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泉水 发表于 2019-4-9 09:05:26

历史悠久的安阳漳涧古庙会从何处来,往何处去?


历史悠久的漳涧古庙会从何处来,往何处去?


      三月三上北关,据悉,农历三月初三是安阳的北关庙会,也就是原来的大生禅寺会,又名大生堂会。因此有“三月三,上北关”的说法,后来因城市发展,会址迁移到了洹水漳涧两岸,在市区规模仅次于正月十六的安阳桥会。大生禅寺原来位于北关外(即今安阳市实验中学西侧,三八岗沃尔玛东北角,这里曾经建有一座气势恢弘的大生禅寺,民间俗称大生堂),素有“鹿苑春晖”的美称。原来的三月三北关庙会的会址,和正月十六安阳桥袁林古庙会仅一路之隔,想来原先的大生禅寺会比起安阳桥袁林古庙会的热闹程度亦有过之而无不及。今天的三月三漳涧庙会继承了大生禅寺庙会的远古文化传统,在安阳的影响想必会越来越深远。
三月三漳涧古庙会,探访千年漳涧古村落札记——揭秘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华情人节之爱情圣地漳涧古村落文化渊源
      古代安阳,早在殷商时期,还有一种民间祭典,在每年三月上旬举行,大家在水边沐浴春光,用香草熏自己的身体,男女相互答歌共舞,表示相互爱慕赏悦之情,和《诗经-陈风》中描绘的情境大致相同。这种祭典有表示春天男女爱悦和繁茂生长的意思,所以三月初三才应该是中华民族正统的情人节,相比元宵节和七夕节以及西方的情人节,三月三日这一天,年轻男女在洹河之畔约会爱恋,更体现出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洹水畔的漳涧古村落原来是有着千年历史的爱情圣地。

一座寺,一洹河,两岸情——三月三漳涧古庙会的传奇
            安阳三月三漳涧庙会会区,东到东漳涧(光明路、光明桥),南到曙光小区,西到东风路东风桥、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北到邺城大道(外环),北辰小区,缑家垒。

   2019年4月7日恰逢安阳漳涧古庙会,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人们趁着春光明媚相互走访亲戚,逛逛庙会,看庙会上的风土人情,听精彩的民间传统大戏。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2019年漳涧古庙会又如期而至,北漳涧、东漳涧和南漳涧洹水两岸三村同会,在北漳涧每年还会古装戏连唱三天。相传农历三月初三这一天是南顶老爷的生日,北漳涧村南洹水边(南漳涧耶稣教堂对岸)有一座历史久远的南顶老爷庙(也叫河神庙)这一天过庙会原是从北关大生禅寺庙会移过来的庙会,同时也是为了纪念南顶老爷的生日。
       时间:2019年4月6日下午至4月9日(农历三月初二至初五),这几天每天上午、下午、晚上免费各上演一场古装大戏,喜欢看戏的朋友们可以到时前来观看!
       地点:安阳市北关区中华路中华桥北400米北漳涧龙王庙自然村(中华路和北辰大道交叉口西南角围墙内,欧蓓莎十字路口西南角即到)

       演出单位:河南豫东调唐派艺术演艺有限公司



http://bangimg1.dahe.cn/forum/201904/06/123334gt36ag8mt8mbl0ti.jpg


      农历的三月初三,安阳旧时就有出外踏青的习俗,特别是孩童会在这春暖花开的美好季节里放风筝以为嬉戏。旧时民间人们喜欢在此期间携酒饮于郊外,谓之踏青。它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也是安阳人传统的大生禅寺庙会日,俗称大生堂会每到这天,百姓们选罢菜籽、花籽,或成群结队,或三三两两走进大生禅寺里,烧香拜佛,祈求平安吉祥。
      记得有一首歌《三月三》:“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牵着我的思念和梦幻,走回到童年……”三月初,春暖花开,是放风筝的好时节。春节后,城乡青少年,现在的老年人,多爱自制或购买各式风筝,形色各异,乘风和日丽之日,放飞风筝。在漳涧平原桥畔,近年来政府围绕河岸修建了大片的绿化带得滨河广场,喜欢放风景和踏春的人们在三月前后就会纷至踏来,在洹河岸边尽情享受这大自然的馈赠。

      正值春和景明,洹水南岸东风路至中华路之间的洹滨游园上各种绿植和花卉争奇斗艳,河岸两边碧水悠悠,可垂钓,可赏景。在平原桥东约200米处原漳涧漫水石桥南侧有一通石碑,碑额上面是由我市著名书法家刘顺先生题写的重修漳涧桥碑记,值得一看,南漳涧南大门上的“南漳涧”几个大字也出自刘顺老师手笔。在洹水北岸平原桥西侧有花鸟鱼虫及宠物市场及洹水古玩市场,是您淘宝猎奇的必经之处。由此再向东行,是大片田园,绿蔬茵茵,麦苗青青,是我们踏青的好地方,向东行不多远在与重修漳涧桥碑记处隔河相望的地方有一处南顶老爷庙(即河神庙),再向北至北漳涧的西南庄有一处佛爷庙,这里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塑像一尊,村东部的龙王庙自然村在旧时还有一座人们祈祷风调雨顺,五谷丰盛的龙王庙,村正中心地带上个世纪80 年代还有一座关公庙,这几处古庙是大家祈愿请福的好地方。             河北漳涧是元朝正五品官员奉政大夫鉛山州(今江西铅山县)知州(相当于今天的省辖市市长)兼劝农事(监督当地农民从事农业生产的官员,相当于今天主管农业的副市长、农业局局长)元利甫的老家。这里曾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元朝右丞文肃韩公别业(别墅);这里也是明朝宰相郭朴的老师郑先生的家乡;这里还是中华武术瑰宝易阳掌的发源地;这里还是与彰德府(现安阳老城)姚家膏药齐名的范家膏药的祖传地;听老一辈人讲,相传这里还曾发现过商朝的大型殉葬坑,是一个古老的历史积淀深厚的古村落。








      早年安阳河畔边的几个漳涧,古时称张见,是市区东北部几个村落的统称。漳涧指安阳河两岸的北漳涧、西漳涧(为西南庄、河北漳涧、龙王庙三个自然村的统称)和东漳涧、南漳涧。西漳涧村曾有一座漫水石桥横跨安阳河,村民称其为漳涧桥。2002年,平原桥竣工通车后,为了便于河道泄洪,拆除了漫水石桥。但原来的漫水石桥处的北岸西侧有一处河神庙,据漳涧村里老乡讲,此庙建造时代已久,庙基下面有一块硕大的岩石,文革时期,此庙曾屡毁屡兴,后当地民众在此处打井用于田地灌溉,但因此下的岩石异常坚固,遂另择他处打井取水,人们都说此处是一块绝好的风水宝地。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善男信女召集四里五乡的村民,每家传捐两块砖、几元钱在此处重新修建起河神庙,又从庙基附近刨出几块旧时石碑树立起来,另刻新碑记载此事以百世留存。一时间此处香火鼎盛,人气大增,尤其在三月三庙会期间,这里更是香烟缭绕,前来上香的人们络绎不绝。而后经七八年,由于破四旧,铲除封建迷信运动,此庙又一次夷为平地。宗教建筑虽时存时废,但人们对大自然的倾佩敬畏之情却始终存在。又约七、八年前,在这个地方又建造起一爿庙宇,每逢庙节,仍会有不少人来此焚香祷告,祈愿平安幸福。据此庙不远处的西漳涧村,村内现较大姓氏家族有李、王、罗、张、郑、陈、程、彭、赵、樊、范、刘等户,相传大多自明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县迁此定居。岁月流逝,光阴荏苒,河神庙依然存在。时至“三月三”,庙内蜡烛长明,鞭炮不断,焚香祈祷,人山人海。人们敬仰河神,是一种惩恶扬善、和谐共生心理的寄托。今年的三月三古庙会,北漳涧的戏台搭在了紧挨龙王庙北侧的大型商城欧蓓莎的附近,人们在欣赏戏剧的同时,可以到龙王庙、河神庙和佛爷庙等文物景点瞻仰祭拜,感受一下远古的祭祀文化。改革开放以来,漳涧“三月三”古庙会更加热闹,并赋予很多新的内容,成为人们走亲访友、文化交流、信息沟通的盛会。现在的漳涧庙会上,春花绽放,风筝满天,人群熙熙攘攘,热市非凡。

漳涧古庙会:现代都市与城中村的变迁——现代和传统的交流碰撞与冲击,漳涧古庙会将向何处去?
       安阳城区东北部的安漳路,今名安漳大道,是原来城区通向漳涧的主要道路,因濒临三个漳涧,漳涧古代地名称“张见”,濒临洹河,是几个村落的统称,这个路名也有着漳河邺文化的含义。韩陵路原从西漳涧村中通过,因村西水木清华楼盘的建设,现从西漳涧村南穿过。韩陵路连通市区与漳涧东侧不远处的韩陵,“韩陵片石”被列为古代安阳八景之一。盘庚街亦经过漳涧,古时盘庚迁殷,讲的就是商帝王盘庚将都城迁到了安阳。如果前来赶庙会,你会体会到古都安阳文化的博大精深,明媚春天的清新气息,这些都会令你流连忘返,如果再饮上漳涧人家的几杯美酒,更会沉醉不知归路!因安阳市内交通状况与城市的快速发展,古庙会与市内交通卫生的冲撞,近几年在市区多次明令禁止举办物质交流大会。但愿漳涧古庙会因其悠久的历史而不会列入取缔的范畴,不过可喜的是,现在在漳涧附近的平原桥北侧的水木清华、碧水名郡、中华桥北面的中华园、四季花都等楼盘社区已初具规模,也自发形成花鸟鱼虫猫狗鸽雀等宠物花草市场,人们不妨在这一天,来到河北的两个漳涧,这里还是漫野青绿,阡陌曲径,你可以听一听花开鸟鸣的声音,看一看庙会上的风土人情,还有精彩的民间戏曲,众多的民间艺术在这里表演。春天是踏青的好时节,人们亦可以在茶余饭后,沿着漳涧的洹河两岸,欣赏新柳吐絮,渔歌声声,远古就有的龙王庙、佛爷庙和河神庙在这一天将会热闹非凡,更是大家不可不去的好去处!
附录:

       漳涧集村落的演剧变迁:彰德府漳涧集三月三庙会社戏从何处来
       新世纪初,明媚的春光穿越洹河岸铺就的阔绰道路,西部集市人声鼎沸,商铺林立,安阳卫校及附属医院等建筑开辟出圆空场,南漳涧小学和幼儿园夹靠着一座大型戏台,每年到这个时候,南漳涧村里就会邀请豫剧团来广场中心搭建的固定戏台演出,著名相声演员姜昆曾在这个舞台上与民同乐,我市著名书法家刘顺先生这条街上举办过首届安阳农民书画展活动。明洪武年间山西迁民开始,填补战乱废墟中的相州,这次迁民遍及河北、河南、山东三省,足迹之广,以致每个人都说是大槐树的子孙。移民相继从相州外围辗转迁至漳涧,先是卢、王、郭三姓住于村西,宋、李两姓后来住于村东,移民们在洹河畔开拓耕地,定居务农,解放初仍旧有三十顷良田,由于土地肥沃,拓荒之潮如同泉水向外扩张,形成今天的漳涧集。迁徙的人带来了家乡的关帝信仰,在河口有间破败的关帝庙,记忆中仅供歇息或者排戏,过年的时候附近的穷汉们聚集在庙前敲鼓板踩拐子。毗邻庙宇是私塾。望过去是北漳涧、西漳涧,再向北,是高高的韩陵山,韩陵寺坐落其间,方圆大户出殡,总要请佛寺和尚来念经。      渐渐的,漳涧河口处形成了南北交通,据碑刻记载,夫漳涧村北头临洹河行旅往来繁多,困难。昔有清庠生漳涧村人卢甸南……船艘东筑草桥,以便行人。这位被乡人尊称为“大长尊”的缙绅并非秀才,也未居官,“自家尚需亲自下田种地”,河坡上有他的二顷地,捐助修桥,卢家大概是从那个时候扬名的,从卢甸南下一代开始,卢家再不用亲自下田,坐守良田13顷;漳涧古渡口在民国初期改草桥为平面漫水石桥,为通临彰孔道……夫修毁坏殆。       “原来船在这不上岸,后来民国元年一修桥,1911开始修桥,桥低,不能过河,盐也好,粮食也好,来至这就下船,下了船再往城里运。”南北往来,粮行济济的墟市成了渡口,无地或少地的村民们以推小车运货为生,当地叫“开觅汉”。“从南从东买卖粮食从河路来,河路就是装麻袋,一麻袋二百斤,来到这,俺街里大车推,小车拉,有推三哩,有推俩哩,挣脚钱。”王姓以推车为生,据本姓人讲。除却船运,墟市以粮行、花行为主体,棉花加工业是漳涧集连接城关的经济纽带,日据时代,城门关闭,这里一度是棉花贸易中心,城市陆续有七家花行搬到漳涧集。       村里土地1亩地八分是棉花,二分是粮食,棉花是原材料,重要的是,“籽儿花加工加成皮棉打成包给市里运”,“这地方早晨背着干粮布袋到城里,人家把那花打成包往外走,就专门挣打包钱”,“城里有头儿,头儿都是这街里”,看来漳涧集的村民已经垄断了加工中枢,乡情网络铺展开,成为外输劳动力的途径。往返于城关集市,使漳涧集的无产者如同觅食的鸟儿,村民们俗言“早晨栽树晚上歇凉”,在流动的墟市上顾嘴过活,是短工的生动写照,在零零碎碎的做工中试图积攒铜板购买土地,然而又似乎杯水车薪,悲叹置产业的艰难。粮行由墟市附近杂姓人家开办,供外村人粜粮卖粮,挣取“佣钱”,宋家开了三家粮行。临街的村人开辟出闲房子租给外来者,或开饭铺或开粮行,“俺街后来一土改,河口作小买卖的就不走了,卖饭卖烧饼的,就落了户了。”干活打包的汉子们买个饼或者油条吃吃就走,夜里上了灯,生意人下馆子吃酒消遣,让钱包干瘪的乡下人着实羡慕。漳涧集市以西是卢家上百顷的土地兼庄园。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历史悠久的安阳漳涧古庙会从何处来,往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