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楹联 发表于 2019-11-4 05:51:52

莫非楹联近作赏读


莫 非

中国楹联论坛版务管理,曾获中国楹联莲华奖最佳联手、中国对联甘棠奖十佳联手。其作品立意角度时有奇思,有时某些联想又极尽婉曲。


联作品读



韩信祠(莫非)

燕赵士不言,对三千丈壁立雄奇,竟以触山鸣大节;

淮阴侯安在?正九万里风擎壮慨,来从背水想丰仪。



燕七:全联构架完备,发铿锵语。不溢不泛。见思想。端正之作。



三十五自寿(莫非)

涅槃在大梦之间,以醒看云,以醉看人,杯酒精神今日寿;

割据乃浮生所想,得痴一半,得嗔一半,春风刀俎古稀年。



空空:从无以为凭时期开始,感觉其古文字功底很深厚,行文多堂奥涵深,古意弥漫,兼有禅味。下字也多有大胆奇崛,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态,比如此联的涅槃、春风刀俎,初入眼颇为崛硬,细想又有余味,春风刀俎更是给人种惊心之感。总的来看,若说浪子那联是白描派的,那这联就是抽象派的,要潜入其精神层面方能探知,俺尝试着潜入了,结论是联的主旨是两腰,如此,想见其状,果是诗酒狂徒一晋人。不满的是割据一词不知其妙,涅槃似乎也有欠允洽,整联略嫌晦涩。



写给朋友(莫非)

斯世乃风云际遇,有不虎不龙心,自向高寒呼赤子;

吾生岂衫履形容,在非蚕非蝶处,谁堪哂笑褪青丝。



李深秋:云从龙,风从虎意谓同类相感应,故风云有遇合、相从之意。而作者面对这风云际会的世界,有的却是不龙不虎之心,足见心中淡泊,故可保持如赤子般清高绝俗的品格。下联略带自嘲,言虽不为衫履所拘,但并不期待如蚕蝶般华丽的蜕变,只是在人们的哂笑中褪去青丝,早生华发。通篇读来如黍离之叹,想其友必为知我者。



西泠峰骨(莫非)

峰骨篆清奇,百载胸襟,有日为浮丹,有月为漱白;

水光围古劲,一湖衽席,其阴如叠玉,其晴如敲金。



轻雪:百度来的一段介绍:西泠印社,社址坐落于浙江省杭州市西湖景区孤山南麓,该社由浙派篆刻家丁仁、王禔、吴隐、叶铭发起创建,吴昌硕为第一任社长。以“保存金石,研究印学,兼及书画”为宗旨。是海内外研究金石篆刻历史最悠久、成就最高、影响最广的学术团体,有“天下第一名社”之誉。“西泠峰骨”的“峰”,也呈现了西泠印社“群峰”连绵、相映竞秀的壮观景象。作者以清奇古劲定义他心中的西泠峰骨,又以湖边风景为比兴,以喻难状之物,以托难言之感。莫非亦工书法篆刻,吾盲于此道,故不能尽解其所寄,但觉造境清奇,若写景,若写印,文字颇富感染力。



寿孟兄会祥知天命之年(莫非)

天地以清寒淬出,唯虚心五秩、劲节几竿,落落素怀居竹客;

诗书从孤介留余,想楮墨千年、芸编数卷,苍苍青眼读蕉时。



细雨沾衣:此联涉及到三个人物,作者,孟会祥,白蕉,共同点是貌似这三位都是书法界人士。莫非自注:1、孟兄独爱竹,斋号竹堂;2、孟兄研读白蕉公数十年如一日,有《读白蕉》《再读白蕉》《三百年来一复翁》等文章名噪书坛。白蕉,能篆刻,精书法,亦擅长画兰,能诗文。沙孟海先生誉其为:“三百年来能为此者寥寥数人。”书法之余,偶作兰草,风姿绰约,清冲淡远。盖以精于书道,故能叶叶出草法,办办入楷意。观其书画,是知非才情学养俱佳者不可入其堂奥。惜罹难“文革”,流年不永,垂世之作较少。联为贺孟竹堂五十寿,上联切其寿其人,下联切其职其好,联语冲淡典雅,俊赏清幽。



梅(莫非)

在天至清则碍月,在地至傲则碍春,老我竟何从?铁骨沉冤犹待雪;

比国色自贫于香,比桃色而贫于性,寡人多此意,悔心高格误投林。



燕七:“无意苦争春,一作群芳妒。”这是梅花的无奈。也是陆游的无奈。然而,莫非的无奈不仅于此,他的无奈,还在继续,妒之冰清的何止于群芳?还有月,憎其碍事的何止于群芳,还有整个江南。纵是如此,梅花亦不发一言,以沉雪之身昭我清白。果是冷处偏佳,冰清的绽然于俗世之外,红尘之中。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莫非楹联近作赏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