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18769|回复: 359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6-7 12: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我有话说
如果你认为这是一部糟糕的小说,或者认为我是一个糟糕的作者,只要这部小说能给你带来愉悦,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如果你认为这部小说纯粹是瞎编乱造,或者认为我根本不可能作那样的梦,只要这部小说给你带来了阅读欲望,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不要对我太苛刻,因为我不是大师。只是和你一样的平凡而又普通。我只想把我的理想说给你听,我相信你会成为最好的听众。
第一卷《斩鬼师》我将每天连发两章,敬请关注!
《枭舞神州--与爱同行》梗概
本书共分九卷,约100万字。
第一卷《斩鬼师》:斩鬼师王瞎话儿的故事。
第二卷《锄佞刀》:主人公穿越到大宋朝剪除奸臣的故事。
第三卷《江湖客》:“我”和胡雪儿从神农架到郑州追杀老妖婆、为民除害的故事。
第四卷《外星人》:“我”和高中同学胡晓雪在外星球的奇遇故事。
第五卷《远古神》:“我”和胡晓雪穿越到远古的故事。
第六卷《未来城》:“我”和胡晓雪走进未来的故事。
第七卷《旱古装》:“我”穿越到抗日战争年代,当游击队长打日本鬼子的故事。
第八卷《师婆子》:一个女巫师的故事。
第九卷《亚巫联》:(完结篇)主人公在郑州的生活故事。
《枭舞神州》先睹为快
第一卷 斩鬼师  各章节名称
1、北斗七星 2、白胡子老汉儿 3、招魂术 4、异界救恩
5、王爷出猎 6、今夜我陪你 7、铜镜背后 8、跑阴差
9、魔域突击 10、魔法大战 11、山月照见心里事
12、鬼狐之恋 13、老祖母  14、鬼狐斗法 15、洗心成魔
16、鬼王出世 17、王来了  18、还魂  19、看青
20、鬼打墙   21、欠债可以不还钱 22、出殡  
23、吃饭问题 24、泥塑仕女 25、妖雾重重 26、迷魂阵
27、英雄能过美人关 28、青铜油灯29、桃木桩
30、今夜去敲谁家门 31、鬼域狂奔 32、黑蝙蝠
33、失踪的人 34、梦境侵略者  35、辞职 36、拜师
37、追击  38、鬼影幢幢 39、黑狗血 40、迷途
41、河湾  42、盗宝  43、抄写古书   44、学校灵异事件
45、鬼魂老婆婆 46、初试锋芒  47、焚书不坑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7 12: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斩鬼师
第一章 北斗七星

我学习天文知识,是从九岁那一年开始的。那时候还是生产队,我们队里住着一个人们常常喊他“老柳”的包队干部。他是从公社派来的。就住在生产队仓库屋西头的那间小屋里。
那天,我和我的伙伴易萍、桂宝从仓库门前经过,仓库的门上一把大铁锁挂着,门锁得紧紧的。而老柳住的那间小屋却敞开着门,我们探头往里看看,空荡荡的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我们便大胆地走了进去。
屋子里显得有点儿杂乱无章,没有什么可以引起我们兴趣的东西。靠近门口便是一方不大的窗户,窗下是一张涂着黑漆的老式柜桌,桌边是老柳睡觉的床。
柜桌上一件奇异的物件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那是一柄青铜剑。
剑柄用一团脏兮兮的红绸子包裹着,剑身上画着一些稀奇古怪的符号。还有一个用七个圆点连结在一起的图案,像是一个盛饭用的大勺子。
“北斗七星?!”
我们异口同声地惊呼。
对了,想起来了,这是斩鬼师王瞎话儿的随身携带之物。据说,王瞎话儿只所以每次都能取得胜利,只所以他能在阴阳两界独来独往,主要就是靠的这柄青铜宝剑。
那么,宝剑的神力是否全部来自于“北斗七星”呢?
听大人们说,王瞎话儿可是个非常了得的人物。他不但挎有一副仙眼,能辨识神魔鬼怪,他还会掐诀念咒,驱动鬼魔。更重要的是,他在浮屠世界,挽救苍生。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他能看见。医生治不好的病,他能治好。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他整天说话疯疯颠颠,颠三倒四,不着边际,瞎瞎话话的,人们便喊他王瞎话儿。
在“橫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年代,斩鬼师王瞎话儿理所当然地属于被“橫扫”之列。他的法器于是乎顺理成章地到了包队干部老柳的桌子上。
我和易萍、桂宝没有太大的胆量,观赏和抚摩了一会儿那柄“北斗七星”青铜剑,便像作贼一样,偷偷溜出了老柳住的那间小屋。
那天晚上,晴朗的天空里没有月亮,只有璀璨的群星。我这也算是夜观天象?我努力的在空中找啊找啊,那柄大勺子在哪儿呢?有好多星星在眨眼,不可能是在对我说话。如果是的话,我肯定能听见。很可能它们是在窃窃私语。
终于看见了,北斗七星,北斗七星!
但我又陷入了深沉的迷茫之中,北斗七星、青铜宝剑、斩鬼除妖、巫术咒语……这一切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呢?王瞎话儿真的那么神奇吗?他离开了那柄青铜宝剑,又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呢?那些他昔日驱除的妖魔会怎么样他呢?
望着北斗七星,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也就更加迷茫。
但愿那一切都是美丽的传说,而不要真正地在浮屠世界发生。
多么美的一个夜晚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6-7 12:46:16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7 12:4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白胡子老汉儿
这天晚上我作了一个梦。
这是一片我从来没有到过的黑森林,在森林中空旷的地方,有一大片坟场。荒冢上长满了野草,有的还露出即将腐朽的棺材角。
我有点害怕,但又不知道往哪儿走。
我就眨巴了一下眼睛,王瞎话儿已经站在我的面前。他是一个大个子,至少也得1.80米。黝黑的面庞,眼睛却不是太大。黃牙上还带着黑边。他手托着那柄有着北斗七星的青铜宝剑,剑柄上包裹着一团脏兮兮的红绸子。
他硬是把宝剑塞到我的手中。
“我把七星剑交给你,你一定要为我保管好,如果丢失了,我的命就没有了!等我办完事回来,你再交给我。”
“可我……”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王瞎话儿已经不见了。
我想说,我啥也不会,要你的宝剑有啥用?
他走了。
空荡荡的黑森林里刮起了风,那露出角的棺材似乎是动了一下。无论如何,我要离开这儿。刚一向前迈步,发现前边一辆阴车——被人称作幽灵车的东西向我驶来。
这辆车没牛没马,没有任何动力,它却自动地向前行驶。车上坐着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婆,白头丝窝的她,少说也有80岁。车驶得近了,我看清了,她不是……
天哪!怎么会是她?
前几天,听大人们说,小毛毛他奶奶死了。什么是死,我们没有确切的印象。我和易萍、桂宝一起上小毛毛家去看。到他门口,没有看到死人,确看见一个愁眉苦脸的老头蹲在门槛儿上。我认为,肯定就是这老头儿死了。若不然,他为什么会这么悲伤呢?
我们又往门口边走了走,终于看见了。在小毛毛家的正当门,放着一张床,床上挺着一个老婆婆。她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绒帽,上面还绣着一颗红色的玛瑙。她的脸上蒙着一张土纸,纸上是红绒线系的铜钱。靠近她的头那儿,放着一张小方桌。上面点着一盏摇曳不定的油灯。据说,这盏阴灯可以为到另一个世界的人指明道路。
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再也不敢看下去了。扯扯易萍和桂宝,赶紧离开。
坐在阴车上的人怎么会是小毛毛他奶奶呢?
我不由自主地握紧了那团脏兮兮的红绸子,举起七星剑,却紧闭双眼。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怎样用这把剑。
一声凄厉的尖叫,让我不得不睁开眼睛。
“他有镇物!他有镇物!!”
阴车上的鬼魂显然被我手中的七星宝剑给吓坏了。她在车上抖缩着,试图调整车的方向。但她的努力都是白费。阴车没有改变方向,却加大了速度向我冲过来。我闪了一下身,它像箭一样,往远处驶去。
走出黑森林竟然这么容易,钻过三层灌木丛,前边是一条哗哗淌水的河流。河上没有桥,只有几个大石头磴子,人踩着那石头磴子就可以过到河对面。僻静的河湾里,一个人也没有。我显得是那么孤独。
河那边就是我们的村庄,我必需回家,这地方太吓人了。     我不想在这儿多停。我踏上第一个河蹬子时,在河中间的那个石头蹬子上突然出现一个白胡子老汉儿,他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可没多少胆量让他给我让路。无可奈何,我又退回到河边。心想着,等这白胡子老汉儿走了之后,我再过去。
他却很不友好地朝我走来。他不是在走,而是像飞一样。
是了,一般的白胡子老汉儿非仙即神,该不会我遇到了神仙吧?
当我细看他的脸面时,我几乎就要哭出来了。
他除了胡子是白的之外,整个的面目狰狞,两个嘴角还露出两个长长的獠牙。挥舞着双手向我抓过来。我只有举起那柄救命的宝剑。他胆怯地往后退了退。我也往后退了退。
僵持了一会儿后,他试着一步步向我走来。我又挥动宝剑时,他用手一下子抓紧了宝剑,我猛一用力,宝剑被他夺走了,我手里只剩下那一团脏兮兮的红绸子。
我紧握那团红绸子,没命地奔跑着、哭喊着。
白胡子老汉儿在后边叫啸着狂追。
不知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我摔倒在地。
…………
我听到一声雄鸡啼鸣,喘着粗气从梦中醒来。身上的汗把被子都给弄湿了。我手里好像还拿有什么东西。我不敢掀开被子,也不敢露出头。蜷曲着藏在被窝里。
父母的起床声、开门声、人们挑着水桶的声音、鸟叫声,以及许许多多的声音响起来。我悄悄地掀起被子的边,一道亮光涌进来。
天明了!
我一点点把握着东西的那只手伸出被窝,它竟然真是七星宝剑柄上的那团红绸子。
我惊叫了一声,随即便昏阙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8 07:06:1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三章 招魂术
   也许是我那异样的叫喊声惊动了我的父母,有人掀开了我的被子,喊着我的名字。 我很想回答,可是,心里想到了,也觉得嘴在动弹,不知道我发出的声音他们是否听到。     他们却说着我很不想听到的话。
我妈说:“呀,这孩子浑身冰凉,还出着冷汗。这是咋来呀?”
我爹说:“我看看。”
他在喊着我的名字:“金辉,金辉!”
我妈说:“别喊了,你快请医生去吧!”
当我又听见人们在说着关于我的事情时,那是我爹把医生请来了。从医生的声音中我听得出来,他是我们大队卫生院最有名望的老中医,段三爷。经他治好的病人,谁也说不清有多少。
他们把我的胳膊轻轻拉出被窝,段三爷把他的手搭在我的脉搏上,停了一会儿,我觉得段三爷又翻看我的眼皮,看我的嘴。
我妈问:“段先生,娃儿得的是啥病啊?”
段三爷唏嘘着说:“从娃儿的脉象上和表相上看,他没有病啊!就是吃药也治不住。看他的样子,像是吓掉魂了,您还是找找别人,给他叫叫吧!”
我妈说:“那我去找易萍她妈去,他苗姐儿婶会给小孩叫魂儿。”
段三爷走了,老苗婶来了。她咋咋唬唬地说:“人是有三个魂的,孩儿吓掉一个魂儿,就剩下俩了。不叫回来可不得了。我给您说说咋叫哩,到烧汤时儿,天也黑了,一个人一手拿勺子,一手扶住门框,大声喊金辉的名字。另一个人哩?站在屋子中回应。这个人喊一声‘金辉’,那个人就回一声‘回来了!’,每天三遍,连喊三天。娃儿就没事儿了!”
我妈问:“他苗姐儿婶,这法儿中不中啊?”
老苗婶肯定地说:“多少人用这法儿,都把吓掉魂的孩子们的魂给叫回来了。只要娃儿没有吓破胆,还是挺管用的。”
昏昏沉沉中,我听见勺子敲击门框的声音,接着是我妈的喊声:“金辉,金辉,娃儿,吓哩回来吧!”
我爹回应道:“回来了!”
我想对他们说,是那个白胡子老汉儿把我的魂儿给摄走了,他们是叫不回来的。但那只是我作一个梦啊,他们会相信吗?我不敢过多地去回忆我的梦。想起来,我会更害怕的。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到第四天早上,我的父母看我还是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好转,知道老苗婶传授他们的招魂术已经彻底失去作用了。
连邻居们也到我家给我父母出主意、想办法了。
有的说,还是去找王瞎话儿吧,不管咋说,他是斩鬼师啊!吓掉魂儿对他来说,不是小菜一碟吗?
有的说,小孩儿吓着了,搁不当惊官动府的。再说,找王瞎话儿,那是封建迷信呀!您不知道吧?他的那一把青铜宝剑,老柳早就给他没收了。他一没了法器,还能有多少神力?
有人建议,找这个找那个,都不如找二群儿他妈。那老婆会画圈儿。谁家若是丢失啥东西了,找到她,她一画圈儿,就知道你的东西还能不能找得到。好多小孩吓着,都是找她给喊好的。
我的父母采纳了找二群他妈的建议。
已经上灯了,我妈把稀稀的汤水给我喂下去以后,找来了二群他妈。
那老婆来看了看我,对我妈说:“娃儿吓得不轻啊!不像是真吓掉了一个魂儿。您找我来了,咱就试试吧。万一真不中,那非王瞎话儿不可了。除了他,再也没有人能治好娃儿的病了。”
他们点上一盏灯,按二群儿他妈的吩咐,把灯放在门背后。然后,我妈开始用手抚摸门槛儿外的地面,并呼喊我的名字。我爹在门里边回应。
三天中,我的父母在作什么,在怎样救我的命,我听得一清二楚。心里边明明白白,就是说不出一句话,动也不能动。难道,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死”?
我就这样死了?
我不想死,我还要和易萍、桂宝他们在一起玩。我还要上学,学校里有很多我熟悉又要好的同学。如果真是死了,爹妈会怎么样?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淌了下来。
我爹唉叹着说:“看来,不找王瞎话儿王大师是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8 07: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四章 异界救恩

尽管白胡子老汉儿紧紧拉住我的手脖,让我和他一起走。但还是我哭着、挣着不愿往前。我隐隐约约地听到我妈在喊我,那声音时隐时现,又不知道妈妈的喊声究竟在哪里。
他要带我去干什么?
踉跄地走着,在白胡子老汉儿的拖拽下,我的双脚好像离开了地面。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地面。脚下是沟壑纵横,凹凸不平,不远处停放着一辆阴车。
白胡子老汉儿仿佛没用多大力气,就把我给扔到了车上。
他阴恻恻地笑着说:“我的午饭终于有着落了!”
“白须魔翁,你又在作什么孽?”
一声呐喊似乎是从天而降,我从阴车上坐起来,正看见一对青年男女各骑一匹高头大马,那男的手执一杆银枪,直指白胡子老汉儿。
白胡子老汉拿着从我手中夺去的宝剑,恼羞成怒地说道:“杨宗宝,你作为大宋朝的一位将军,不思报国,躲在穆柯寨和穆桂英整日里卿卿我我,你也有脸来管我?”
杨宗宝对那女英雄说:“桂英,你去救那孩子,让我来教训白须魔翁。”
啊,我知道了,这白胡子老汉儿就是白须魔翁。他为什么要抓住我不放呢?我又没有怎么样他啊?再说,我一个小孩子,他抓我有什么用?
“你们真是欺人太甚!”白须魔翁一边说,一边执剑迎上前去,真的要和杨宗宝决一死战。
穆桂英抱起我,稍一离开阴车,便一脚向阴车踹去。
“不要毁我的车啊!”
白须魔翁话还没说完,这辆阴车已经散开,并且很快变成了一堆粉末。
杨宗宝一边和白须魔翁交战,一边说:“一次次地捉到你,一次次地你说改正,可你说过就忘记了!你无数次地扰乱浮屠众生,残害黎民苍生,早就该被诛。可是,阎罗帝君总是仁慈地一次次地放过你。今天,我让你永世不得为魔。”
说时迟那时快,杨宗宝一枪扎到白须魔翁执剑的手脖子上,他痛苦地惨叫一声,把宝剑抛向空中,正朝着穆桂英刺来。好歹毒的一个魔王啊!幸亏穆桂英眼疾手快,挥剑打落了空中飞来的宝剑,从马上一探腰,伸手拾起宝剑,麻利地插到了背后。
眼看杨宗宝的银枪就要刺中白须魔翁了,他转身便跑。即使逃跑,他还不服气地说:“我不作幽冥的引路人,还有谁去作?”
“我作你的引路人!”杨宗宝拍马追赶。
魔王毕竟是魔王,眨眼间,已经看不到他的影子,只有一阵黑色的旋风刮进不远处的黑森林里。
穆桂英大喊:“将军,暂且放过他这一回吧!不行的话,我们到阎君那里去理论。”
杨宗宝拨马而回,对他的爱妻说:“好,我听你的。下次遇上他,我一定剜出他的魔心当下酒菜。”
穆桂英慈爱的看着我说:“将军,这个小娃娃咋办?”
“先带回山寨吧,会有人来找他的。”
直到这时,我才敢大胆地仔细审视这对英雄夫妻。
杨宗宝英俊威武,虽是一个将军,但并不是一个赳赳武夫。眉宇间透出的是儒雅和豪侠,更显出一个男子汉的非凡气度。而穆桂英则更多的像是一个淑女,想从她身上找出泼辣,好像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我感到非常奇怪,是怎么到的穆柯寨呢?他们的马被守在寨门口的女兵们接走了,他们俩个一人牵着我一只手,往寨子深处走去。凡是遇见他们的女兵们,对他们都是那么地恭敬。
我觉得,这是一个好地方。如果有易萍和桂宝在就好了。我们可以登上林木葱郁的高山,还可以在那一块块凸兀的山石间捉迷藏。
一起到易萍和桂宝,我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家。我已经在外边几天了?六天?七天?或者是十天?半个月了?妈妈会喊我吗?我爹会因为我长时间不回家而生气吗?我的父母肯定着急得不得了。我想回家。
一到他们的住处,杨宗宝便把我领到一把套着蓝色厚绒布的椅子边,让我坐下。
他说:“小王爷,请你稍安勿躁。你很快就会回家的。我们到里边更衣,你千万不要乱跑哟!白须魔翁再遇到你,可不是闹着玩的。”
说完,他和他的爱妻手拉手进了内室。
他不是在吓我吧?很可能是怕我偷看他们更衣。
我的好奇心突然间膨胀起来,我想看看他们是如何更衣的。于是,他们刚刚进入内室,我就悄悄地尾随过去。
这里边的地方可真大呀!一层又一层的帷幕,布置得像个谜宫一样。一挂又一挂的珠帘,闪熠着奇异的光彩。我努力地找啊找啊,竟然没有看见他们的人在哪儿。只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
“将军,你怎么称呼这个小孩子为王爷呀?”
“对不起,夫人!只顾想着制服白须魔翁的事,忘记告诉你了。这个小孩子可不是一般的人哪,他是咱大宋朝以后的王爷呀!”
“将军,我们俩个谁也没有离开谁的左右过,你又是怎么知道他就是我们大宋朝以后的王爷呢?”
“昨晚阎君托梦对我说,白须魔翁急于求成,他到浮屠世间引领亡灵,引错了人。让我马上去制止他。当然了,阎君会惩罚白须魔翁的。”
“那我们为什么不把小王爷送回家?”
“有使者亲自来访。”
“将军,你这么大声音,不怕小王爷听见而泄露天机吗?”
“不会的,他还在河这边,等他一过了河,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大宋朝的王爷?我在学校连个班长也不是。老师总是让我当组长。一个组把我算在内就八个人,还有两个人不服我管教。学校里没有王爷,生产队没有,大队没有。不知道公社有没有。可能县里、省里有吧?回家后我得问问我爹。如果我爹不知道,我就问问同学们,或者最好去问老师。我认为,这天底下,知道得最多的就是我们的老师。
这一会儿,我对这些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想回家,我想和易萍、桂宝在一起玩,我想上学。
我又悄悄地走出他们更衣的内室,端端正正地坐在那把铺着厚绒垫子的椅子上。一坐下去,我的困意就上来了。眨了几下眼,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9 09: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五章 王爷出猎

我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掀开锦被,从床上坐起来。一个侍女轻盈地来到我面前,向我施了个万福,然后说:“王爷,你醒了!”
我真的是吃惊不小。狐疑地看看我睡过的床,看看床上那柔软的锦被,看着身边这个我应该叫大姐姐的姑娘。她旁边就是一面明晃晃的铜镜,我快步走过去。
铜镜中,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他身穿一件肥大的长袖睡袍,活像小人书中那些古代人。他头上挽着高高的发髻,上面似乎插着一根黃色的东西。
这个人,他是谁?我用左手摸我的鼻子,他也用左手摸他的鼻子。我用右手拉我的右耳,他也用右手拉他的右耳。那个快十岁的小男孩上哪儿去了?
我呢?
难道这个人就是我?
我转身回到床边,心烦意乱地坐了下去。我长成大人了,我的期望怎么这么快就实现了?我该如何面对这一切的突变?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
刚走出去的侍女又轻飘飘的回到我身边,柔声说:“王爷,王妃来了!”
王妃?王妃是谁?不等我问,一个衣着华丽,婀娜多姿,像一朵花一样的女子在好几位侍女的陪同下,真如众星捧月般来到我的身边 。
那个叫王妃的女子轻轻挥挥手,说:“你们退下吧!”
也许是她长得太美了,让我不敢直视。我低头看见了她的那双白嫩细腻的手。长长的指甲上涂着红油,那红色鲜艳欲滴,让我想到了我曾经看过的天上的云霞。
她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口中喃喃低语:“王爷,王爷!”
我被一团从未闻到过的香气所包裹,是少女的体香,还是鲜花的芬芳?我有点儿陶陶然,像是一个酒醉的人,昏昏然,快支撑不住了。
她疯狂地吻着我。
我不得不迎接她的狂吻。
“王妃,王妃!”我深情的呼唤着。
她娇嗔的说:“王爷,你又忘记了,叫我雪儿。”
“雪儿,雪儿!”
她甜蜜地回应着,并用她那双玉臂紧紧搂住了我的脖颈。递上来的是一个又一香吻。她这一吻,我们又亲热地滚在了一起。
我们一同从床上起来,穿上各自的衣服,手拉手来到铜镜前。镜子里,一对幸福的青年男女。她那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注视着我,我以喜悦的眼神看着她。
“王爷,今天我们还要作什么,你忘记了吗?”
“你最好给我一个提示,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或者我真的给忘记了。”
“你说过的,今天要去围猎呀!”
“是吗?有谁陪我们去呢?”
“四大随从官和那群威武雄壮的兵丁,还有咱们身边这群如花似玉的侍女们啊!”
“那太好了!”
雪儿兴高采烈的对门外喊道:“如月,传王爷的口谕,准备出猎!”
当我和雪儿重新梳洗打扮走出门外时,行猎的队伍已经齐刷刷地排列在门外的小广场上。一边是以四大随从官为首的三百之众的兵丁队伍,一杆杆旗帜迎风飘扬。一边是花枝招展的三十人的侍女群,在一面面彩旗下她们显得更加妩媚动人。他们一个个都骑在威武的马匹上。
如月和另外一个侍女分别牵着两匹高头大马,等我和雪儿一走到她们身边,如月先把一柄宝剑挎在我的背上,又把一张弓箭递到我的手中。然后把马缰绳递给我,并扶我上马。
那边,雪儿也被侍女们伺候着上了马。
我一抖丝缰,一声“走!”围猎的队伍在四大随从的带领下,向着皇家围猎场奔驰而去。
烟尘滚滚中,皇家围猎场到了。
四大随从和兵丁们给我让开道,等我骑马冲到前边时,他们在左右呼喊着,声震林岳。山林、荒草、野花、幽静的山谷,这确实是一个围猎的好地方。
我已经有点儿气馁了,还没有发现猎物的出现。好在是有雪儿和我并肩辔行,她不时地给我鼓励的眼神,还不时地给我着飞吻。我这才有了继续下去的信心。
“王爷,你看!”
雪儿激动地指向前边。
一头猪獾正惊惶失措地往林子深处逃窜。
发现了猎物,我气定神闲,不慌不忙地拉开弓箭,向着那头猪獾射去。不偏不倚,正射在它的耳根上。它翻倒在地,打了滚儿,就不动了。我们骑马冲过去时,它仍在口吐白沬。
兵丁们冲上去,麻利地用绳索捆上猪獾,一个个作着胜利的手势,大声喊着:“耶!”
所有的懊恼全部烟消云散,我真的有点忘乎所以了。雪儿正在对我鼓掌。我一伸手说:“雪儿,来!”
她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跳下她骑那匹的马,到我身边,举起双手,我拉住她的手,她一下子就跨上我的骏马,坐在我的前边。
趁着高兴劲儿,雪儿一边向我指点,一边帮我搭弓,在林子深处,我又射杀了两只兔子,三只山鸡,最大的一个是白唇梅花鹿。
我累了,吩咐大家原地休息。
我们纷纷跳下马来,众人三三两两地分坐在草场上。
坐了一会儿,雪儿说:“王爷,我们到那边走走吧!”
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隐约的山石那边,一条小溪潺潺而流。溪水边山花烂漫,不但成群的蝴蝶翩翩起舞,而且鸟叫声更是悦耳动听。这里那还是人间凡尘哪?简直就是仙苑画廊。如果不过去玩玩、看看,真是要后悔一辈子的。
我和雪儿不约而同地站起来,两双手紧紧的挽在一起。我们刚要走,几个侍女们围上来。要陪我们一起去。
雪儿对她们说:“你们在这儿尽情地玩吧,我和王爷到那边随便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如月偷偷的给我作了一个怪脸。
侍女们唯唯诺诺地散开了。
身入花丛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芳香扑鼻,沁人心脾,蝴蝶不但绕着野花飞舞,也绕着人转来转去。叮咚的溪水好似仙乐神曲,伴着婉转的鸟鸣,真应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
我向随从和侍女们休息的方向看去,一块又一块奇形怪状的山石挡住了我的视线。却能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这时,雪儿一下子扑进我怀中,呢喃的说:“王爷,我要,我要!”
这……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在一直挑逗着我,让我难以自持。在心旌摇荡中,我们俩徐徐歪倒在花丛中。她教我用不同的方式和体位和她交欢,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龙飞凤舞、颠鸾倒凤吧?
这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在作着我们喜欢的事情。
激情过后,她帮我整理好衣服,我帮她系上裙带,我们相拥着往回走。
“救命啊,救命啊!”
这声音听起来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好像是一种心甘情愿。我和雪儿互相对视一下,快走了两步。刚拐过两块大山石,便看见一个侍女光着身子,手扶石块,躬下身,把臀部翘得高高的。一个随从官双手扶住那侍女的大腿,正在作着努力。每努力一次,那侍女就会喊一声:“救命啊!”她仿佛是在给那随从官传送力量,而不是真正要让他停止。
太胆大妄为了,他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玩弄我的侍女?我有必要上前去制止他们这种无耻的行为。如果他试图反抗的话,我会毫不吝惜地杀了他。
雪儿伸手拉住了我,在她的示意下,我们往山石边躲了躲。而“救命啊!”的声音还在继续。
“他是谁?”我厉声问。
雪儿轻柔的说:“第二随从官欧阳飞龙。”
“那一个呢?”
“听声音肯定是凌香。”
此情此景让我这个王爷情何以堪?我有点生气地看着雪儿,希望她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王爷,事情已经被他们作出来了,还怎样去纠正?与其得罪一个保护你的贴身侍卫,还不如作个顺水人情,让他对你感恩,岂不是更好?再说,你还在乎一个侍女吗?”
雪儿说得貌似很有道理。是啊,我一个堂堂王爷,还在乎那一个小小的妹纸吗?
不过,这个事情不能就此不管。
和雪儿返回到山石另一边,我们绕了过去,没有惊散那一对正沉浸在浓情中的鸳鸯。
一到众人休息的草场上,我就下令返回王爷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9 09: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五章 王爷出猎

我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掀开锦被,从床上坐起来。一个侍女轻盈地来到我面前,向我施了个万福,然后说:“王爷,你醒了!”
我真的是吃惊不小。狐疑地看看我睡过的床,看看床上那柔软的锦被,看着身边这个我应该叫大姐姐的姑娘。她旁边就是一面明晃晃的铜镜,我快步走过去。
铜镜中,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他身穿一件肥大的长袖睡袍,活像小人书中那些古代人。他头上挽着高高的发髻,上面似乎插着一根黃色的东西。
这个人,他是谁?我用左手摸我的鼻子,他也用左手摸他的鼻子。我用右手拉我的右耳,他也用右手拉他的右耳。那个快十岁的小男孩上哪儿去了?
我呢?
难道这个人就是我?
我转身回到床边,心烦意乱地坐了下去。我长成大人了,我的期望怎么这么快就实现了?我该如何面对这一切的突变?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
刚走出去的侍女又轻飘飘的回到我身边,柔声说:“王爷,王妃来了!”
王妃?王妃是谁?不等我问,一个衣着华丽,婀娜多姿,像一朵花一样的女子在好几位侍女的陪同下,真如众星捧月般来到我的身边 。
那个叫王妃的女子轻轻挥挥手,说:“你们退下吧!”
也许是她长得太美了,让我不敢直视。我低头看见了她的那双白嫩细腻的手。长长的指甲上涂着红油,那红色鲜艳欲滴,让我想到了我曾经看过的天上的云霞。
她一下子扑到我身上,口中喃喃低语:“王爷,王爷!”
我被一团从未闻到过的香气所包裹,是少女的体香,还是鲜花的芬芳?我有点儿陶陶然,像是一个酒醉的人,昏昏然,快支撑不住了。
她疯狂地吻着我。
我不得不迎接她的狂吻。
“王妃,王妃!”我深情的呼唤着。
她娇嗔的说:“王爷,你又忘记了,叫我雪儿。”
“雪儿,雪儿!”
她甜蜜地回应着,并用她那双玉臂紧紧搂住了我的脖颈。递上来的是一个又一香吻。她这一吻,我们又亲热地滚在了一起。
我们一同从床上起来,穿上各自的衣服,手拉手来到铜镜前。镜子里,一对幸福的青年男女。她那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注视着我,我以喜悦的眼神看着她。
“王爷,今天我们还要作什么,你忘记了吗?”
“你最好给我一个提示,如果你不说出来的话,或者我真的给忘记了。”
“你说过的,今天要去围猎呀!”
“是吗?有谁陪我们去呢?”
“四大随从官和那群威武雄壮的兵丁,还有咱们身边这群如花似玉的侍女们啊!”
“那太好了!”
雪儿兴高采烈的对门外喊道:“如月,传王爷的口谕,准备出猎!”
当我和雪儿重新梳洗打扮走出门外时,行猎的队伍已经齐刷刷地排列在门外的小广场上。一边是以四大随从官为首的三百之众的兵丁队伍,一杆杆旗帜迎风飘扬。一边是花枝招展的三十人的侍女群,在一面面彩旗下她们显得更加妩媚动人。他们一个个都骑在威武的马匹上。
如月和另外一个侍女分别牵着两匹高头大马,等我和雪儿一走到她们身边,如月先把一柄宝剑挎在我的背上,又把一张弓箭递到我的手中。然后把马缰绳递给我,并扶我上马。
那边,雪儿也被侍女们伺候着上了马。
我一抖丝缰,一声“走!”围猎的队伍在四大随从的带领下,向着皇家围猎场奔驰而去。
烟尘滚滚中,皇家围猎场到了。
四大随从和兵丁们给我让开道,等我骑马冲到前边时,他们在左右呼喊着,声震林岳。山林、荒草、野花、幽静的山谷,这确实是一个围猎的好地方。
我已经有点儿气馁了,还没有发现猎物的出现。好在是有雪儿和我并肩辔行,她不时地给我鼓励的眼神,还不时地给我着飞吻。我这才有了继续下去的信心。
“王爷,你看!”
雪儿激动地指向前边。
一头猪獾正惊惶失措地往林子深处逃窜。
发现了猎物,我气定神闲,不慌不忙地拉开弓箭,向着那头猪獾射去。不偏不倚,正射在它的耳根上。它翻倒在地,打了滚儿,就不动了。我们骑马冲过去时,它仍在口吐白沬。
兵丁们冲上去,麻利地用绳索捆上猪獾,一个个作着胜利的手势,大声喊着:“耶!”
所有的懊恼全部烟消云散,我真的有点忘乎所以了。雪儿正在对我鼓掌。我一伸手说:“雪儿,来!”
她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跳下她骑那匹的马,到我身边,举起双手,我拉住她的手,她一下子就跨上我的骏马,坐在我的前边。
趁着高兴劲儿,雪儿一边向我指点,一边帮我搭弓,在林子深处,我又射杀了两只兔子,三只山鸡,最大的一个是白唇梅花鹿。
我累了,吩咐大家原地休息。
我们纷纷跳下马来,众人三三两两地分坐在草场上。
坐了一会儿,雪儿说:“王爷,我们到那边走走吧!”
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隐约的山石那边,一条小溪潺潺而流。溪水边山花烂漫,不但成群的蝴蝶翩翩起舞,而且鸟叫声更是悦耳动听。这里那还是人间凡尘哪?简直就是仙苑画廊。如果不过去玩玩、看看,真是要后悔一辈子的。
我和雪儿不约而同地站起来,两双手紧紧的挽在一起。我们刚要走,几个侍女们围上来。要陪我们一起去。
雪儿对她们说:“你们在这儿尽情地玩吧,我和王爷到那边随便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如月偷偷的给我作了一个怪脸。
侍女们唯唯诺诺地散开了。
身入花丛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芳香扑鼻,沁人心脾,蝴蝶不但绕着野花飞舞,也绕着人转来转去。叮咚的溪水好似仙乐神曲,伴着婉转的鸟鸣,真应了“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
我向随从和侍女们休息的方向看去,一块又一块奇形怪状的山石挡住了我的视线。却能听到他们的欢声笑语。这时,雪儿一下子扑进我怀中,呢喃的说:“王爷,我要,我要!”
这……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在一直挑逗着我,让我难以自持。在心旌摇荡中,我们俩徐徐歪倒在花丛中。她教我用不同的方式和体位和她交欢,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龙飞凤舞、颠鸾倒凤吧?
这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在作着我们喜欢的事情。
激情过后,她帮我整理好衣服,我帮她系上裙带,我们相拥着往回走。
“救命啊,救命啊!”
这声音听起来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好像是一种心甘情愿。我和雪儿互相对视一下,快走了两步。刚拐过两块大山石,便看见一个侍女光着身子,手扶石块,躬下身,把臀部翘得高高的。一个随从官双手扶住那侍女的大腿,正在作着努力。每努力一次,那侍女就会喊一声:“救命啊!”她仿佛是在给那随从官传送力量,而不是真正要让他停止。
太胆大妄为了,他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玩弄我的侍女?我有必要上前去制止他们这种无耻的行为。如果他试图反抗的话,我会毫不吝惜地杀了他。
雪儿伸手拉住了我,在她的示意下,我们往山石边躲了躲。而“救命啊!”的声音还在继续。
“他是谁?”我厉声问。
雪儿轻柔的说:“第二随从官欧阳飞龙。”
“那一个呢?”
“听声音肯定是凌香。”
此情此景让我这个王爷情何以堪?我有点生气地看着雪儿,希望她能给出合理的解释。
“王爷,事情已经被他们作出来了,还怎样去纠正?与其得罪一个保护你的贴身侍卫,还不如作个顺水人情,让他对你感恩,岂不是更好?再说,你还在乎一个侍女吗?”
雪儿说得貌似很有道理。是啊,我一个堂堂王爷,还在乎那一个小小的妹纸吗?
不过,这个事情不能就此不管。
和雪儿返回到山石另一边,我们绕了过去,没有惊散那一对正沉浸在浓情中的鸳鸯。
一到众人休息的草场上,我就下令返回王爷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9 09:3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六章 今夜我陪你
一场盛宴即将开始。这是为了庆祝我狩猎成功,而特摆的宴席。一入夜,王爷府里红灯高挂,明灯蜡烛,照得如同白昼一般。
没有请其他的人,这只是我们府中的盛典。
第三杯香茶刚喝了一口,如月来通报,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我和王妃了。
大厅里人头攒动,欢声笑语,喧闹之声不绝于耳。我和雪儿一出现,大厅里马上安静下来。
我和雪儿入席后,四大随从和几个管事的侍女还垂立在桌边。我的手一摆,让他们全都坐下。于是,他们小心翼翼地坐下来。
仆妇们把带着淡红色的美酒注满了一盏盏酒觥。我端酒站起来,人们也纷纷站立起来。我端酒向天祝祷,然后缓缓的浇向地面。祈求列祖列宗永远保佑我们。
每二盏酒又注满了。四大随从和几个管事的侍女开始向我献酒。
轮到欧阳飞龙时,我说:“这杯酒我是特为欧阳将军准备的,今天在围猎中,你和凌香出了大力。在此,我特地感谢你对我的忠心。”
欧阳飞龙的脸一霎时全白了,接着,他浑身如筛糠一样颤抖起来。手中的酒杯因为拿不稳了,一下子滑落溜掉到地上,酒洒了一地,酒觥也摔坏了。与此同时,他屈膝跪下。
“王爷,我知错了,请治我的罪吧!”
我大笑着扶他起来,说:“将军,你何罪之有?快快请起。没有你们忠心耿耿的护卫,那有王爷我的平安?”
欧阳飞龙羞愧难当地说:“王爷,我……”
看着欧阳飞龙不安的样子,虽然坐了下去,也如坐针毡样,内心的惶惶然,可想而知。
我又把酒觥递到欧阳飞龙手中,并说:“将军,喝下它!证明你的勇气!”
欧阳飞龙诚惶诚恐地端起酒觥,一饮而尽。
“好!这才像个大将军的样子!”
我一开口夸奖,众人纷纷随声附和,还有好几个人向欧阳飞龙伸出了大拇指。
等众人高兴过后,我说:“如果你真的喜欢凌香,王爷我今天晚上就把她送给你。”
我又问坐在席口的凌香,“凌香,你愿意吗?”
我的话一出口,欧阳飞龙和凌香几乎是同时跪了下去。
他俩说着一样的话:“多谢王爷不杀之恩!”
雪儿说:“看你们俩,快入席喝酒吧!好好庆贺一下!这可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呀!”
夜宴欢快地进行着。
我是被谁扶回寝宫的,又是怎样安排我睡下的,我是记不起来了。只觉得口中干渴难耐,不断地吧咂着嘴。突然间,有一股带着人体香味的液体进入我的嘴中,流淌进我的喉咙间。甜甜的,还有着奶的芬芳。我大口大口地吸吮着,渐渐地醉意消去了。朦胧中,我睁开眼睛,一个三十五六岁的大妈,在温柔的抱着我,她那丰腴的身体,让我如入温柔之乡。也让我感到了母亲般的温暖。
如果这样一直持续下去,那该是多么幸福啊!但幻想毕竟是幻想。
当她感觉到我在动时,便放弃了让我吸吮她的乳汁,她的双手顺便着我的身体往下抚摸,直到我那硬梆梆的阳物那儿。她显得无比兴奋,张开口就含上了。
这时,一个端茶的侍女进来了,惊得这个大妈连忙放开我,羞愧地穿上衣服,离开了我的房间。
她们这些人是肿么了?怎么一个个都是这样呢?
我定眼看时,端茶的侍女不是别人,正是雪儿。
“雪儿!”我轻轻喊了一声。
恍惚中,她把茶具往茶几上一放,急不可耐地扑进我的怀抱。但我却没有嗅到雪儿身上那种特有的体香。
“你是谁?”
“王爷,我是碧绮,雪儿姐对我说,今夜让我来陪你!”
“你们作事太怪异了,还是让我安静一下吧,我不想有人来打扰我。”
“可是,王爷……”
“你不要多说了!”
“王爷,我心里会很难受的。”
一个声音像是从地缝里硬挤出来似的,听来令人毛骨悚然:“妖狐,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还在作你的春秋大梦?我马上就要把他给带走了,告诉你那雪狐姐姐,这孩子不是你们的盘中的菜。我要送他到阎君那里去!”
碧绮眼一瞪,怒斥道:“魔翁,你好大的胆啊,竟然闯到我们这里来胡闹。这也是你任意来的地方吗?”她向门外大呼:“快来人啊,魔翁来了!”
随从官欧阳飞龙破门而入,手持一柄单刀,不由分说便砍向白须魔翁。碧绮灵巧的从墙上取下一柄青锋宝剑,和欧阳飞龙合力,齐战白须魔翁。
如果我不躲起来,这刀剑很有可能会伤到我。
正巧,我看见那面特大的铜镜和墙壁之间有空隙,我瞅准机会,连滚带爬地钻到铜镜背后。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儿竟然是一个无底深渊,我脚下一滑,一下踩空,整个人便掉了进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6-6-10 08:3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长篇神魔小说《枭舞神州—与爱同行》第一卷斩鬼师
第七章 铜镜背后

也不知道在那无底深渊中到底飘荡了多长时间,一声清脆悦耳的撞击声,让我惊诧得睁开双眼。这里什么也没有,只是黑漆漆的空间。似乎有脚步声响起,到我身边便停止了。
一个女声说:“将军,他在这儿!”
我觉得有人抱起了我,眩目的光亮刺得我睁不开眼。待我逐渐习惯了这亮光以后,我看见抱住我的人竟是穆桂英。她把我放到那个铺着蓝色柔软垫子的椅子上。
杨宗宝惊奇的说:“这真是咄咄怪事,我们快把穆柯寨翻遍了,也找不到小王爷,他怎么会躲在这儿?”
穆桂英说:“将军,你有所不知,你可知道这铜镜背后的玄机?”
“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
“是这样的,”穆桂英说——
——在穆柯寨后山的栖龙岭下双仙洞中,住着千年灵狐一家。最出众的是雪狐、银狐姊妹俩。就在她姐妹即将成仙得道的最后一百天里,银狐因误食生人,雪狐在灵君面前为其姊姊据理力争,因此触怒灵君帝威,并犯下了天条。本该以霹雳击死以正其法。但她姊妹俩却无意间躲在了我的房中,这才免于一死。但是,死罪饶过,活罪难免。掌管妖灵界的灵君大帝和她们立约,只要她们能在栖龙岭下再修300年,便允许她们位列仙班。只许她们在穆柯寨范围活动。如若擅出禁地,必令她们进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那她们跟这孩子有啥关系呢?”
“有古书记载,千年灵狐若是吸取童男之精,可以加速她们的修炼。所幸的是,小王爷只是单魂游荡,虽然她们得到了一时的快慰,并不能真正汲取小王爷的阳元。”
“那么,小王爷又是怎么到了这面铜镜的背后呢?”
“在双仙洞中,立有一块和咱们这面铜镜一样的铜镜,这两面铜镜分别堵在洞穴的两头,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咱们的这面铜镜就会发出声音。很可能是的小王爷误入洞穴,才又回到了我们这边。”
正说话间,门外忽然闪过一道白光。
穆桂英说:“定是那孽畜难耐寂寞,又在到处游逛。我正要找她,自己送上门来了。”
说罢,穆桂英倏地一闪身,人已经到了门外。
我却对着面前的镜子发呆。里边还是那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一点儿也没有改变。我认为,在我坠入深渊前的那种种情景,都是我凌乱的梦境。
“姑娘,放了我吧!我真的没有害人之心哪!”
穆桂英押着一个可怜楚楚的白衣女子进来了。一边走,那女子一边哀求着。
“孽畜,你还敢狡辩?看看你就作了什么肮脏下流的事吧!”说着,穆桂英走到铜镜前,曲指轻弹了三下铜镜,猛地,铜镜里出现了清晰的声音和图像。
——我在一层又一层的帷幕中寻找着,闪熠着奇异光彩的一挂又一挂珠帘,在我的碰撞下更是五光十色,并散发出梦幻般的色彩。
“将军,你怎么称呼这个小孩子为王爷呀?”
“对不起,夫人!……
…………
“将军,你这么大声音,不怕小王爷听见而泄露天机吗?”
“不会的,他还在河这边,等他一过了河,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门外,一个白衣女子正在偷窥。
我从内室出来,刚一坐在椅子上,门外的那个白衣女子就开始朝我吹气。我打了个呵欠,就闭上了眼睛。
白衣女子蹑手蹑脚地走进屋中,用她的白绫裹上我,双脚腾空,直奔穆柯寨后山的栖龙岭。
…………
看到此处,穆桂英又轻轻弹了弹铜镜,影像和声音倾刻间全部消失了。
穆桂英回过头来,说:“你偷听到了我和你姑爷的对话,你就把小王爷幻化成一个大人,试图迷乱他的本性,增进你的修炼。你厚着脸皮,运用你的法术来蛊惑人心,如此放纵,离背离天条还远吗?还要往下看吗?”
白衣女子羞愧地说:“姑娘,你用刀杀死我,也比你这样把我给羞辱死好。”
穆桂英痛斥道:“你如此作为,和魔道妖孽有什么异同?还何谈修仙问道?”
我对这个白衣女子实在是太熟悉了。尤其是她的体味,让我宛若置身在一个不久前作的梦中。但那梦却又那么地遥远。远得好像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情。
白衣女子双膝跪地,口中喃喃的说:“雪儿我知罪了!”
“雪儿!?”
不由得我脱口而出。他们同时向我看过来。我一个一个地观察他们。
杨宗宝的眼神里完全是一副不解,也许他不明白我怎么会知道这个白衣女子的名字。也许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叫这个白衣女子。
穆桂英的眼中多的是诧异,刚才她还说我迷失了本性,怎么还能记住白衣女子的名字?再不然是我误打误撞,正巧叫出的名字和这白衣女子一样。
白衣女子却对我脉脉含情,我一个小孩子,她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我呢?我害羞地把脸转向一边。
嗨!和大人们在一起真的没啥好玩的。我又想起了易萍和桂宝。也不晓得啥时候能回家。一想到回家,我的眼泪止不住又流淌下来。
名叫雪儿的这个白衣女子,跪蹄马爬地来到我身边,当她手扯她身上那飘逸的白绫要为我拭泪时,穆桂英喝住了她。
“你想干什么?”
雪儿说:“我不想看见他流泪。”
穆桂英说:“如此看来,你的良善之心并未泯灭。也算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狐仙了。”
一个美女家将进来通报:“姑娘,山下有人求见!”
穆桂英问:“是男是女?为什么来见我?”
美女家将回道:“那个男人说,他为救一个孩子而来。”
穆桂英说:“快带他来!”
功夫不大,美女家将带进一个人。这不是王瞎话儿吗?我记得他曾经给过我一把青铜宝剑,不幸的是,宝剑被那个凶神恶煞般白胡子老汉给夺走了。而我手中,只剩下剑柄上的一团脏兮兮的红绸子。
我下意识地伸手掏我的衣袋,把那团柔软的东西稍微拉出来一些,低头看时,正是那团红绸子。我想把它给扔掉,可是,这一会儿扔出来个这东西,我觉得不太合适。
扔又扔不得,要又不想要,我的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王瞎话儿在继续和穆桂英谈着话。
他显得极其谦卑但又不失其自信,“穆姑娘,我为的是浮屠苍生少受妖魔鬼怪的荼毒,所以,才不惜身家性命只身来到穆柯寨求您的帮助。”
穆桂英指指我说:“你要找的孩子是他吗?”
“他正是在下要搭救的人。”
穆桂英爽快地说:“好,我就把他交给你了,希望你们一路上多多保重。说不定还会遇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皆因我有其他事务,不能和杨将军一同护送你们。”
她转向雪儿:“雪狐,你立功赎罪的机会到了。我把护送他们的任务交给你。他们不安全回到浮屠世间,我就拿你是问。”
雪儿向穆桂英施一个万福,说:“姑娘,请你放心!我的命都在你的手中,我还有什么可说的?不管遇上什么事,我会拚尽全力保护他们的!”
穆桂英从刀剑架上抽出白胡子老汉儿从我中夺去的青铜宝剑,交给王瞎话儿:“宝剑物归原主,希望你不辱使命,搭救浮屠苍生,驱除妖魔鬼怪。”
王瞎话儿感激涕零地接过宝剑。
我把那团红绸子及时地掏出来,向王瞎话儿说:“还有这个!”
王瞎话儿看了看说:“你还是先拿着吧!千万不能丢掉啊,它还有用!”
它有用?又是大人在哄小孩儿吧?我不好说什么,只得把那团红绸子又装进衣袋中。
王瞎话儿向杨宗宝和穆桂英弯腰鞠躬,说:“多谢二位英雄,在下就告辞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7-11-21 14:08 , Processed in 0.059202 second(s), Total 48, Slave 3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