魔王汇聚在一起时,王瞎话儿暗暗地从衣袋中掏出一把东西。我看见从他的指缝里掉出几粒豆子。在他向两个魔王抛出豆子的同时,他口中念念有词:“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让千军万马去打败这两魔王吧!”
风雷滚滚中,数不尽的天兵天将从天而降,把两个魔王紧紧围在中间。并且使用不同的兵器在向他们进攻。纵然两个魔王有分身之术,这一会儿他们也是应接不暇。
趁这个机会,王瞎话儿对雪儿使个眼色,说:“我们快走!”
刚跑出一段距离,忽然间,天空中乌云滚滚,昏天黑地里,狂风大作,不是雪儿紧紧拉着我的手,我差点就被这大风给刮得没有影踪了。飞砂走石,打得我们找不到了方向。再回首,哪里还有天兵天将?
阴阳魔老狂妄自负地啸叫:“斩鬼师,和你的小鬼们斗去吧!你的招数还嫩了点儿。你的撒豆成兵比得过我的飞沙走石吗?”
话音未落,阴阳魔老已经伸出他的魔爪,向我抓过来。
王瞎话儿好像久经沙场的老将,临阵不慌,也许他真的历经了无数次这样的战阵吧?他没握宝剑的那只大手朝空中用力一挥,一辆阴车随手而来。
那阴车却也奇怪,驶到我们几个的脚下后,载着我们,稳稳地,并且无声无息地像风一样飞去。
一座高不见顶的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眼看就要撞到山上了,王瞎话儿连忙调整阴车飞行的方向。阴车回了头,但后边同样有一座高山阻挡。两座山缓慢的往中间移动,空间越来越小,挤得阴车快没有了飞行的余地。王瞎话儿一跺脚,阴车直往上飞,越飞越高。
眼看就要彻底脱离危险了,猛然间,两团火球如箭一般的迅速射向阴车。左闪右躲中,两团火球粘定了阴车,想在短时间内摆脱火球的纠缠,很不好办。
奇迹竟然就在眨眼间发生,两团火球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两团火球相撞在一起。电光石火,如焰火万朵,但那迸飞的点点星火,还是落在了阴车上。霎时间,阴车上烧起腾腾大火。这火只是蓝色的光焰,并不像我们平常所风见的那种红色火焰。尽管如此,也有热浪扑向我们。
阴车再也不能上升,垂直地往下掉。速度之快,让我不敢睁开眼睛。
王瞎话儿当机立断,对我大喊:“快,把那块红布拿出来,赶紧抖开。”
我也不敢问为什么,只得按王瞎话儿说的去作。麻利地从衣袋中掏出那团脏兮兮的红布,用力一抖。天哪,它竟然长得让我看不到头儿。
阴车在这块长长的红布的衬托下,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再看时,长长的红布消失了,我手中还是那块脏兮兮的红布。看到了它的神奇,我可不想再扔掉它了。
当我听到两个魔王的惨叫声时,大着胆子,睁开眼睛一看,两个魔王已经摔到地上。
我和雪儿、王瞎话儿我们几个雄赳赳,气昂昂地从阴车上走下来,他们两个手执宝剑,一步步接近两个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的魔王。
王瞎话儿说:“这就叫玩火者自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雪儿说:“法师,他们的死穴就在他们脚踝后的大筋上,快挑断他们脚踝后的大筋。这样,他们就不能为害苍生了。”
王瞎话儿持剑奔向白须魔翁,雪儿则径直向阴阳魔老奔去。原想挑断他们脚踝上的大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谁知他们在地上不住地滚动。又不像杀猪那样,绳索一捆绑,他们动弹不得。
先是雪儿得了手,她只挑断了阴阳魔老一个脚踝上的大筋,阴阳魔老便如死猪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体一个劲地抽搐。他哪里还有人的血?从他大筋断口处流出的液体,又腥又臭,还带着淡绿色。
雪儿正要上前帮助王瞎话儿,他的北斗七星剑已经斩断了白须魔翁的半个脚踝。这个王法师,下手是不是有点太狠了点?不过,想到这两魔王的所作所为,别说斩断他半个脚踝,就是把他的整个脚给砍下来,也是他罪有应得。
雪儿对他们说:“老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只惩罚你们,不要你们的命。记住,以后要寻找正道,加强修炼。切不可妄自尊大,为害浮屠。快滚!”
看着他们分明是已经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好像是没有了。一听到雪儿对他们的宣判之后,虽然走是不可能了,但他们纵然只能爬,还是一下一爬地离开了我们。
这一幕又一幕,让我看得心惊肉跳。我恨我太年幼,太弱势,总是一个受害者。我的主角位置总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抢走。我什么时候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主角呢?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呢?是的,我要成为强者!
不由得,我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我猜想,我可能不会遇到握拳容易出拳难的尴尬。因为,我现在还不能出拳。
两个魔王越爬越远,把他们的腥臭也带到远处去了。
经过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王瞎话儿耗费了太多的体力,那紧绷的精神,这个时候也松驰下来。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再也不想站起来。
当我想和王瞎话儿并肩坐在一起时,雪儿拉着我,让我坐在她旁边。像大姐姐待小弟弟一样,亲热的搂住我的肩膀。王瞎话儿则不置可否。
我们和王瞎话儿面对面坐着。
雪儿的手往前伸了一下,我以为她想替王瞎话说儿擦汗。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雪儿的手,她手上突然多出了几样东西。
一把银质的壶和三个细瓷碗。
雪儿把这些东西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端起壶,一个碗一个碗地往里边斟着。香和甜的味道立即发散开来。
她首先递给王瞎话儿一碗,并说:“法师,你累了,喝一盅香茶提提神吧!”
王瞎话儿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接过香茶。轻轻抿了一口,他竟然没有品出来味儿。他又呷了一口,慢慢的咽下。便一惊一咋地说:“仙姑,你真是神人哪!”
雪儿微笑着问:“法师,怎么了?”
王瞎话儿惊奇的说:“我喝下头一口,觉得很平常,喝下第二口,立即觉得神清气爽,也不觉得累了,心智格外清晰。这一会儿,别说两魔王,它就是来四个,我也不会害怕。”
雪儿递给我一碗,她说:“小弟弟,你也喝一盅吧!”
我急不可耐地接过来,我可以没有王瞎话儿那涵养,捧起雪儿所说的那“茶盅”,一饮而尽。
雪儿和王瞎话儿对视后,看着我,他们开怀大笑。
这有啥好笑的?不就是喝茶吗?
他们笑他们的,但我确实是有了变化。我仿佛多了胆量和勇气,突然间,我意识到,不管你老师出什么样的难题、偏题、怪题,也难不倒我。班长算什么?到将来,我甚至会成为校长,教育局长,或者是大学教授。
王瞎话儿站起来说:“仙姑,我这就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
雪儿说:“法师,你急什么?你看,过了这条河,那边不就是你们要去的村庄吗?”
刚才还是昏天黑地的世界,这时一下子全明朗起来。顺着雪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在我们的不远处,果真有一条河,我甚至还听到了河水“哗哗”流淌的声音。最令我兴奋的是,我的村庄,清晰可见。我几乎上连是谁家的房子,也看得一清二楚。
盛情难却,王瞎话儿只好又重新坐了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王瞎话儿似乎是不经意地问:“仙姑,你是怎样得罪了那两个魔王的?”
雪儿看着远方说:“都是因为我的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09:5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第一卷 斩鬼师
第十章 魔法大战
白须魔翁和阴阳魔老弟兄俩在我们三个周围来回转。我都有点头晕目眩了,可他们还津津有味地转着。好像他们这样一直转下去的话,我们就会不战自败。
雪儿手执她的青锋宝剑,时刻提防着他们的进攻。
王瞎话儿也举起了他的青铜宝剑,一场厮杀迫在眉睫。
当两个魔王汇聚在一起时,王瞎话儿暗暗地从衣袋中掏出一把东西。我看见从他的指缝里掉出几粒豆子。在他向两个魔王抛出豆子的同时,他口中念念有词:“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让千军万马去打败这两魔王吧!”
风雷滚滚中,数不尽的天兵天将从天而降,把两个魔王紧紧围在中间。并且使用不同的兵器在向他们进攻。纵然两个魔王有分身之术,这一会儿他们也是应接不暇。
趁这个机会,王瞎话儿对雪儿使个眼色,说:“我们快走!”
刚跑出一段距离,忽然间,天空中乌云滚滚,昏天黑地里,狂风大作,不是雪儿紧紧拉着我的手,我差点就被这大风给刮得没有影踪了。飞砂走石,打得我们找不到了方向。再回首,哪里还有天兵天将?
阴阳魔老狂妄自负地啸叫:“斩鬼师,和你的小鬼们斗去吧!你的招数还嫩了点儿。你的撒豆成兵比得过我的飞沙走石吗?”
话音未落,阴阳魔老已经伸出他的魔爪,向我抓过来。
王瞎话儿好像久经沙场的老将,临阵不慌,也许他真的历经了无数次这样的战阵吧?他没握宝剑的那只大手朝空中用力一挥,一辆阴车随手而来。
那阴车却也奇怪,驶到我们几个的脚下后,载着我们,稳稳地,并且无声无息地像风一样飞去。
一座高不见顶的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眼看就要撞到山上了,王瞎话儿连忙调整阴车飞行的方向。阴车回了头,但后边同样有一座高山阻挡。两座山缓慢的往中间移动,空间越来越小,挤得阴车快没有了飞行的余地。王瞎话儿一跺脚,阴车直往上飞,越飞越高。
眼看就要彻底脱离危险了,猛然间,两团火球如箭一般的迅速射向阴车。左闪右躲中,两团火球粘定了阴车,想在短时间内摆脱火球的纠缠,很不好办。
奇迹竟然就在眨眼间发生,两团火球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两团火球相撞在一起。电光石火,如焰火万朵,但那迸飞的点点星火,还是落在了阴车上。霎时间,阴车上烧起腾腾大火。这火只是蓝色的光焰,并不像我们平常所风见的那种红色火焰。尽管如此,也有热浪扑向我们。
阴车再也不能上升,垂直地往下掉。速度之快,让我不敢睁开眼睛。
王瞎话儿当机立断,对我大喊:“快,把那块红布拿出来,赶紧抖开。”
我也不敢问为什么,只得按王瞎话儿说的去作。麻利地从衣袋中掏出那团脏兮兮的红布,用力一抖。天哪,它竟然长得让我看不到头儿。
阴车在这块长长的红布的衬托下,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再看时,长长的红布消失了,我手中还是那块脏兮兮的红布。看到了它的神奇,我可不想再扔掉它了。
当我听到两个魔王的惨叫声时,大着胆子,睁开眼睛一看,两个魔王已经摔到地上。
我和雪儿、王瞎话儿我们几个雄赳赳,气昂昂地从阴车上走下来,他们两个手执宝剑,一步步接近两个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的魔王。
王瞎话儿说:“这就叫玩火者自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雪儿说:“法师,他们的死穴就在他们脚踝后的大筋上,快挑断他们脚踝后的大筋。这样,他们就不能为害苍生了。”
王瞎话儿持剑奔向白须魔翁,雪儿则径直向阴阳魔老奔去。原想挑断他们脚踝上的大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谁知他们在地上不住地滚动。又不像杀猪那样,绳索一捆绑,他们动弹不得。
先是雪儿得了手,她只挑断了阴阳魔老一个脚踝上的大筋,阴阳魔老便如死猪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体一个劲地抽搐。他哪里还有人的血?从他大筋断口处流出的液体,又腥又臭,还带着淡绿色。
雪儿正要上前帮助王瞎话儿,他的北斗七星剑已经斩断了白须魔翁的半个脚踝。这个王法师,下手是不是有点太狠了点?不过,想到这两魔王的所作所为,别说斩断他半个脚踝,就是把他的整个脚给砍下来,也是他罪有应得。
雪儿对他们说:“老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只惩罚你们,不要你们的命。记住,以后要寻找正道,加强修炼。切不可妄自尊大,为害浮屠。快滚!”
看着他们分明是已经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好像是没有了。一听到雪儿对他们的宣判之后,虽然走是不可能了,但他们纵然只能爬,还是一下一爬地离开了我们。
这一幕又一幕,让我看得心惊肉跳。我恨我太年幼,太弱势,总是一个受害者。我的主角位置总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抢走。我什么时候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主角呢?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呢?是的,我要成为强者!
不由得,我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我猜想,我可能不会遇到握拳容易出拳难的尴尬。因为,我现在还不能出拳。
两个魔王越爬越远,把他们的腥臭也带到远处去了。
经过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王瞎话儿耗费了太多的体力,那紧绷的精神,这个时候也松驰下来。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再也不想站起来。
当我想和王瞎话儿并肩坐在一起时,雪儿拉着我,让我坐在她旁边。像大姐姐待小弟弟一样,亲热的搂住我的肩膀。王瞎话儿则不置可否。
我们和王瞎话儿面对面坐着。
雪儿的手往前伸了一下,我以为她想替王瞎话说儿擦汗。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雪儿的手,她手上突然多出了几样东西。
一把银质的壶和三个细瓷碗。
雪儿把这些东西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端起壶,一个碗一个碗地往里边斟着。香和甜的味道立即发散开来。
她首先递给王瞎话儿一碗,并说:“法师,你累了,喝一盅香茶提提神吧!”
王瞎话儿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接过香茶。轻轻抿了一口,他竟然没有品出来味儿。他又呷了一口,慢慢的咽下。便一惊一咋地说:“仙姑,你真是神人哪!”
雪儿微笑着问:“法师,怎么了?”
王瞎话儿惊奇的说:“我喝下头一口,觉得很平常,喝下第二口,立即觉得神清气爽,也不觉得累了,心智格外清晰。这一会儿,别说两魔王,它就是来四个,我也不会害怕。”
雪儿递给我一碗,她说:“小弟弟,你也喝一盅吧!”
我急不可耐地接过来,我可以没有王瞎话儿那涵养,捧起雪儿所说的那“茶盅”,一饮而尽。
雪儿和王瞎话儿对视后,看着我,他们开怀大笑。
这有啥好笑的?不就是喝茶吗?
他们笑他们的,但我确实是有了变化。我仿佛多了胆量和勇气,突然间,我意识到,不管你老师出什么样的难题、偏题、怪题,也难不倒我。班长算什么?到将来,我甚至会成为校长,教育局长,或者是大学教授。
王瞎话儿站起来说:“仙姑,我这就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
雪儿说:“法师,你急什么?你看,过了这条河,那边不就是你们要去的村庄吗?”
刚才还是昏天黑地的世界,这时一下子全明朗起来。顺着雪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在我们的不远处,果真有一条河,我甚至还听到了河水“哗哗”流淌的声音。最令我兴奋的是,我的村庄,清晰可见。我几乎上连是谁家的房子,也看得一清二楚。
盛情难却,王瞎话儿只好又重新坐了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王瞎话儿似乎是不经意地问:“仙姑,你是怎样得罪了那两个魔王的?”
雪儿看着远方说:“都是因为我的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1 10: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第一卷 斩鬼师
第十章 魔法大战
白须魔翁和阴阳魔老弟兄俩在我们三个周围来回转。我都有点头晕目眩了,可他们还津津有味地转着。好像他们这样一直转下去的话,我们就会不战自败。
雪儿手执她的青锋宝剑,时刻提防着他们的进攻。
王瞎话儿也举起了他的青铜宝剑,一场厮杀迫在眉睫。
当两个魔王汇聚在一起时,王瞎话儿暗暗地从衣袋中掏出一把东西。我看见从他的指缝里掉出几粒豆子。在他向两个魔王抛出豆子的同时,他口中念念有词:“疾!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让千军万马去打败这两魔王吧!”
风雷滚滚中,数不尽的天兵天将从天而降,把两个魔王紧紧围在中间。并且使用不同的兵器在向他们进攻。纵然两个魔王有分身之术,这一会儿他们也是应接不暇。
趁这个机会,王瞎话儿对雪儿使个眼色,说:“我们快走!”
刚跑出一段距离,忽然间,天空中乌云滚滚,昏天黑地里,狂风大作,不是雪儿紧紧拉着我的手,我差点就被这大风给刮得没有影踪了。飞砂走石,打得我们找不到了方向。再回首,哪里还有天兵天将?
阴阳魔老狂妄自负地啸叫:“斩鬼师,和你的小鬼们斗去吧!你的招数还嫩了点儿。你的撒豆成兵比得过我的飞沙走石吗?”
话音未落,阴阳魔老已经伸出他的魔爪,向我抓过来。
王瞎话儿好像久经沙场的老将,临阵不慌,也许他真的历经了无数次这样的战阵吧?他没握宝剑的那只大手朝空中用力一挥,一辆阴车随手而来。
那阴车却也奇怪,驶到我们几个的脚下后,载着我们,稳稳地,并且无声无息地像风一样飞去。
一座高不见顶的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眼看就要撞到山上了,王瞎话儿连忙调整阴车飞行的方向。阴车回了头,但后边同样有一座高山阻挡。两座山缓慢的往中间移动,空间越来越小,挤得阴车快没有了飞行的余地。王瞎话儿一跺脚,阴车直往上飞,越飞越高。
眼看就要彻底脱离危险了,猛然间,两团火球如箭一般的迅速射向阴车。左闪右躲中,两团火球粘定了阴车,想在短时间内摆脱火球的纠缠,很不好办。
奇迹竟然就在眨眼间发生,两团火球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很可能是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速度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两团火球相撞在一起。电光石火,如焰火万朵,但那迸飞的点点星火,还是落在了阴车上。霎时间,阴车上烧起腾腾大火。这火只是蓝色的光焰,并不像我们平常所风见的那种红色火焰。尽管如此,也有热浪扑向我们。
阴车再也不能上升,垂直地往下掉。速度之快,让我不敢睁开眼睛。
王瞎话儿当机立断,对我大喊:“快,把那块红布拿出来,赶紧抖开。”
我也不敢问为什么,只得按王瞎话儿说的去作。麻利地从衣袋中掏出那团脏兮兮的红布,用力一抖。天哪,它竟然长得让我看不到头儿。
阴车在这块长长的红布的衬托下,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再看时,长长的红布消失了,我手中还是那块脏兮兮的红布。看到了它的神奇,我可不想再扔掉它了。
当我听到两个魔王的惨叫声时,大着胆子,睁开眼睛一看,两个魔王已经摔到地上。
我和雪儿、王瞎话儿我们几个雄赳赳,气昂昂地从阴车上走下来,他们两个手执宝剑,一步步接近两个在地上痛苦地打滚的魔王。
王瞎话儿说:“这就叫玩火者自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雪儿说:“法师,他们的死穴就在他们脚踝后的大筋上,快挑断他们脚踝后的大筋。这样,他们就不能为害苍生了。”
王瞎话儿持剑奔向白须魔翁,雪儿则径直向阴阳魔老奔去。原想挑断他们脚踝上的大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谁知他们在地上不住地滚动。又不像杀猪那样,绳索一捆绑,他们动弹不得。
先是雪儿得了手,她只挑断了阴阳魔老一个脚踝上的大筋,阴阳魔老便如死猪那样,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体一个劲地抽搐。他哪里还有人的血?从他大筋断口处流出的液体,又腥又臭,还带着淡绿色。
雪儿正要上前帮助王瞎话儿,他的北斗七星剑已经斩断了白须魔翁的半个脚踝。这个王法师,下手是不是有点太狠了点?不过,想到这两魔王的所作所为,别说斩断他半个脚踝,就是把他的整个脚给砍下来,也是他罪有应得。
雪儿对他们说:“老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只惩罚你们,不要你们的命。记住,以后要寻找正道,加强修炼。切不可妄自尊大,为害浮屠。快滚!”
看着他们分明是已经死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甚至连呼吸都好像是没有了。一听到雪儿对他们的宣判之后,虽然走是不可能了,但他们纵然只能爬,还是一下一爬地离开了我们。
这一幕又一幕,让我看得心惊肉跳。我恨我太年幼,太弱势,总是一个受害者。我的主角位置总是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抢走。我什么时候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主角呢?什么时候我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呢?是的,我要成为强者!
不由得,我暗暗地握紧了拳头。
我猜想,我可能不会遇到握拳容易出拳难的尴尬。因为,我现在还不能出拳。
两个魔王越爬越远,把他们的腥臭也带到远处去了。
经过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鏖战,王瞎话儿耗费了太多的体力,那紧绷的精神,这个时候也松驰下来。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再也不想站起来。
当我想和王瞎话儿并肩坐在一起时,雪儿拉着我,让我坐在她旁边。像大姐姐待小弟弟一样,亲热的搂住我的肩膀。王瞎话儿则不置可否。
我们和王瞎话儿面对面坐着。
雪儿的手往前伸了一下,我以为她想替王瞎话说儿擦汗。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雪儿的手,她手上突然多出了几样东西。
一把银质的壶和三个细瓷碗。
雪儿把这些东西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端起壶,一个碗一个碗地往里边斟着。香和甜的味道立即发散开来。
她首先递给王瞎话儿一碗,并说:“法师,你累了,喝一盅香茶提提神吧!”
王瞎话儿一边说着“谢谢”,一边接过香茶。轻轻抿了一口,他竟然没有品出来味儿。他又呷了一口,慢慢的咽下。便一惊一咋地说:“仙姑,你真是神人哪!”
雪儿微笑着问:“法师,怎么了?”
王瞎话儿惊奇的说:“我喝下头一口,觉得很平常,喝下第二口,立即觉得神清气爽,也不觉得累了,心智格外清晰。这一会儿,别说两魔王,它就是来四个,我也不会害怕。”
雪儿递给我一碗,她说:“小弟弟,你也喝一盅吧!”
我急不可耐地接过来,我可以没有王瞎话儿那涵养,捧起雪儿所说的那“茶盅”,一饮而尽。
雪儿和王瞎话儿对视后,看着我,他们开怀大笑。
这有啥好笑的?不就是喝茶吗?
他们笑他们的,但我确实是有了变化。我仿佛多了胆量和勇气,突然间,我意识到,不管你老师出什么样的难题、偏题、怪题,也难不倒我。班长算什么?到将来,我甚至会成为校长,教育局长,或者是大学教授。
王瞎话儿站起来说:“仙姑,我这就告辞了,咱们后会有期!”
雪儿说:“法师,你急什么?你看,过了这条河,那边不就是你们要去的村庄吗?”
刚才还是昏天黑地的世界,这时一下子全明朗起来。顺着雪儿手指的方向看去,就在我们的不远处,果真有一条河,我甚至还听到了河水“哗哗”流淌的声音。最令我兴奋的是,我的村庄,清晰可见。我几乎上连是谁家的房子,也看得一清二楚。
盛情难却,王瞎话儿只好又重新坐了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王瞎话儿似乎是不经意地问:“仙姑,你是怎样得罪了那两个魔王的?”
雪儿看着远方说:“都是因为我的姐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5-26 13:31 , Processed in 0.059786 second(s), Total 44, Slave 3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