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261060|回复: 1

珍藏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5-11-13 15:44:0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躺在洗发椅上,微凉的水带着被压抑后的劲道击打而来,劣质的洗发水却散发着诱惑的浓香。闭上眼睛,心里突然闪现过那句短短的歌词,“我已剪断了发,剪断了牵挂,剪你心中被爱的分岔,长长短短,一寸一寸在挣扎。” 只记得这么多了。很少听歌,能记得住的歌词更是凤毛麟角。然,有些却是不经意间种在心里的。
第一次听这首歌,是和蓉蓉一起走在包河公园的小路上。正午的阳光把水面映照得瓷亮瓷亮的,我们一边奢侈地吃着一元一根的的雪糕,一边在树荫下听着商店里传出的这首歌——《剪发》。那时,我十五岁。隔着光阴,突然想起彼时光景,竟有种苍然恍惚之感。
女理发师穿了这一季流行的牛仔短裤,那是短到我不敢挑战的尺寸。我问她为什么非要在美腿上套一件黑色长袜。她哈哈地笑,露出黄黄的牙。说天还不是太热,穿这么短,怕人说。我突然就想到两个词:欲盖弥彰和不伦不类。
当然,这个,是只能极不舒服地吞在肚子里的。 这种不舒服大大逊于前天撞见的一个场景。中午一点出门。转过一个弯有一个垃圾堆,我竟然看到一个苍老的女人在垃圾堆里捡东西吃。是谁家丢掉的汤菜。在苍蝇的哄闹中,看到从她黑色的指缝间滴下的汤水,当时的感觉,就像是自己吃了垃圾一样,差点就吐出来。紧步快走,不敢回头,忍不住想哭。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直白地看见。就觉得自己曾以为的那些不愉快、小挫折什么的真的都是浮云。就像那句话说的,“当我们为没有鞋子哭泣时,突然发现还有人没有脚。”
很惭愧,我没有帮助她。事实上,我不知道要怎么才算帮助她。 当剪刀小巧银亮的身子在发际游走时,背对而坐的男子在淡淡地回应他人问起的,那刚花了一百多万买的新车。 把视线从手机移离,他正对着镜子里微微地笑。我想,这算是个富而有德的人吧。就凭他在一圈人轰然而起的艳羡声中的浅淡言谈。
低头看去,红色的理发布上落了一片卷曲的发髻。那种圈圈卷卷,如同爱恋中的小女子的娇羞状,却被我狠了心地抛却了,留下潮湿的印迹来。手腕上是和朋友一起刚买的新手链,在日光灯无情的冷色里兀自闪着跳跃的光。想起那个拾垃圾的女人,看着这十元钱买来的仿水晶手链,真真切切地感到幸福那么近,那么多,那么满。
就像朋友从洛阳赏花回来带给我的手链,塑料的牡丹花手链。我曾郑重其事地搭配着蓝绿的T恤去聚会。在好友一片“幼稚”的嬉笑中,我的幸福感,就如这廉价的手链,闪烁着只有自己才懂的光彩。
很多时候,幸福,真的和物质无关,只和心态相连。看着短去的发,给自己一个安慰的笑。这个样子,黑色的直发,简简单单,我也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5-23 14:47:57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8-7-18 03:29 , Processed in 0.046620 second(s), Total 21, Slave 15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