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人 发表于 2019-9-1 14:19:30

借辞赋之力 登楹联之峰 浅谈辞赋对楹联发展的影响

借辞赋之力登楹联之峰   浅谈辞赋对楹联发展的影响



常 江



传统文化中的古代文学,在明清戏曲小说之前,人们常常概括地说是“诗词歌赋”,可见,赋的地位的重要,赋和诗词曲关系密不可分。我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更多地接触楹联,学习楹联,也思考楹联,发现赋对于楹联的发展有很大的影响。

楹联的产生和发展,得益于赋。赋是汉代的主流文学,这时,骚体赋、诗体赋和文赋,已经掀起了几次浪潮,冲击着、激发着人们的创新热情。楹联的萌芽正是在汉晋时期,其民俗之源,是桃符的演变;而文学之源,则与赋和连珠有更密切的关系。各个时期的赋,多用排比、对仗的句法,无论汉赋还是唐赋,尤其是骈赋和俳赋,四六句的形式美和音韵美,都对楹联产生直接的影响,这样,当清代诗词歌赋都有些许逊色的时候,楹联异军突起,其高潮一直延续到民国。


长联的出现和繁荣,得益于赋。清代的楹联,是五光十色、万紫千红,各类对联精彩纷呈,到了乾隆年间,孙髯创作了昆明大观楼长联,把楹联发展推向又一个高峰。长联的通体语感,华丽辞藻,恣肆铺陈,是赋体的再现。此风一开,长联创作风起云涌,长联字数不断刷新。我大约统计过,像一百八十字的大观楼长联,按字数算,在五十名以外了,占得头名的是清末钟云舫的作品:拟题江津县临江城楼,一千六百一十二字。钟云舫有“楹联圣手”之誉,擅长作长联,他的《振振堂集》收入楹联一千八百副,九十字以上的长联,竟有三十五副,比例为百分之二,十分可观。他也是一位辞赋高手,作过《东西洋赋》,说尽世界东西方的历史、地理、风物,洋洋洒洒,六千多字,在赋里也是能数得上的吧?

四言对联的延续和保存,得益于赋。影响对联字数的,第一是诗,七言、五言,尤其是七言,既短小又能增加容量,是常用的,我曾随机抽取五千张名胜对联的卡片,统计结果是七言联占百分之三十。第二是赋,组合句式中,比例大的是“四七句式”,比如:“白鸟忘机,看天外云舒云卷;青山不老,任庭前花落花开。”(康熙赠张英)。还有“四四句式”,比如:“大汉千古,大宋千古;山东一人,山西一人。”(文武庙祔祀岳飞)以四言为基础,这可以看做是诗体赋的改造和延续,很有节奏感,很有美学价值。我们不妨细数一百八十字大观楼长联的四言句: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蘋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气力。儘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全联有三十四个四言的句子,共一百三十六个字,在全联,占有极大的比重。


四言联在民间还在流传着,广东广西一带的春联,是以四言联为主的,看起来很醒目,很大方,很气派。所以,我们和梅州客天下组织了五年征联,有一项内容,指定征四言联,就是考虑到这一地域的民俗。

赋对楹联的影响,是深刻的;反之,将对仗进行到底的对联特征,对联越来越多对法、句法和修辞手法的运用,对联的实用性、适应性和群众性的表现,也是发展辞赋可以借鉴的。我曾经号召大家向诗学习、向赋学习,在辞赋大兴的今天,我也提倡赋家向诗学习、向联学习,进而向一切优秀的文化学习。

2014年5月北京丰台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借辞赋之力 登楹联之峰 浅谈辞赋对楹联发展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