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175228|回复: 1

维体前CEO靳伟:有些拥抱,你料到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6-3-4 08: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640.webp.jpg
郑州大名鼎鼎的维体健身的倒下,着实真的没有想到,而背后的故事和谜团,一直在我心中都是个问号,直到今天,我终于叩开了维体前总经理靳伟的心扉。

按照事先约好的时间和地点,我敲开了靳伟办公室的门。这个办公室是在建业路上一栋商住两用的建筑内,办公室不大,装修简单,很安静。靳伟很客气的将我迎进他的茶室,一张中式实木茶台和四把太师椅装满茶室,略显局促的空间,略暗的光线,没有修饰的墙面,简单中露出了落寞。隐约泛光的椅子,还留着曾有的光环。靳伟坦言这与原来在建业总部港180平方米的专属办公室相差很远。不过自己早已不在意,虽说如此,我还是在他的眼中找到了对比。
本文导读:
1、维体健身今安在?
2、维体困境的背后——躺枪的建业老胡
3、维体十二年征程之痛——无大哥,再无小弟
4、维体十二年坚守之心——创业容易,出局难
5、维体不会倒——意料之外,预料之中
6、后记

壮硕、高大、帅气是靳伟给人的第一印象,若假设此刻的他身在高尔夫球场又或是维体建业总部港办公室内的落地窗前,配上他招牌式的微笑、三十多岁男人已有的练达,他一定是女人们爱慕的高富帅。而此刻的他简单T恤、略有凌乱的短发、眼角一丝鱼尾、眼内一点疲倦,并不娴熟的沏茶,满脸歉意的说很久没有喝茶了,生疏了。


这是靳伟8月9日在朋友圈发的一段话,虽如朋友闲聊,却条条直吐心声。03年以健身教练角色进入维体,24岁出任总经理,2015年1月悄然离开。他愿意接受我们的访问,他会给我们讲述哪些不为人知过往。
640.webp (1).jpg

维体健身今安在?

1、位于众意西路的维体白金店:已更名为云杉维体,原来卡可继续用,正常运营,老的标识还在
640.webp (2).jpg
640.webp (4).jpg



2、位于天泽街的维体顺驰店:已更名为云杉维体,原来卡可继续用,正常运营
640.webp (5).jpg
640.webp (3).jpg
3、位于建业总部港的维体联盟四季店:已更名菲特时尚健身酒店,问物业说维体四季已经不存在了,但东西还没有拉走,已经换成了菲特,正在招聘,还没有做营业标牌。
640.webp (8).jpg
640.webp (7).jpg
维体困境的背后---躺枪的建业老胡

两只黑鸟掠过巨大的幕墙,遁入不远处一团深绿色的树冠。无边的晨霾里,晦暗的天空下,2015年8月29日的清晨,建业总部港维体联盟四季店门前安静如常,只有远处一个保安在徘徊。

就在2015年4月6日,维体员工扯白条讨薪的新闻刷屏朋友圈。人们不由自主地拉出胡葆森,说他“已哭倒在总部港”;人们谆谆地教导维体胡继建说,该找下家谈谈融资了。

2013年6月16日,上午10点,维体集团在建业总部港举行了隆重的入驻自购5A级2300平米写字楼揭幕仪式。媒体报道说“由此正式开启维体集团化运作的新篇章。”董事长胡继建走上前去拥抱了总经理靳伟,这个画面被记者拍了下来,并被解读成兄弟情深,众志成城开创下一个维体10年辉煌。靳伟无奈的笑笑说,那是你们以为的,曾经也许,不过那时已经没有了。维体的败局在那一抱就已经埋下了伏笔。

维体2010年以8500元每平米的价格购入2300平方米建业总部港的办公楼,2011年建业总部港的房价就飙到了15000元每平米以上,这对整个维体的刺激是很大的。2011年7月,维体又以3600万左右购置3100平米的顺驰三层商用物业房屋产权。这就是后来的顺驰店,也是维体第一个自购项目。刚办下产权证不久,就有一家公司找上门来,直接开价7500万购买,这一次更为成功的房产投资,让搞了八年健身行业的维体莫名的迎来了节日的狂欢,也直接促成维体自购自营开店模式的雏形,是维体重资产直营的源头。

靳伟说,08年北京奥运后,健身行业经历了一次繁荣发展。2010年前后,维体年营业额在5000万左右,平均单店的年利润在200万。但是相对投资总部港和顺驰店的房产升值,这点盈利显得有点寒酸。

2011年8月16日上午,维体再次与建业集团合作,签约购买拥有豪华无边际泳池的11000平建业联盟新城总部港顶级定制项目。靳伟说,在购买联盟新城店之前,对于年营业额5000万的维体来说,已有些力不从心,所以他为数不多的反对了这项投资,其他股东们也反对。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当时的董事长胡继建保留了其他股东对于投资新店的完全知情权,关于这方面的信息成了维体上层之间不能说的秘密。后来贷款需要全体股东签字,胡继建隐约透露联盟新城定制项目的单价是10000元每平米,总投资在1个多亿。依据当时维体收益状况,他认为搭上维体未来两年的收益,凑够五六千万来支付联盟四季店的首付,也许维体还能撑下来。

有维体前员工回忆说,12年之前在维体的生活还是比较幸福的,那时候公司还组织员工出国旅游,老会员还有节日礼品。12年以后,公司虽然越来越高大上了,但是员工的日子却越来越紧巴,常常接连两三个月都不发工资。老会员们也感觉到维体服务越来越抠门了。

2013年6月普罗旺世店开业。2013年10月22日维体正式全额购置联盟新城建业总部港———维体四季项目,官方消息称:维体将11000㎡健身会所的物业产权购买下来,在位置毗邻如意湖的建业联盟新城项目楼顶上,做出像新加坡金莎酒店顶楼拥有无边际泳池的顶级健身会所,作为维体健身十年的献礼作品!”

据维体内部员工透漏,仅维体白金会所普罗旺世店和维体四季店这两个店的装修投入一个多亿,占去了公司大部分的流动资金。公司每天的营业收入大部分被用来还贷款利息了,员工的工资从最开始拖欠一个月到两三个月,这时候资金问题已经影响到维体所有门店的正常经营。

不过这还不是最坏的时候。2014年开始创始股东和大股东之间关于股权纷争的矛盾被不断激化。股东之间的不信任,不理解让本就深陷财务危机的维体情况愈加难以控制。也是在这个时候,3个亿这个数字第一次曝光了。联盟新城店实际成交价是17500元每平米以上,实际交易面积是11000平米,各种购置税费、一次性买断的200个停车位再加上店面装修合计在三亿左右。这对于一直做服务业的维体来说,这是个很大的数字,但对于有两次成功房产投资的维体来说,这又不算什么。靳伟说,这时候胡总身边的朋友都是像搞房地产、搞金融、玩资本的老板们,视野已经远非过往可比。他与各种商业、政治、三教九流人物的碰撞,展示了是一个全新的江湖。他不那么关注维体门店一线是如何运营的,将主要的方向和精力都投入到与地产、金融大佬们的战略合作。

1、2013年与河南建业地产进行深度合作,河南建业地产集团为我方量身打造商丘店项目,经过一年多的合作,该项目深受建业集团的认可,建业集团确立全省地产项目中,参照商丘项目进行深度合作,全面展开与维体集团进行战略合作;

2、2014年3月维体健身与国际500强绿地集团签约郑州海珀兰轩项目会所,并已经就郑州及河南省内的多个项目展开了深度合作;

有维体的前员工说,很多次开会,胡总都说郑州东区的房价一定会破三万的,将来还会破五万,还会更高。据说,在总部港购买办公楼以后,胡总与建业的胡总成了朋友。关于联盟新城定制项目是两位胡总亲自商谈的,具体商谈细节已无从考证。知情人的欲言又止,引而不发的姿态激发出的无数想象。当然还有许多隐晦的部分。比如双方各自的生态空间、品牌综合效应、资本市场、针对各自竞争阵营的威慑效应,当然还有胡葆森、胡继建两人累积多年独特的商界社交资源、政经资源等。

也许还有其它偶然的力量。历史上越是重大的商业合作案,往往越是出自非常偶然的一瞥、一个提议。有人说建业与华谊的合作是因为一杯酒,但是你信吗?

维体知情人讲建业的老胡不地道,谈了这么大个项目,在价格上却没有给出什么优惠。维体胡总就是要面子,硬着头皮买下来了。不过胡继建在圈里是有名的敢干,有魄力。靳伟说,他确实有能力,一个搞健身服务业的能撬动几亿资金,和大小金融、信托机构打成一片。

对于维体健身走到今天的原因,董事长胡继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两年来,国家出台一系列限制三公消费的政策,使行业发展受到影响。靳伟说,也有人认为是大环境的经济下行造成的,这也不尽然。越是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越是健身行业业绩增长的时候。08年经济环境低迷的时候,维体开一家店,不到半年就能回本。有人说是重资产运营,这也是不准确的。在顺驰店上3000多万的投资是非常值得,70年产权,我们刚签约就有人出7500万要买。只是房地产的钱太好赚了,很多人都迷失了。胡总经常开会给我们说,郑州的房价一定会涨到5万的。也许吧,但是维体撑不到那个时候了。利息还不上,维体被告了,员工也成了争利的筹码,一切都乱了。

[size=1.8em]维体十二年征程之痛---无大哥,再无小弟

“黑帮”这个词的英文是“underworld”,最早来源于意大利文,意大利文中本意为“避难所”。在西方有“教父”,在中国有“老大”。

靳伟03年进入维体,当时的维体还是一个街边店,他进公司的第一天就是去店里面砸墙,然后帮忙把建筑垃圾运出去,也就是在这个工地上,靳伟见到了一个人,并与这个人开始了长达十二年的创业征程,这个人就是胡继建。不久后,维体的第一家店就开业了也就是今天的健康路店。当时的靳伟也许想不到,以健身教练身份进入维体的他,会在24岁那年就成为维体的总经理。他回忆说,当时公司很小,自己对总经理这个职位并没有太多的感触。真正让他对职位有感触是在2006年,当时维体还只有健康路和经三路两家店了,可是运营很不好,难以为继。在这种情况下,有股东撤资。就是在这一年,胡继建重新注资,成为维体执行董事。当时的靳伟看好健身行业的未来,以不到20万入股,并在随后的8年内逐渐成为维体第三大股东,拥有维体14%的股权,成为维体的主要经营者之一,全面主管维体日常运营,开始了他在健身行业的辉煌进程。

也许按照剧本接下来的剧情应该是江湖兄弟,义薄云天,最后一起打天下,坐江山。但生活终究不是电视剧。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好兄弟。他提到胡继建的时候,还是习惯的称胡总,而不是外界所说的老胡或胡哥。我们生活里很少交际,没有在一起单独吃过饭,为数不多的在一起吃饭就是公司员工聚餐,这个时候才会碰杯酒。我只去过他家一次,还是为他筹备婚礼的时候,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后来住在哪里我都不知道。你不信是吧?他自嘲的笑了笑,讪讪的说,我在他眼中只是工作上的合作关系。我只管健身房的运营,其它的事情我一点也不知道,特别是财务。这一点维体的一位内部员工也证实,靳伟在财务上没有说话的份儿,他签字的账目到财务那边是拿不到钱的,他亲自去也没用,找他签字也只是个程序问题。

对于这样的安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靳伟说,说不清,一开始就是这样吧,都习惯了。华润·万象城旁边的二道街,不起眼,脏乱穷。在万象城的映衬下更是与这个地方标榜的“上流繁华心”形成刺眼的对比,靳伟就出生在这条街上一个50多平米的房子里。童年的家贫,也给予了他最大的自由,他不用去上补习班、不用去上特长课,父母对学业没有要求,也正是如此,他内心是向往被管束的,他认为这样也许才是正常的生活。如今,他回忆起自己的少年,还是穿着亲戚家孩子旧衣,眼瞅着别的同学上补习班的艳羡。大概这就是根源吧。当年那个穿旧衣的男孩,如今已经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尽管他被束缚,但他的内心是满足的。因为有很多如他当年一样的年轻人,正无比艳羡的望着他。

大概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别的孩子都还在学校打情骂俏,忙着与初恋分手的时候,他已经在外面开始工作了。别人都说,你24岁都当总经理,你凭啥?我那个时候不单单是因为年轻不怕,是因为我已经工作几年了,对健身行业充满信心,所以我不怕。说起在维体的前几年,靳伟有点骄傲的的说。上大学的时候靳伟竞选班长,别的同学都去给老师送礼。靳伟拿不出钱来送礼,可正是因为没有送礼,他成了班长。同样当时想当总经理的人也有很多,虽然他们大多都和股东有关系,只有靳伟什么关系也没有,他就是一个穷小子,但是在当时的维体,并没有谁能真正hold。最终在各种关系的牵制下,没有任何关系的靳伟出任维体总经理。但这也为以后的事埋下了伏笔。靳伟是幸运的,并不是所有没钱送礼的穷孩子都能当班长。更不是所有没有背景和关系支持的穷小子能当总经理,大多数都还是关系和利益左右。不过老天是很顽皮的。靳伟在离开维体的时候,并没有分到钱,就连自己在的房子也被抵押用于维体经营。靳伟说,维体过去几年也没有怎么分过红,也许你不信,我的薪资也就是一个高级白领。这个我相信,从他被推上维体的前台的那一天起,这一切也许就注定了。

你没有想过去争取吗?他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只是说自己不想上演狗血剧。据说2014年底的时候,有一个股东曾经带着自己的老婆跑到胡继建办公室大闹。他说,我本来就是个穷孩子,穷对我来说并不可怕。看的出他是心有不甘的。靳伟在维体十二年,是他青春年华里最好的十二年,他即使不甘又有何不可。不过他没有提到他的不甘,我还年轻,他们都老了。他带着一种“瞧不上”的神情说,他们害怕失去,就没有机会东山再起,他们抓住最后的机会捞一笔,哪怕撕破脸。但我不怕。

我为你鞍前马后,你对我有几多真心?哼,我走了,让你知道我的好我的苦。

生命的魔力在于此。在于你看见的每一个幸运儿,都是所谓的幸运儿。但其实,他们真的是幸运儿。不过有一点他忘记说了,那就是,他也爱面子。是穷人一清二白的自尊,是穷人单纯隐忍的性格。也许在这十二年中,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一穷二白,任人差遣的小弟。他已经是外界眼中的成功人士,是中国十大新锐CEO,是活跃在各个高逼格商会和俱乐部的金领新贵,是正和岛成员。但逃不离的宿命论,现实永远前期有多欢腾,后期就有多落寞。

靳伟指指自己的脑袋,你所看见的维体,它的服务理念、管理体系、品牌都在这里,是我一步步把它画出来的。我只要带走这个就可以了。这就是我的财富。我是佩服靳伟的。至少人性里面的自信远比狗血的利益撕逼高贵的多。他说,胡总想要再找到像我这样的合伙人,一辈子也不会有了。我这一辈子也再不会和别人这样合作了。在以后的合作中,没有财务的管理和分配,我是不会参与的。

对于很多年轻人都希望能有贵人或者大哥带自己也好,让自己跟随也好。靳伟抬眼看了看远处。也许他在朋友圈发的文字,正是它此刻想说的话“创业容易,出局难。没用的股东就像没用的高管一样,迟早出局,但当别人的社会势力和资金比你强大,谁出局就不一定了,绝对净身出户。所以不要相信大哥,这个社会无大哥。”
640.webp (9).jpg
图为靳伟在朋友圈晒自己的帅哥照片

维体十二年坚守之心---创业容易,出局难


对于我们一定会问的狗血问题:为什么在2014年离开维体后,2015年维体就出事了,你早就知道它要出事吗?还有因为什么。他说,我知道你一定会问这些狗血剧的。维体一直都有问题,从03年开始,大大小小的问题每年都会有,有好几次都是性命攸关的。只是大众不知道而已,所以我没有什么逃避不逃避的。我离开的时候,坦白说我认为它还会继续,只是没有以前好了吧,它那么快出事,不是媒体写的那些。是内部出了问题,是股东们之间有了矛盾,我的离开也是因此。我没有想过逃避,维体很好,维体单店的年利润都很可观的,维体的纯利在整个河南健身行业里面都是最高的。

因为传统文化的影响,公司很容易产生两种互相抵触的力量,这在创业初期不容易显现,但是公司有一定规模,或者说开始有利益分配的时候,分手就难免。

我们都知道的新东方的那场股东之间的内乱,最终是怎么解决的呢?最终是用法律上确立的老大地位来解决问题。在股东会上,俞敏洪最终用股权的力量将徐小平赶出了公司。我们想想,如果不是这样一次在股权层面上对老大的确认。那么,就不会有现在的新东方了。

有维体的内部员工回忆说,胡继建是个新疆人,带有西域特色的粗线条,很有范且精明,人脉极广,在公司里面说一不二,高高在上。靳伟也许还没有准备好如何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如他在微信中隐喻,净身出局了。

谈到这些他有些无奈, 维体的财务状况多年来一直模糊不透明,2014年中,原始股东和胡继建因为股权转让的纠纷要求财务审计账务公开。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公开透明把账目问题摆在桌面上。这很可笑是吧?靳伟说,一个拥有十家门店,五六百员工的集团公司居然没有财务监管,没有查过账,就是胡总一个说了算,他说开新店,接下来就是配合借贷的各种签字,包括各个股东和家人。所以很难有资金变现,越投越穷,徒留名声。

贪、嗔、痴,万恶之源。求之而不得,又不愿放下,恶念顿生。靳伟的此时此刻,我很难揣测他想表达什么,也许我们都是生活的小人,我们无法放下的也是别人的罪过。可是别人的正是我们自己被掳走的。


“我偏不。”他在表达自己为什么没有去争取最后的利益时说。我看到了他眼神中有别于刚刚的激动,也许是失望,也许是自信,也许都不是,只是此刻他想表达的,我偏不。

靳伟失去了维体,似乎又没有失去,但一切又不一样了。这一切源于他的自信和不自信,以至于他认为自己不该拥有的太多,以至于做了名不正言不顺的总经理。他的隐忍换功成,他的自信换名利。可如此获得之后,他和胡之间必然又不能和谐平等。正如他此刻的办公室也是建业开发的物业一样,与建业的渊源,是巧合吗?他笑了,看得出这是发自内心的。有些事是有多奇妙,有些人注定是迈不过去的,有时候你就是会和某个人某件事,甚至是某两个字有渊源。他说建业是很好的开发商。

维体不会倒---意料之外,预料之中

“惊闻老公司于近日彻底更换名字,那个已经在我们心中深深打下烙印的两字将成为历史,当陪伴我们一起走过十一二载的地方,就剩名字还能凝聚的地方现在名字也已不再,更加没有了归属感,仅仅成了过眼云烟~祭奠过去,是为了全新的开始!”这是靳伟今早在发朋友圈。

维体不会倒,你看看青鸟健身就知道了。其实有细心的朋友7月就发现,部分维体门店更名云杉,云杉实业悄然注资维体。如果你打开汽车广播,云杉的有声广告已经出街了。靳伟说,云杉已经介入了,收了五家店,他们现在都正常在营业,希望它们都能正常的经营下去。如果它们以后经营上出了问题,也不是因为现在的这些原因,而是在新的市场竞争环境下的生存问题,主要看接盘手如何运营了。

很多人看到创业成功的时候都是很光鲜的,没有关注到创业失败的例子,不能光羡慕成功,也要看看成功的背后犯的错误。靳伟说,换成是以前我不能够有这么深刻的理解,那现在自己真正的踏上了这条路,也真正的体验到最真实的现实的东西,需要不断的学习,实践,积累,在面对被拒绝的时候也会有难过的沮丧的时候,但是想想自己的初心。

企业家最难的是认清自己,尤其是成功后。现在维体运动酒店的经营困难,与项目定位有关,它已经不是单纯的高端健身场所,更像是酒店或者是洗浴会所。根本上差异化经营定位是没有错,但市场和维体自己也许还没有准备好,维体的步子稍微再缓慢一些,也许结果就不一样了。

他说我一定还会做健身行业的,我这么多年的东西都在这,我熟悉健身行业超过我的家人。我知道现在就如房地产商们都明白物业服务对一个项目有多重要一样。健身行业一直在提服务,却是绑架在卖卡下的俘虏。服务应该是独立的,服务不是物质堆砌的,它是五星级的服务,不是五星级的场所,他是人性化的,接地气的,不管你是穷人还是富人,你都可以享受五星级的服务,服务是没有阶层的。

十二年前,眼见维体从无到有,在不知不觉悄然成长,变化。对靳伟而言,这不只是一段经历,更是一个梦想的开枝散叶,这个梦想真切而自然,从努力和争议中来,不虚不远。靳伟说,在我眼里这不是一家抽象的公司,这是一群人的故事,想法不断、折腾不断。

对于维体的思考和探索,让我们也看到了一个企业的切面。而对于一个真正的坚持,维体也好,云杉维体也好,或是其它,十二年这才刚刚开始。

结束语:
这是最好的时代!却不是最坏的时代,因为最坏的永远都没有来,而最好的已经迫不及待的来了。维体在那个阶段,企业家的面子也好,企业家的盲目也好,他是惯性,更是被逼的。试想没有联盟四季店、没有普罗旺世店,便不会有维体在江湖上的地位。若它在行业内品牌和服务推陈出新的竞争中失去梦想与血色,便是在一片中庸主义中自掘坟墓。

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接近目标的时候,越要小心谨慎。很多时候,顺风顺水的时候总觉得人生得意须尽欢。关键时候出个岔子,让你欢个够!血淋淋的教训的啊,得意忘形是会被打回原形的。

因此,可以这么说,生或死,都只是公司。活的时间久的,必然是大众认可的!包括胡葆森、胡继建两人的战略联盟也不乏胸怀,当然,这只是这个时代的一个场景而已,并不意味着格局立马变化。

一个风云际会的时代,一段段隐秘、矛盾、纠结的时光,一幕幕变幻中的商业场景,一个个血色鲜活的人物,其实都是新人辈出的征兆。

我从不担心未来,因为未来来得已经够快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8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3-1 11: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头脑发热,无言结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8-22 06:24 , Processed in 0.039975 second(s), 2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