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楹联 发表于 2018-12-22 19:38:56

二月河诔 郑大文学院 施展

《二月河山长诔》

郑州大学文学院 施展

维丰国明盛之元,松梅逸发之月,万灵哽恸之日。黉舍堂生,谨以柔翰之毫、乌金之光、云肪之洁、居默之宛,秉文诚悃,蠲絜齍明。四者虽微,然可摹忧悯之容、申哀茕之神、达悫诚之心。乃致祭于天权宫文曲星君之前曰:瞻思山长自临凡世,迄今七十春秋并三载,其生年冥冥自与仲尼同岁。昔闻子传六艺泽天下,今存山人煌熠帝王篇。子垂论语范人世,先生亦著百万言。天逝尼圣,亦妒今贤!憾叹今古,潸泪尚沾。

其先之乡籍山西昔阳县李家庄,因其上党役大捷一扫积壅战云,寰中浸廪庆悦之风。其闾里芳邻肇锡嘉名“凌解放”,雅其辞趣“临解放”,取其盼江山新颜之意。而后健笔行文,自号“二月河”,先生往时曾解义曰:“凌者,冰凌也;解放者,开春解冻也。冰凌融解,岂非二月之黄河之景乎?”余诗赞二月冰凌曰:“照月光宜畅,倾河影不孤。贞坚相共济,同道岂殊途。”

反观畴古之高士,苏子“持钱买花树,城东坡上栽。”遂自号“东坡”。明人张若采观文庙之闹剧,而后改名“金圣叹”,且自谓:金者,偶像之所谓金身也;圣叹者,孔子为之叹息也。乃至清人曹梦阮,亦是老饕自居,嗜食“雪底芹芽”而自号“雪芹”。如此之雅号不胜枚举,而独山长之名寓四时之序、通古今之变、明造化之理。

山长自髫发之年辗转河东,历陕州、栾川、洛阳、邓州等地。束发之年已然读书矜奋,有志三军。年尚弱冠,便入行伍。汗涔苦劳之余,视一纸如明星。腊月饿虎,难拟求学之欲。二酉蠹虫,不啻思书之态。行行一旬,未轻寸阴;苦伴沧浪,躬耕于心。而后入仕,红楼寻津;奇花矞皇,好风青云。赴沪参会,叩叩柄任;力克俗议,刻志千里。焚膏继晷,非为文计;不惑之年,再研载记。身囿斗室兮,椽笔书山河表里;神行昼夜兮,闳文传八荒四纪。不啻冬夏兮炎寒侵体,无辞倦惫兮炙烟伤肌。越书山瀚海而莫辞途迍,渡形神劳瘁而落霞尤温。

孜孜矻矻书康熙之经文纬武;孳孳汲汲平雍正之定鼎守成;孜孜汲汲叹乾隆之落霞末事。煌煌赫赫十二卷,洋洋洒洒百万言。文章奠定千秋业,书卷峥嵘万里歌。

而后功成身退,宁为山人甘淡泊。匹如枌榆岗上石,身刻“务外非君子,守中是丈夫”。

余尝终日而思矣,不如观山平生之所学也。因蓄堙塞之思,倾泻谆谆之问!

天如何是之苍苍兮,乘八风以瞰陆海耶?地何如是之茫茫,纵四极以仰千辰耶?文如何是之化成兮?冯何物观乎天下耶?止兮!山长其来耶!

一曰莫迷途乎灵山太荒,汝山自坚于汝心头。文能载道,亦能覆道。倘若沉湎功名富贵,何来立身之文?

二曰莫辩囿于昼夜厨房,汝才自归于汝眼界。文有千变,万化归一。倘若拘制一隅之解,何来通阔之文?

三曰莫止步于横峰重江,汝途自现于汝刻砥。文需雕饰,天步维艰。倘若表埻虚浮浅图,何来宏朗之文?

念此私自愧!何心意之怦怦,若日月之栩栩。吾侪当秉山长蹈励为文之志、存山长天地可鉴之心、擎山长厖大深鸿之愿!

志振兮是祷,成礼兮期祥。赋文为齍,呜呼哀哉!尚飨!

戊戌年甲子月乙酉日

施展敬挽于中州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二月河诔 郑大文学院 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