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州人 发表于 2019-6-8 05:02:09

谐趣名联赏释(一) 常江


谐趣名联赏释(一)


常江,本名成其昌,满族,1943年生,吉林市人,吉林历史文化名人成多禄曾孙,抗俄殉国的清寿山将军曾外孙。1966年原北京地质学院物探系毕业,中国作家协会第六、七届全委会委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有“帐篷诗人”的誉称。历任中国楹联学会秘书长、副会长,名誉会长,多次主持全国征联评选和长期担任中央电视台有关对联的节目主讲人,是楹联学术的代表人物,被评为全国“联坛十杰”,现为中华对联文化研究院名誉院长。在中国地质图书馆副馆长任上退休,现为该馆文化顾问,中国地质大学语言学教授,《中华辞赋》、《国土资源科普与文化》、《对联文化研究》、《诗词之友》、《华夏诗联书画》、《天津楹联》等刊艺术顾问。出版各类著述50多种,《常江文集》(12卷)《中国对联谭概》、《对联知识手册》等在楹联界影响较大。


谐趣名联赏释(一)

死            

生(倒置)

见《古今联语汇选再补》引《语林丛话》。1926年3月18日,北京各界群众游行示威,向段祺瑞政府请愿,抗议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政府卫队公然向游行群众开枪,打死四十七人,打伤一百二十三人,造成举世震惊的“三一八”惨案。在烈士追悼会上,有人写下这副奇特的对联,寓意为“宁可站着死,也不倒着生”。虽然只有两个字,却体现出与会者乃至广大民众视死如归、毫不动摇、与敌人斗争到底的坚强决心。

这可能是对联史上仅有的一副一言联。近些年,有人为了“突破”,也做过一言联,取两个名词,自己赋予它们一些背景,其实没有多大意义。按这样的“标准”,过去人们常挂在嘴边的“天对地,雨对风”,都该是一言联了。



头面;

背心。

见《南亭四话》,相传这是清代人的对句。头面,是旧时妇女头上的装饰品。背心,是短而无袖、仅遮胸背的上衣。

此联以物对物,背对头,心对面,工稳贴切;而且,全联四字拆开来,都是人体各部分,一经组合,变成两种服饰的名称,顿生妙趣。后来,有人以“皮背心”求偶,难度大得至今还没见到贴切的对句。这里,皮背心依然是物品,是皮制的背心,而“皮”竟也是人体的一部分。



观音;

流火。

见《南亭四话》。说的是清代有位姓吴的翰林学士,年幼时便很聪敏。他随祖父奉佛,一次,他祖父指着观世音佛像说“观音。”他知道这是让他对对子,就应声对出“流火。”祖父让他解释一下,他回答:“音不可观而观,火不可流而流,取义相似而对。”意思是:音,只能听,而不能观(看),“观音”放在一起可以讲得通;火,只能燃,而不能流,流火放在一起,自然也说得过去。《诗经》上有“七月流火”,那是指七月上空出现的一颗星,吴学士故意把“流火”进行误读,使之形成与“观音”一样的“不合理”的配置。


二两双;

独孤乙。

    见《南亭四话》,是清代人征对的结果。二两双,是爆竹名,又叫“天响地响”,今称两响或“二踢脚”。独孤乙,是人名,“乙”字,有一种意义为“一”,如书信中的“不复乙乙”就是“不复一一”。

此联,六个字,是六个数字,或相当于数字的词,而且,出句均为“二”及变通称法,对句均为“一”及其相当叫法。奇在上、下又分别为固定名词,工妙无比。



十万杵;

五百斤。

    见《巧对续录》。联语是从两个方面称赞文房四宝中的“好墨”。我国传统造墨工艺,以油烟为主要原料,因此,佳墨墨块上常写“五百斤油”几个字。加工过程中,造墨油烟“和胶”后需多加杵来捣,捣杵越多,油烟与胶揉和的程度越高,质量也就越好。因此,贵重墨块上面多写“十万杵”,说明所造之墨,料纯工足。

联语全用数量词,竟都有出处,颇见新颖别致。



孙行者;

祖冲之。

1934年,陈寅恪先生主持清华大学国文入学考试,于考卷中加对题三字:“孙行者”。有对以“胡适之”者得满分。按陈先生自拟答案为“祖冲之”。以“胡适之”作答者,虽得满分,相比之下,还是“祖冲之”为最佳。就对仗而言:人名对人名;祖对孙,从姓氏角度或从辈份角度,双重含意均妥;冲对行,为动词对动词;之对者,是虚词对虚词。就音韵而言:出句平平仄,对句仄仄平。从各种角度审视均十分工稳贴切。另有韩退之、王献之等,则逊色太多;至于当时对之“猪八戒”“沙和尚”的考生,恐怕多半是对考对子一时生气所致。其实,考对句是很能衡量一个人综合语文能力的事,陈寅恪为此专有一论。当代联家莫非认为,所有对的人名,与中间的动词“行”对得都不够理想,本人曾以“李默然”为对,一动一静,以为如何?


桃叶渡;

杏花村。

这是从《笠翁对韵》“元韵”中摘出的地名对。桃叶渡在金陵(今南京)。晋代王献之有妾名桃叶,渡江时,王献之作诗送她:“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后来便把这个地方叫“桃叶渡”,在今南京怀清桥畔。杏花村,大约是唐代杜牧诗中牧童所“遥指”的那个“杏花村”吧?在安徽贵池。有人说南京也有叫杏花村的地名。从对仗来看,这个地名对是极为工稳的。

这让我想起一件事:有一年征联,我们出了个京剧剧名对“赏中秋醉酒杏花村”,来稿中筛选的结果,是一个有“桃叶渡”的对句,在场的评委有名票朱家溍、名家吴小如两位先生,他们说没有“桃叶渡”这齣戏。作为遗留问题,我们去北京图书馆查了京剧大全之类的书,还去向梅葆玖先生请教,都找不出它是京剧名的根据,这个对句便真的与一等奖无缘了。看来,人们很容易让桃叶渡和杏花村对在一起,只是熟读了《笠翁对韵》的缘故。



陶然亭;

张之洞。

清末大臣张之洞等人常去北京城南陶然亭饮酒。那时,北京城中的好去处,都是皇帝的禁苑;在内城外城,文人墨客及寻常百姓能去的地方只有陶然亭了。一日,在陶然亭会饮,张之洞以“陶然亭”三字命作“无情对”(上下联仅对字面,内容绝不相干),端方(一说李文田)说:“若要‘无情’,非阁下姓名莫属矣。”意思是:用你的名字“张之洞”对,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此联按“无情对”要求分析,张对陶,是姓氏相对;之对然,是虚字相对;洞对亭,是名词相对。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然而,一为景点,一为人名,毫不相干,故可称之“无情”。倘若景点对景点,或者人名对人名,便不是无情对了,因为上下联内容“相关”。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谐趣名联赏释(一) 常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