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ф渤缃

搜索
查看: 75199|回复: 14

省级文保——南召崔庄观岭溯源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2-25 08:23:01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召崔庄观岭即将申报国宝了,为此,南召民间文化学者张老师特作此文助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2-25 20: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响山,久闻其名,谢谢分享介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22:19:06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张老师说:“观岭遗址过去是县保,2006年提升为省保,只认为是新石器时期。也就五、六千年,至多一万年的历史。但根据我捡到的实物应属旧石器。县文化局文管所也不死心,本月18号省考古研究院来观岭考察,认为价值大,随后要钻探。并帮助整理申报资料。于是,22号我写下了巜观岭古人类宜居文化探源》一文,”  厘清、探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22:19:1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志芳 ,退休教师,南召县崔庄乡人,南阳市民俗研究会会员,南召县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22:19:1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召观岭古人类宜居文化探源
                                                                 ——作者:张志芳

南召古人类在生息繁衍中,人口不断发展壮大,食物资源日渐匮乏,为了有利于生活,他们不得不分出支派,另行寻找宜居之地。崔庄观岭就是他们在分居迁徒过程中选择的一个宜居之地。定居之后,他们在这里度过了数千、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漫长岁月。


观岭位于崔庄乡政府所在地西北部。该岭呈南北走向,南至崔庄村,北达西岭沿,西临后湖(西岭沿、后湖都是以观岭东边的视角命名的),东到寨根(因位于观岭古寨寨下而得名)——鱼池(鱼池位于观岭东北部,紧邻观岭,该地名显示着远古时期的生态环境)小学一线,长约1.5公里,宽(含观岭东部缓坡及旱地)约500米。人们在此先后发现了许许多多的石器、玉器、骨器、陶器、兽骨、烧骨、燧石、烧石等等,这些遗存包含了旧石器、新石器、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屈家岭文化、商周文化等不同时代的历史文化。有的器物在南召包括杏花山猿人遗址在内的其它十几个遗址中尚未发现,这对于研究古人类历史具有很高的价值。2006年6月,观岭遗址被河南省人民政府确定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观岭的古人类宜居文化在南召众多的古人类遗址中,也颇具典型性和代表性,下面就其宜居文化做一些尝试性探讨。

以观岭为中心,观其地表土质可知,紧临观岭周边的土质和观岭一样属黄土质地,稍远即为沙土质地。其实,紧临观岭周边的黄土地表三、四米以下都是河沙、河卵石,其黄土地表是千万年来由观岭黄土风化脱落沉积而成的。

观岭西边的村庄叫后湖,后湖的土质是黑黄色的,田里面含有观岭脱落的黄土和河中淤泥。这里的水位很浅,即使是大旱天,一米左右就能挖出水。地表三、四米以下全是河沙、河卵石。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湖学校先后打了两眼水井。打第一眼井时,挖至三米左右时,就挖出了大量河沙、河卵石,又挖出一棵横放的古树,全身乌黑,已不能辨出树种,由于下面坍塌严重,只好把古树中间截断取出,然后下了井盘。打第二眼井时,挖至四米左右时,也挖出了大量的河沙、河卵石,由于塌方严重,周围地表多处裂缝,怕影响水井周围的教室、厨房安全,也下了井盘。此外后湖的饮用水中杂质特别大,常伴随着丝丝缕缕的东西,或如棉花絮一样的垢团。断定这是腐朽在水中的水棉。

“后湖”,顾名思义,远古时期这里是观岭后面的一个山间大湖泊。这一地名真实地反映出远古时代的水文地貌。

由此推断:远古时代,狮子河水是从枣庄、核桃园、张村、榆树坪自西向东而下的,至观岭时,由于观岭的阻挡,在这里就形成了一个湖泊,然后向西旋流,从崔庄北部、水磨(这一地名亦或狮子河在后湖西折的回旋中形成大面积水沫,因同音演化而来,亦或古代此地有以水为动力的水打磨而得名的)一带向西南而流入观岭南部的黄鸭河。
观岭东边是古路河,古路河鱼池以下河段古称寨河。寨河也是因观岭古寨而得名的。

狮子河、古路河(下游寨河)分别在崔庄西部、响山(响山这一地名是因寨河与黄鸭河、狮子河交汇中形成面积阔大的水面,水上波浪拍打或碰撞该地山体产生回音或共鸣,给人们造成错觉,以为是该山会发出声响,故名。)东部与黄鸭河交汇。古时,森林茂密,雨量充沛,以上三条河在观岭的西边、东边、南边融为一体,形成一片沼泽湖泊。其沼泽湖泊东南至栗树底、沙坪一带,北至下王庄、程家庄、夹河滩、上王庄、卧沟一带。今天,后湖、水磨、崔庄、高庄、响山、鱼池等地还有部分汪泥湖水地,印证着远古时期的地理特征。这样,观岭无形中成了一个三面环水的小岛屿。而今天的地貌则是气候变化,雨量减少,沼泽湖泊干涸,狮子河河床南移,古路河河床东移之后,原湖址形成了村落的结果。

观岭除北方外这一片几千亩的水域里,生存着鱼鳖虾蟹、河蚌、青蛙、水鸟以及今天不复存在的古代水生动物,为观岭古人类提供了饮水的便利和部分食物之需。

观岭西侧上中部有一处宽十一、二米,高十余米的太湖石石崖。由于观岭上千万年来的黄土脱落沉积,无法估量地表之下石崖的大小深浅,但可以肯定,远古时期的地表至少比现在低三、四米(由打水井时所见沙石佐证)。太湖石石崖、包括一公里之外的红石崖可为一定数量的观岭古人类提供栖息之地。当然,随着他们的进化,后来一定会在观岭的开阔地上建造简易的窝棚居住。

观岭上土地宽阔,不仅为观岭古人类提供了圈养野生动物的场所,同时为后期种植提供了土地,其黄土土质,也为后来就近提供了烧制日常用具的原材料。

观岭突兀,可高瞻远瞩,为观岭古人类群体成员之间的呼应提供了便捷;盘踞其上,避免洪水冲毁住所;北边仅有一条出路也易于防守野兽袭击。

观岭北边与远山相连,山场面积广大,山上有数不尽的野生动物、野果、可食用的地下块根,又为观岭古人类提供了一个可靠的食物之源。

由此看来,从饮水便利、食物丰富、取食快速、路途便捷、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南北取向、背风向阳、防洪防袭、居住安全、耕作方便、环境优美等诸多宜居文化方面考虑,观岭古人类在蒙昧时代能够寻找既躲风霜雨雪,又避寒冷潮湿,且能防水、兽祸患的观岭居住,彰显了观岭古人类足够的聪明才智,映射出了远古时代文明的曙光。他们的这种宜居选址文化标准,而后形成了习俗,这种标准和习俗对当时和后世者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历史影响。

                                                                                                  张志芳    1372180369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23:28:04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召古人类的历史足迹 作者 张志芳

早在五十万年前的洪荒远古时期,河南省南召县就有古人类繁衍生息在这块美丽而神奇的地方。南召古人类的足迹遍布了南召的山山水水。他们每走一处,都在那里烙下历史的印记。
目前已经发现南召古人类在淯水(今白河)上、中游及鸭河、空山洞、黄鸭河流域定居,从事原始农牧业。现已发现的云阳镇的杏花山、崔庄乡(古人类峡谷漂流上、下码头所在地)的观岭、白草岭、城郊乡的二郎岗、寨上、榆树岭、留山镇的潘寨、亮马台,南河店镇的庙台、王庄,小店乡的竹园、小空山,太山庙乡的老坟坡,板山坪镇的小余坪,皇路店镇的李村等15处遗址。

仰韶时期早期石盘残器

南召古人类是河南境内发现的最早的人类,南召是中原人类的发祥地。
南召古人类,生生不息。他们为了生存,在与大自然做斗争的过程中,不断创造着灿烂的史前文化,不断创造着人类历史上古老的文明。单从南召县崔庄乡古人类文化爱好者所收藏的几百件古人类完、残器上,就可以看出他们创造的原始文化。
古人类文化包括居住文化、旧石器文化、中石器文化、新石器文化、祭祀文化、玉器文化、骨器文化,陶器文化、殡葬文化等。

旧石器时代石核

早期的古人类为了生存,他们居住在山中洞穴。人口发展以后,洞穴容纳不下时,就迁居丘岭地带,盖一些中间尖四周低的圆形窝棚或只有两半坡的马头庵居住。他们选择的居住地址很有讲究,就南召境内的几处遗址来看,一般都是临水较近的高岗或缓坡。这样的地址选择有几点优越之处:一是防止洪水冲淹,二是防止野兽袭击,三是饮水用水便利。
南召古人类,茹毛饮血。为了生存,他们最初用圆状的石块、折下的树枝当武器与野兽做斗争,以吃生肉、野果为生。后来,嫌武器太笨拙费力,就用大石头砸小石头,或把小石头摔在大石头上,或砸或摔成有棱角、有锋刃、有尖的石块。石块有了棱角锋刃和尖,使用起来就省力省时。他们用这些新式武器砍小树、砍树枝,分解动物尸体,砸有刺猬般外壳的栗子或剜取地下山药之类的块根食用,以保证基本的生活需求。这些带棱角带锋刃带尖状的石块,考古学家们称谓旧石器。目前南召发现的旧石器有:石核器、石片器、敲砸器、砍砸器、刮削器、割削器、尖状器,还有盘状器……

石锥

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南召古人类发现并学会保存运用火。火的发现、运用使原始社会文明推进了一大步。不知是雷电的火,还是钻木生发的火,他们发现经过火烧的动物肉比未经烧烤过的要好吃得多。他们就运用草木灰或一直放柴燃烧保存火种,用火烧烤动物的肉食用。或用火取暖防寒、照明,或防止野兽侵袭。遇到大雨或潮湿,火种熄灭了,他们还会用摩擦燧石的方法与特殊的草木死灰结合使其复燃。从此,结束了茹毛饮血的时代。
不知又过了多少万年,有一一些聪明的“人”,又嫌前“人”使用的工具粗笨。使用起来太磨手,甚至会把手磨出血来,因感染而不能正常劳动。于是就想出办法,制造更新的工具。他们用石头蘸水和着细砂,磨一些劳动工具。开始是局部磨光,后来又磨制成了通体光滑的石斧、石杵、石锛、石铲、石锥、玉圭、玉璋等工具器物,为了狩猎,磨制了石箭头;怕鱼网漂起来,磨制了网坠;为了捻绳子,还磨制了捻线坠……

独山玉玉璜玉瑗

根据实物推断,那时候古人类已有了信奉。为了多打取鸟兽、多采摘果子、多捕捉鱼虾,他们又磨制出玉器,用玉璧、玉璜祭祀上天。当然也有了权力位置,有了爱美之心,玉璧、玉璜、玉佩、石珠、石镯就是最好的见证,考古学家们把这些经过打磨制造的石器称谓新石器。
无论是旧石器还是新石器,石料的选择上就颇显古人类的聪明才智。他们选择的石头,早期是就地取材,后来就选择含铁成份高或脆而坚硬的石头。为了寻找合适的石头做材料,他们会不辞劳苦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找。现在所发现的大部分器物的石质是方圆几十里甚至几百里都难以找到的,至于在何处找到,至今还是一个谜。当然,找玉质材料,就要更费时去找。为了磨制好石、玉制品,他们还有专用的砥、砺。他们甚至还掌握了在石、玉上穿孔的技术,在当时没有金属工具的情况下,能穿得很小的孔,到底怎么穿孔,这又是一个未解之谜。

鹿角化石与骨针

新石器出现的同时,南召古人类根据生活需要又运用动物的一些骨胳磨成骨针,运用鹿角、羚羊角因势磨制成骨锥。并且又运用骨针、骨锥、麻线缝制成以兽皮为原料的“衣服”。
这时他们也进行了简单的农牧业活动。农业主要是种粟。牧业只不过是养一些家畜、家禽,以备霪雨连绵或大雪封山或行动不便打不到飞禽、走兽时充饥。

陶杯

经过漫长的几十万年,到了五千年前,南召古人类发现,经过火烧过的泥块比未经烧过的坚久耐用,而且耐水耐火,就发明了简单的陶器,目前南召已经发现的陶器有:陶甑、陶缶、陶盆、陶鼎等日常生活餐具、用具。这些器皿出现之后,可以舀水、储水,烧水煮肉做饭。也就不会像以前那样用大树叶包水喝,用手掬水喝或直接趴在水边去喝水了。并且可以把水带到很远的地方。他们在烧制陶器中,耳濡目染,口口相传,不断积累经验,改进技术,陶器也逐渐由粗糙变得精致,由单一变得多样化,由厚重变得轻薄,由丑陋变得美观,由笨拙变得灵巧,由单色变得多色,由单纯变得复杂,由单调变得花哨起来。他们还根据生活需要,制造了陶弹、陶纺轮、陶镯等,并且还发明了乐器——陶埙,陶器先后出现了以红色、黑色为主的两个时期,这两个时期的文化考古学家们分别叫做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

陶鸟

最后说说南召古人类的殡葬文化。由于他们不会截取大的断木,不会锯板,一般都是直接入土。崔庄乡鱼池村一村民在古人类生活遗址旁发现一处古人类墓葬,就是这样的。但却发现一些殉葬品,穴内发现了一个二十公分大小的外套陶筒的陶鼎,还有三个间隔一定距离、大小不等的三个小陶球,大的如中型核桃,小的如中等大枣。
睹物思人,我们不禁对祖先产生出无限的敬仰之情,他们所创造的不少劳动工具、生活用具、狩猎工具、捕鱼工具、纺织工具、祭祀、装饰品的雏型,一直被后人仿制、改造而享用。他们的农牧业技术一直被后人沿袭着。

作者简介:张志芳,中学高级教师,南召县十佳教师。发表教学论文二十余篇;省教研成果一等奖获得者。发表小说、散文、诗歌30余篇。发表古文化研究论文与古文化随笔20余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23:28:06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张志芳老师联系电话:13721803691   欢迎大家共同探讨,切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23:28:08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志芳:40多年的寻找,我只是一个收集者文章来源:教育时报 发表时间:2014-09-26 热度 120 次

□ 本报记者 靳建辉 通讯员 吴正伟


   在南召县崔庄乡山坪小学,有一位叫张志芳的老教师,他用40多年的时间,收集了1106块石头,每一块他都当宝贝一样地放在自家的屋里保护起来。8月5日,记者联系到了张老师,了解后才知晓,这些形状怪异、来自山野的石头,其实都是南召猿人曾经使用过的器具。谈起这些年的收集经历,张志芳说——

   “13岁那年,当我捡起第一把石斧,我就与它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的家住在南召县崔庄乡山坪村,村子虽然不大,却是山清水秀。1971年,我到离家10公里外的崔庄乡后湖中学就读。进入学校后,我接触了一门新学科——中国历史。我永远忘不了第一节历史课上,老师给我们讲述的神话般的原始社会,并且初次见到了教科书上山顶洞人的复原头像和他们所使用的劳动工具石斧图像。从此,我对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我们学校不远的地方就是观岭新石器遗址。它位于崔庄乡猿人大峡谷下游西岸,在峡谷漂流下码头的南面约500米处。这道岭呈南北走向,长约1公里,宽约300米,总面积达30万平方米。就在这个地方,50万年前,南召猿人曾经生活过,留下了不计其数的原始文化遗存。而观岭就是我们学校的后山。
  
  一次,我和几个同学到观岭上去玩,不经意间捡到了一块和教科书上的石斧一模一样的石头。我突发奇想地说:“这应该就是书上所说的石斧,说不定猿人也在这儿生活过。”随同的几个同学和我抬杠,说:“天大的笑话,山顶洞离这儿不知几千里,那里的猿人怎么会把斧子扔到这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那时,我们的知识面都很窄,认为只有山顶洞才会有猿人。我们带着这个争议回校去问老师,老师也很迟疑,未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
  
  我虽心有疑虑,但不是就不是吧,再捡几个,压书本或当玩具玩也不错。随后就又去找了几个。当时对于一个十二三岁的毛孩子来说,并没有真正刻意去寻找、去收藏。其实,那个时候山上有很多这种石头,当地的农民要么是放羊的时候当橛子使用,要么就砸成了碎片或者垒院子了。如果留意的话,一上午找个一二十块绝对不成问题。
  
  我捡到的那些石头,到底是不是猿人曾经使用过的石器?这个疑念在我的心中存了8年之久,直到1979年2月9日《人民日报》上刊登了《河南南召发现人类牙齿化石》的文章才释了疑。因为发现化石的云阳镇杏花山离崔庄乡的观岭仅有40多公里。既然云阳曾经生活过猿人,观岭应该也是猿人活动的场所,说不定比那儿还早呢!后来,观岭被确定为新石器遗址,并成了咱们省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更加证实了我的设想,我也与观岭这块神奇的土地和这里猿人遗存的缘分越来越深。我所收集的这些石器,县文化局和县文化馆的领导与专家也多次来看过,确定是南召猿人曾经使用过的石制器具。
  
  “教学之余,到观岭上‘寻宝’成了我的兴趣爱好”
  
  1983年9月,我有幸到后湖中学教书。从此有机会更加密切地接近、关注观岭。茶余饭后,我都会到观岭上去“寻宝”,到农民新翻的田间去寻,到地头的田埂上、乱石堆里去找,到枯萎的草丛里、石堰上去扒,到坍塌的断崖上、塌方的土堆里去捡,春夏秋冬从不间断。虽然我教的是语文,但偶尔我也会把自己收集到的石器拿到课堂上,把它们的历史讲给学生们听。学生都感到特别新奇,有的学生兴致来了,有时也会上观岭寻觅一番。
  
  2008年,我回到了村小学教书。但每逢星期天、节假日或下山办事时都要抽出时间去观岭一趟。就这样,寻寻觅觅、觅觅寻寻,我在这片土地上一找就是40多年。在远古人类时期,观岭上遍布了猿人的踪迹,而这40多年来,观岭这30万平方米的土地上却不知被我寻过了多少次、走过了多少遍。其中,大多数时候都是空手而归的,但我仍心存希望,一直在找。
  
  为了能够发现更多的石器,并把它们很好地分门别类,我专门阅读了许多与之相关的书籍。诸如《辞海》(历史分册·考古学)、《中国历史的童年》、《南召县志》、《走遍南阳》等。读这些书对我真的很有用。2012年,我在观岭拾到了一个12厘米长、中型胡萝卜模样的红色陶制品,不知是什么东西,扒了很多资料,最后在《南召县志》彩页插图上找到了它的名称,叫做“埙”。
  
  随着自己知识的积累、视野的开阔,我收集的面也逐渐扩大了。过去认为不是文物的、甚至捡起又随手扔掉的东西才知道也是原始遗存。开始只注意捡完好无损的、光滑的磨制石斧,有点残缺的都不要。后来,残片甚至制作遗料也捡。有名的、无名的、别人视为石头瓦块的无用之物,我也很感兴趣,兼收并蓄。大小也都不放过,大的十几斤,小的如指甲盖儿,都一并带回家,以待随后研究。
  
  40多年的不断寻访,我收集的石器由一位数变成了两位数,然后又增加到三位数、四位数。这些藏品中,除了我自己寻到的,有别人送的,也有花钱从当地农民手中买的。但是,随着人们对这些远古文明遗址的关注,观岭上的石器是越来越少了,有些人捡到后卖了,也有外地人专门来观岭碰运气。
  
  “这些石器是远古人类留给我们的纪念,再多钱也不能卖”
  
  近几年来,随着猿人大峡谷漂流开发的进程,我所收藏的猿人遗存也吸引了很多人慕物而来。他们都很想见见祖先使用过的实物,一饱眼福。
  
  来到我家,我只当是义务为厚重的南召文化做宣传,为峡谷漂流扩大影响,就说:“看吧,东西有用坏的,没有看坏的,只要不乱拿乱碰,随便看。”中间也会有外地的和县里的专家过来对我收集的这些石器进行研究,并帮我识别一些无名器物。之前,我捡到过一件磨制石器,一直认为是猿人娱乐健身所用的玩具——陀螺。直到2011年夏天,有两位教授到我家寻访,才知道那是远古人捻绳用的线坠。
  
  不过,也会有人突发非分之想,问我东西卖不卖。我每次都会很干脆地拒绝,告诉他们“掏钱难买不卖物”。你想啊,物换成钱,钱早晚会花完,那时物钱两不见;物不卖,原物在。钱花完了,可以再去挣,文物是不可再生资源,流失一个、损坏一个就少一个。况且,猿人遗存就理所应当保存在猿人生活过的地方,放在别的地方,无根无据,也没意义,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
  
  我时常在想,把它们都留下来吧,留下来可以寻根问祖。这些都是远古人类为我们留下的标记和线索,也是他们留给后人的纪念品。
  
  闲暇之时,我总会仔细审视、品读这些猿人遗存。这些处于人类历史童年的文化遗产,用我们现代的眼光去看,它不是工艺品,并不漂亮美观。然而,要知道那已显示了蒙昧时期猿人的聪明才智,这每一件东西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创造。正像玩童捏的泥人、画的图画一样,尽管很不像样,但对他们来说,已是尽力而为,十分难能可贵了。
  
  40多年的寻找,其实我只是一个收集者,它们并不是我的私有财产,如果政府能够建一个古人类遗存博物馆的话,我愿意把自己的这些“宝贝”全部捐献出来,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南召悠久的古人类文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23:28:10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巜观岭古人类宜居文化探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20:40:28 【眼遇】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召观岭寨“观”与“寨”的探究
观岭寨位于今南召县城西北部的一处浅山区小山岭上,它是继杏花山南召猿人遗址之后,又一处影响较大的古人类遗址,是河南省第四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因其结构复杂,文化多元,有必要对其“观”与“寨”做以介绍、探究和考证。
观岭大都把“观”读作一声,实际上应读作四声,因古代人曾在该岭上建筑过“观”(道教的庙宇)而得名。
观岭,当地百姓又称其为“观岭寨”,以寨为参照物,又有“寨上”、“寨下”、“寨东”、“寨西”、“寨南”、“寨北”、“寨前”、“寨后”、“寨门”等名称。寨东南角岭下有一个小村庄叫“寨根”,距寨东500米处有一段河叫“寨河”,这都缘于山岭上那一座古寨。
而围绕“观”,除“观岭”一个称呼外,别无其它派生的称呼。
这说明“寨”形成在先,“观”和小村庄形成于后,“寨”这一名称对人们的影响早而大、深且远。在人们口耳相传中就固定了这一称呼。
一般而言,一个地方有新的建设之后,会有古称和今称,因先入为主,大部分人沿用古称。但也不否认古今名称并用,或今称冲淡古称,进而取代古称,使古称逐渐消逝的,或恢复古称的。
到底“寨”与“观”是同期,还是观早于寨,还是寨早于观呢?截止目前尚无人探究,没有定论。不过,大都以为观与寨是同一时期的产物。
笔者认为,观与寨并非同期,寨早于观,况且年代相差久远。这还需要分别从具体的“寨”与“观”说起。
先说观岭寨之“寨”。文物部门测定观岭遗址文化遗迹面积为12万平方米。(这只测算出了寨内古人类遗址的核心部分。这个数字只占整个遗址的二分之一,寨南、寨东、寨东北、寨西北都是古人类经常活动的作业的场地,都有原始遗存。)该寨依山势而建,东部和北部都是从山岭的上半腰建起的,现存寨墙厚度四——五米不等,墙体残高二——八米不一。建筑的方法是先用大木杠挡住两边,然后铺上厚一尺左右的黄土或沙土,紧接着浇水,再用比较光滑的圆柱形大石头碾轧,或用木头拍打,或用木杠夯平,甚至用火烧烤,这样逐层建起来的。有的地方只能从土质颜色辨认出层次结构。但从没有见到过用石杵、铁杵打墙的痕迹。墙体里含有河卵石、旧石器、新石器、玉器、大量的陶器残片、兽骨和人体骨骼。由此看来,“寨”是建筑在古人类生活的遗址之上的,墙土是从古人类生活过的遗址上取来的。
早在三四十年前,还能看到墙体外部裸露出一定数量的平放在墙体里侧面的整体的人体骨骼(身材比现代的人体要高)。后来,因村民拓宽墙根,扩大面积,清理墙体杂草乱木,挖取全虫,再加之山羊蹬沿,漂雨潮湿,使墙体受损风化脱落,这种整体遗骨就很少见到了。据此推断,这是个别在筑寨的人在劳累致死后,别人把他就地掩埋在寨墙里了。试想,被掩埋在寨墙里的死者,其家属肯定不在身边。当时的人,视人如芥草,对在此劳累致死者,掩埋后还要遭水浇、大石碾轧、棒拍、木夯,是多么残酷恶毒!简直没有一点人性!对人的生命不珍惜,对逝者不尊重的时代,只有在早期的封建社会和奴隶社会(公元前2224——前256),但根据墙体的层面上没有铁杵的痕迹,说明在筑寨时,铁器尚未出现。史料记载,我国最早的人工冶炼铁是春秋战国(前475年——前221年)之交出现的。这样说来,此寨应是筑建在战国之前的奴隶社会。那时,寨主也即奴隶主为了防御外来侵略指使奴隶筑建了此寨。
    再说观岭寨之“观”。根据观岭上留下的古建筑角石和断砖残瓦来看,该观建筑面积广大(估计4万平方米),且气势恢宏。“观”的墙角石,是花岗岩打制的长方形石条(打制石条使用了铁钻子),墙体为大青砖,椽子上覆盖的是笆砖,一部分房屋使用的是长筒土瓦,一部分使用了彩釉琉璃瓦。我们常说“秦砖汉瓦”,再根据史料记载,彩釉到了东汉(25年——220年)末年才臻成熟。也就是说,这样的“观”,只能在东汉之后才有可能出现。
下面再从道与观的方面去谈谈,观也称道观,“道”是道教,“观”是道教的庙宇。道观这个词语的组合有先后之分,先有了道教,而后才有信奉、膜拜、祭祀、传扬的活动场所。一般学术界认为,道教的第一部经典《太平经》完成于东汉,东汉时期被视为道教的初创时期。这样,观岭寨之“观”,建筑于东汉之后就确定无疑了。
另外,笔者曾在观岭寨捡到仅有的一块阴刻在绿釉上的文字残片,竖书“男王某”,“男”应是古代的爵位名称,文史资料显示,这一爵位起于周朝,至明代初年废除。“男王某”是表明王某筑造的“观”,还是为“观”捐了款?王某是书写什么的落款者,还是其它什么呢?但不管哪种情况,都表明该观是营造于三国与元朝这一千多年间,因为周朝至东汉之间虽有“男”这一爵位,但“道教”在东汉还处于初创时期。在人烟稀少(据南召县志记载南召县明初还不足8000人,前期人数多少没有历史记载,不排除东汉至明初期间,人数比明初较多,历经战乱仅剩这么多人)、交通闭塞、技术落后、信“道”者寡的偏僻山乡(观岭距古县城约100华里),不可能建筑如此豪华的道观,这也与上文的分析相吻合。
照此说来,观岭寨的“寨”与“观”的筑建,至少相差七百年(前476年——220年),多则相差一两千年。可能是东汉之后某位道长选中了“寨上”的开阔地,才在此筑建了该“观”的。
也由此可知,观岭寨之“寨”是筑建于古人类遗址之上,观岭寨之“观”,又是构建于“寨”的废墟之上的。
由于观岭寨之寨、观,相去年代久远,且无文字记载,目前所见到的有限的文史资料中也未发现过有关观岭寨“寨”与“观”的只言片语,在老百姓那里也从未听到过与此有关的石碑及故事、传闻。所以,这里只能对“寨”与“观”做以大体的断代。其兴与衰的确切年代只能湮灭于漫漫的历史长河之中。

作者:张志芳  
            2019年元旦

附:南召观岭古人类遗址寻古探幽系列目录
1、《南召古人类遗址寻古纪事》
2、《南召观岭古人类宜居探源》
3、《南召观岭寨“观”与“寨”的探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河网眼遇  

GMT+8, 2019-3-27 00:55 , Processed in 0.058261 second(s), 4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