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楹联 发表于 2018-12-15 20:40:23

读胡吉祥先生的三部诗联集 李刚太

传承中华文化躬行中华文化的精髓

——读胡吉祥先生的三部诗联集

李刚太



      胡吉祥先生是河南省著诗人、楹联家,曾先后在全国各类诗联大赛中获等级奖五十余次,在中华诗词界、楹联界享有盛名。最近,我有幸拜读了他的《棠溪》、《湛园》、《龙山》三部诗联集,为诗人饱满的创作热情所感动,为诗人深厚的国学功底所折服。三部诗联集收选其诗文楹联1600余首(篇、副),马萧萧先生、常江先生、谷向阳先生著文给予高度评价,全国诗词楹联界、书法界友人纷纷为其题赠与其唱和,可见其作品所受到的广泛欢迎和产生的巨大影响。三部诗联集艺术上臻于成熟,亦有不少评论给予充分肯定,正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我只能班门弄斧,仅想从其传承中华文化、躬行中华文化精髓方面,主要就学习胡吉祥先生诗词作品谈一点浅陋的看法。

      胡吉祥先生从学生时代起,就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孜孜不倦地学习和研究中华文化,有着“书海泛舟天远大”(《感遇》)的强烈感受。他怀着“梦作雄鹰双展翅,回旋搏击九重天”(《夜宿云雾山》)的壮阔襟怀走向社会,在“响彻秦川勘探歌(《校友会口占》)”的地质工作中,决心报效国家,做一个“顶天立地英雄汉(《秦岭普查》)”,为祖国为人民“描成迤逦千江水,绘就纵横万仞山”(《夜宿云雾山》)。中华优秀文化对他的长期熏陶,使他始终以自己独立的人格走着自己独立的道路。在风云变幻的日子里,他不附炎趋势,而是冷静、乐观、练达地对待人生,他能够“苍茫独立千重雾,静待朝阳喷薄时”(《海边待日出》),能够“傲然挺立寒霜里”(《咏北山野菊》),“览尽风光十二分”(《昆明西山》)。他无意攀龙附凤飞黄腾达,只以“回首平生无憾事,嚼梅斗室有豪情”(《四十初度》)为荣。进入四十岁时,可能他的生活发生了重要转折,从“连天号角催人起,策马飞蹄又远征”(《四十初度》)的诗句看,似乎他正面临着一个新的长征起点,也许他已经开始走上了领导岗位。他想做一名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朴,他在随平顶山市领导瞻仰史可法祠时表达心迹说:“山河破碎黎民泪,日月高悬社稷心。自古疾风知劲草,从来板荡见忠臣”。他在欢送余文华调任三门峡时赠诗说:“板荡曾经挺傲骨,中兴会应捧丹心”。他在离开市委留别诸友时说:“留得平生豪气在,丹心耿耿报青天”。他希望建设一个有序的社会,他坚定地认为“云卷云舒原有序,花开花谢不须愁”(《赠张树德》),“中天有序斗柄三星常拱北,大浪淘沙黄河九曲自朝东”(《兴华杯联》),这当然是真知灼见。但是,就局部和暂时而言,社会并不总是有序的,官场也并非总是无愁的,所以他才会有“无端受杖”的感叹,才会有《斥三陪现象》的歌吟,才会有“感时常忆甲申篇”(《重读郭沫若甲申三百年祭》)的忧患。在情欲横流的特色社会里,他无意追逐繁华,不屑金钱权势,他集元好问诗句表达志愿说:“诗家贫杀也风流”,在《闲句偶题》中说:“人生忧乐谁能解,修到无私即自由”。直到“身随岁月沧桑老”面临退休时,他仍然“心系兴衰黎庶忧”,同时又知足达观进退适时,“浮名富贵何须问,艺海明珠着意收”(《六十初度》),他开始进入了一个新的征程,一个新的境界,更多地把精力投向文学创作,投向中华文化的传承。






      胡吉祥先生对中华民族悠久绵长的历史,辉煌璀璨的文化,有着深切的挚爱,他总是以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理解和阐释历史,这和那些抱着历史虚无主义态度、随心所欲否定民族文化的“精英”们有着本质不同。在《三秦名胜新咏六首》中,他借咏茂陵、昭陵、乾陵、司马迁祠、霍去病墓,杨贵妃墓,对历史人物汉武帝、司马迁、霍去病、唐太宗、武则天都给予了高度评价,对贵妃杨玉环也给予了深切同情。其《咏刘绝句三十首》和《咏鹰城牛姓四杰》歌咏了从刘氏始祖刘累到当代刘氏名人的历史功业,从宋代抗金将领到当代抗日英雄的光辉事迹,这是对中华姓氏文化的衷心礼赞,是对中华民族木本水源的肯定。胡吉祥先生躬行中华文化的精髓,继承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和伦理观念,对长者孝,对亲者慈,对友者恭。他的一些作品反映了他的“孝悌”意识,又赋予“孝悌”以鲜活的时代特色。当他九十二岁老母右眼失明十年经手术复明时,他赋诗誌喜说:“九旬慈母发奇想,欲看升旗上北京”,我们似乎从中看到了全家人的那种兴高采烈。他为相濡以沫三十年的妻子作诗,回忆风雨同舟“几度困中流”的往事,赞美“为寻晚景上层楼”的老年生活,我们似乎从中看到了夫妻间的相敬如宾。他对长兄胡象的英年早逝悲痛欲绝,回忆“对床夜雨”的亲密,我们似乎从中看到了子瞻子由兄弟的相约林泉。他为远在美国的胞姐赋诗问候,称赞“珂姐持家功德全”,我们突然想起了初唐元勋李勣侍候其老姐的恭敬。他为在美国执教的外甥赋诗寄语:“何日轻舟还故国,好将才调报中华”,使我们看到了诗人对炎黄子孙的殷切期望。我们可以隐隐感觉到,胡吉祥先生四世同堂的家庭是一个和谐的家庭,这和谐也许正来源于他对中华文化精髓的传承,对“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古训的认同。胡吉祥先生还有大量的酬唱应答诗,传达出他与人交往的礼仪和“见贤思齐”的态度,由于篇幅关系,恕我不再一一列举。

      最近,胡锦涛总书记在评价北京大学孟二冬教授时说:孟二冬教授一生挚爱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他不仅在浩如烟海的典籍中学习和研究中华文化、讲授和传承中华文化,而且他把自己有限的生命全部用来报效祖国和人民。在他身上,不仅体现了学识的魅力,而且体现了人格的魅力。这话同样适用于胡吉祥先生。也是最近,国家颁布了《“十一五”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提出“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和传统经典、技艺的传承。在有条件的小学开设书法、绘画、传统工艺等课程,在中学语文课程中适当增加传统经典范文、诗词的比重,中小学各学科课程都要结合学科特点融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高等学校要创造条件,面向全体大学生开设中国语文课。加强传统文化教学与研究基地建设,推动相关学科发展。在社会教育中,广泛开展吟诵古典诗词、传习传统技艺等优秀传统文化普及活动,努力提高全民族的人文素养,树立良好社会风气。”纲要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中华文化的辉煌发展前景,为我们弘扬中华文化提供了不竭的力量源泉。胡吉祥先生是一个高产作家,如今方富于年,他的三部诗联集也仅仅是阶段性创作成果,相信在今后的岁月里,他还会有更多更好的作品问世,为中华文化的传承和创新作出新的贡献。



附:

贺胡吉祥君别集付梓

李刚太

2014年9月25日



棠溪有径湛园芳,桃李不言花自香。

硕果经秋筐箧满,一天星斗焕文章。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读胡吉祥先生的三部诗联集 李刚太