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5:01:26

一“群”情未了

前些天,老同学李安平把我拉进了一个名叫“不老的玩伴”的群。群里人不算太多,只有23个,我仔细看了看,原来是老家村里同学群,有小学同学,有初中同学也有高中同学。
      这些同学有的经常联系见面,有的偶尔电话联系,有的将近40年既没有没有联系更没有见过面。这个群的组建,真是一下子把我们联系到了一块,让一群太行山脚下娃娃的手握在了一起,心贴在了一处并形成了碰撞产生了共鸣。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6:21:13


《一“群”情未了》
作者:桑明庆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8:27:18

同庆作为羣主很辛苦,每天早上问好的他是第一个,晚上问安他坚持到最晚,他时常提醒大家出门注意安全,注意休息,真正负到了一个不挣钱只操心羣主的责任。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8:29:25


田利华的母亲当时也是这个小站的职工 ,她也是40来岁,中等偏上的个,剪发头总是梳的规规矩矩,身上不论穿什么衣服都显得得体大方,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一看,给人的印象就是爱整洁,会生活的女人。利华的母亲热情善良,车站周围农户家只要有困难她总是帮忙,经常把家里的旧衣服,旧被子送给农家,周围谁家有红白喜事她都要到场帮忙,做被子、缝衣服,是她的拿手好戏,她的针线走的均匀,不密不疏,像绣花一样,周围的农家女人都喜欢她做的针线活,以至于她离开我们村好多年后,乡亲们还在念叨她的好。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8:29:34


群里有两个特殊的女同学,一个叫马改莲,一个叫田利华。说她俩特殊是因为她俩不是我村的人,但又与我村有不解的渊源。安阳到林县有一条铁路线,九十年的中期既跑货车又跑客车,沿线老百姓出行都靠这条铁路线。这条铁路线在我村设有一个四等小站,她俩都是铁路职工子弟,当时在我村上小学。马改莲的父亲是这个小站的站长,人们都叫他马站长,马站长当时有40来岁,细高个,留着三七份的头发,一张白净的长方形脸总是充满着笑容,显得慈眉善目。马站长与周围的老百姓以及我村大队、小队处的关系非常好,老百姓坐火车买票钱不够,或者往安阳捎东西他都热情帮忙,村里有时用电,用水他也提供帮助。当时国家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马站长把他的一个女儿也送到我们村下乡务农。这个姑娘真有志气,硬着头皮学会了很多农活,帮耧、牵墒、栽红薯、锄谷子、扫场、搭土岭、捅麦茬样样都行,生产队长经常表扬她,工分也是一个整女劳力的工分。二年后她离开了我们村回城了,来时是一个文弱小女孩,走时已是一个亭亭玉立,成熟坚毅的大姑娘,白净细腻的脸上印满了日月的苍桑,一双芊芊玉手长满了老茧。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8:29:51

群里有个叫“明”的很活跃,我:“@明是谁?”,他回答的很巧妙,“你是明庆的明,我是庆明的明。”“哈哈,我知道了,李庆明。”与李庆明同学联系的不是很多,只是偶尔见一次。他上小学时不算淘气,留下的印象不是很深的,只记得他父亲是个木匠,做一手很好的木工活,谁家娶媳妇打家具,盖房子做房架,他都热情帮忙。我们上学的兀子(凳子),课桌坏了庆明的父亲总是随叫随到,帮忙进行修理。
通过群里与庆明聊天,了解到他现在可不简单,自己开了一个公司,光员工就要几十个,办公场所将近一层楼。由于他诚实守信,业务量很大,每年的收入可观,除在市里买了几套房子外,还在太行大峡谷有一个农家小院,他和爱人每人一辆车。庆明热情好客,老家同学来市里办事只要他知道了,总是热情招待,时不时好邀请同学们到大峡谷他的农家小院住上几天。前几天他还邀请我去,只是我有事没有成行,有点遗憾。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8:30:06

马改莲、田利华两个小姑娘,学习非常认真,而且守学校的纪律,从没有迟到早退,老师经常表扬她俩。她俩在我们村念完小学就回市区了,在乡下度过了五年的快乐时光。前一段见到了田利华,谈到了在我们村的那段时光,她说非常留恋,那满目青山绿水和悠悠的白云,时常在梦中出现,老百姓善良淳朴,亲如一家人,这种亲情割舍不断,那是自己最快乐的一段岁月,虽然40多年过去了,但就像车站对面的二界山一样印在心里。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8:30:16

与改莲同学已有40年没有见过面了,前几天群里发了一张几个同学的合影,说是有改莲,我怎么仔细看也没有认出,看来40年的风雨岁月,确实让每个人变化得太大了。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8:30:32

群里一个叫“香”的同学,每天信息发的比较多,我“@香是什么香,是花香还是草香?”明回答:“是福香。”我明白了,“香”是牛福香,是我们的一个女同学,她的男人是董保楼,两口子都是我们的同学。保楼长的敦实憨厚,很像一部电影《大浪淘沙》里的一个人物靳恭绶,我们在小学经常叫他靳恭绶。福香两口子很勤奋,在建筑工地一起当过小工,搬过砖和过泥,一起拉过石头运输过矿石,开过饭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前几年保楼突然脑中风偏瘫了,生活不能自理,丧失了劳动能力,这对一个家庭来说犹如天塌了下来。福香真是坚强,咬着牙度日,她告诉子女说:“别看你爹有病不能干活了,我既要侍候好你爹,还要打工挣钱,咱家还要过的有模有样,给你们盖新房,让你们成家。”福香说这话时,泪水没有流在脸上而是流在了心里。经过福香的精心侍候,保楼恢复的很好,生活能够自理了,于是,这个闲不住的女人又走进了打工队伍的行列。几年后她对孩子的诺言兑现了,盖了一溜五间新楼房,孩子也结婚了。现在,福香在郑州一家家政公司上班,由于她舍得出力又负责任,公司已任命她为中层负责人,工资不断提高。每天早上福香在群里都要问同学们好,还经常发一些有趣的文章,通过这个窗口,可以窥探到她现在生活的不错,真是老天有眼,让好人得到好报。

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7-16 18:30:45

女同学还有山水之玉李安玉、韶霞、淑清,她们都已退休,已享受退休后的安逸生活。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一“群”情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